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專欄

“通俄門”調查因何而起?

音頻 04:47
特朗普前競選經理馬納福特 將就“通俄門”調查自首
特朗普前競選經理馬納福特 將就“通俄門”調查自首 路透社

3月22日,特別檢察官穆勒完成了“通俄門”調查,向司法部長巴爾提交了調查報告。報告的最大價值在於它的結論:沒有發現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競選團隊有通俄行為,對特朗普暗通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的指控不成立。

廣告

在美國,政治人物與“門”沾邊都沒有好結果:尼克松總統身陷竊聽民主黨總部的“水門”事件黯然辭職;克林頓總統在白宮與實習生萊溫斯基苟且的“拉鏈門”讓他幾乎被彈劾;國務卿希拉里使用私人電郵處理國家機密事務的“電郵門”阻擋了她通往白宮的路。唯有特朗普能從“通俄門”脫身。

“通俄門”的指控非常嚴重,如果成立,不僅會導致特朗普下台進而會被控以叛國罪入獄,而且會阻止美國勢將發生的國際戰略重大轉型:從“聯中抗俄”到“聯俄抗中”。

自從上個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蘇聯東歐社會主義集團覆滅,這個集團的所有成員國都迅速向民主政體轉化,其中包括蘇聯解體後的俄國。俄國從列寧、斯大林建立和統治的世界上第一個共產專制的國家,實現了向民主政體民轉化,儘管不徹底,卻是難能可貴,值得珍視:人民畢竟有了選票,有了相當程度的結社和遊行示威的自由,民間有了非官方操控的媒體。反觀冷戰結束後,經過六四屠殺的中國,毀滅了上個世紀80年代得來不易的政治改革和經濟改革的成果,愈加走向極權專制,以致到習近平時代,中共政權的殘暴已超過世界近代史上任何一個專制國家。並且習近平繼承其上一任開啟的“大外宣”,向美國全面滲透,並要向世界提供中國模式,主導世界的治理,改變二戰以來美國建立的世界秩序。中國已取代前蘇聯成為美國和西方最兇惡的敵人,它將摧毀西方的價值體系和經濟體系。現在的美國是到了實現國際戰略轉型,由“聯中抗俄”轉為“聯俄抗中”的時候了。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意義,就在於他承擔起推動這一轉型的歷史任務。

遠從上個世紀40年代美國幫助中共從國民黨手中奪取政權,到1979年美國拋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再到1990年代年美國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和幫助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任憑其與美國進行不公平貿易和盜竊美國的技術,中共政權每一階段的發展壯大,都得到美國政界與學界左派的支持和幫助。美國的左派是中共的同路人,在與中共勾兌的過程中,有數不清的利益瓜葛。以前任總統奧巴馬為例,他執政八年,敞開國門,讓中共長驅直入,在經濟上和意識形態上幾乎成了中共的附庸。為了讓美國延續“聯中抗俄”、阻止未來可能出現“聯俄抗中”,奧巴馬在任期屆滿前夕,毫無理由的突然關閉了多處俄國駐美國代表機構,驅逐俄國外交官,蓄意惡化美俄關係,接着便是子虛烏有的“通俄門”指控,和長達兩年、耗費2500萬美元的“通俄門”調查。

“通俄門”調查結束,應是美國實現“聯俄抗中”國際戰略轉型的開始。這是美國左派的失敗,中共的失敗。雖然未來可能還有這個“門”、那個“門”阻擋“聯俄抗中”戰略轉型的實現,但左派再製造一出如“通俄門”這樣的荒唐劇,可能性已經是微乎其微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