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黃背心”破壞者暴力再現 背後原因眾說紛紜

音頻 06:06
3月16日黃背心抗議運動第18輪暴力再現巴黎香街街頭
3月16日黃背心抗議運動第18輪暴力再現巴黎香街街頭 路透社圖片

法國黃背心抗議運動第十八輪抗議活動在周六於首都巴黎等全法多個城市中舉行。與先前兩到三周不同的是,巴黎的黃背心抗議活動再次暴力升級,遊行示威隊伍中有上千名臭名昭著的破壞者們(les casseurs),於抗議的指定地點香榭麗舍大街進行打砸搶燒等暴力活動。這些法國社會運動中暴力行為的慣犯大多身穿全黑衣裝,頭戴頭盔面具全副武裝,外套黃背心加入抗議人群,有的則直接一身黑參與到了與警方的對抗和對香街沿途商鋪、酒店和餐廳的打砸搶和焚燒活動中去。

廣告

據法國內政部在周六晚公布的數字顯示,負責維持秩序的警方在香街上於當天逮捕了237人,警方還動用了催淚瓦斯與高壓水槍試圖驅趕抗議人群和破壞者們,但部分極端暴力分子還是成功對沿街的奢侈品店鋪,及知名富格餐廳(Le Fouquet's)加以嚴重破壞。黃背心抗議中暴力重演的這一幕,也迫使當時正在周末外出滑雪度假的法國總統馬克龍提前返回總統府,並於當晚前往內政部參加“應急工作會議”。然而,此次黃背心示威中的暴力分子對香街沿線所造成的經濟損失則難以挽回。與此同時在巴黎街頭,特別是地標香街上暴力再現的現象也成為了全球各大媒體關注和炒作的噱頭,將法國的對外影響和形象再次受到衝擊。就此,在很多黃背心眼裡被看作是眾矢之的的馬克龍在周六通過推特譴責稱,“今天在香街發生的事情顯示出,這已不再是一次抗議運動,而這些人希望毀掉(法蘭西)共和國,甚至不惜採取殺人的手段。”他表示,“所有當時在場的人都對當天的暴行負有責任。”

黃背心抗議運動自去年因馬克龍當局希望增加燃油稅引發民怨而爆發後,至今已經有超過4個月的持續抗議了,馬克龍和菲利普總理也命令政府採取了包括取消上調燃油稅,向低收入家庭通過政府和私企加大福利,及公布了一項100億歐元的工資增長和稅收減免方案等一系列措施試圖平息民怨。隨着時間的推移,每周六在全法範圍內選擇以黃背心身份上街抗議的人群,與活動初期相比也明顯減弱,甚至在此次暴力重演的巴黎,前兩周的周六黃背心抗議中,香街沿線的店鋪絕大多數都正常營業未受抗議影響。但此次包括雨果博斯(Hugo Boss)、鱷魚(Lacoste)等奢侈品品牌香街門店均未倖免,窗戶統統被砸碎,店內人體模特被扔出窗外。正如上文所提到在法國被廣為知曉的,政客名流常常做客的知名餐廳富格餐廳內部也遭到嚴重破壞。破壞者們還將其店外的門面點燃,同時被點燃的還有一家銀行、兩處報刊亭與凱卓(Kenzo)門店外的一部車輛,及香街上被抗議者們堆積的路障等。

對於暴行,馬克龍還提出,“自去年11月以來當局採取了很多措施,但今天發生的事情顯示出就這些問題我們尚未加以解決,我要求儘快採取有力的決定,使得這種(暴力現象)不再發生。”同樣就暴力現象再次出現在香街街頭的問題,法國內政部長卡斯塔內則介紹稱,周六大約有7000至8000名抗議者走上巴黎街頭,其中1500人行為極度暴力,在街上打砸破壞。他則要求警方堅定回應這些“不可接受”的行徑,立圖將肇事者逮捕並送往接受司法審理。卡斯塔內還譴責“尋求暴力、在巴黎製造混亂”的破壞者。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黃背心在巴黎街頭第18次上街抗議的當天,由法國各種不同年齡段的學生和年輕人們參加的,力圖呼籲政府加強關注並加大應對氣候變化措施的“世紀大遊行”,同樣於當天在巴黎舉行。而與參加了黃背心抗議的7000名至8000名巴黎抗議者們相比,這場應對氣候變化的遊行參與者則高達40000多人。應對氣候變化的“世紀大遊行”中並未有明顯的暴力活動出現。 

這一對比現象也使得部分法國時政評論員們強調,黃背心運動在政府的讓步及時間的推移下已不能代表大多數法國民眾的民生訴求。他們還提出該運動正在被向來以無政府主義,及極左和極右翼分子所組成的破壞者等極端少數團體所綁架利用,成為他們敢於公開上街拋頭露面,並以打砸搶燒等暴力手段謀得私立,發泄極端情緒和影響社會輿論走向的契機。也有的分析人士對法國主流媒體在報道黃背心事件中所採取的關注點提出批評。他們認為,有些電視台特別是那些新興的24小時新聞頻道為了追求實時新聞爆點,對黃背心抗議活動中暴力分子所進行的破壞活動過分放大。事實上以目前黃背心數千人在巴黎上街的規模,在屢經社會運動的法國來說並不算大,再加上破壞者團體在近年來一直是困擾法國社會的一大頑疾,因此媒體對部分暴力現象的過分聚焦反而蓋過了和平抗議者們的合理民生訴求,間接的消除了該抗議活動在輿論中的合法性。

值得一提的是,隨着當局的讓步,黃背心抗議者中因直接民生顧慮而選擇上街的人數正在減少,抗議者中各種各樣不同政治和社會訴求的特點則被進一步被凸顯。儘管他們的觀點大有不同,但希望讓馬克龍下台則是目前黃背心大多數人中都能接受的共識。有批評人士質疑稱,香街抗議暴力再現,政府出面止暴不利,馬克龍等領導人因負有責任。如此下去,這樣的暴力特徵也會再次降低這一針對馬克龍本人的抗議運動的合法性。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