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政治/維基解密

厄瓜多爾前外長隆接受專訪 為您“解密”阿桑奇被捕事件

厄瓜多爾前外長隆與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資料圖片
厄瓜多爾前外長隆與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資料圖片 法新社圖片

維基解密創始人、47歲的朱利安·阿桑奇4月11日,在厄瓜多爾政府與英國官方達成協議的情況下,被倫敦警方強制從厄瓜多爾大使館帶走。作為21世紀的一大爭議人物,阿桑奇政治避難被去,獲將面臨美國引渡的事件引起全球嘩然。

廣告

阿桑奇到底是一個勇敢面對不公的“吹哨人”,還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口中“敵對情報機構”的領袖?法廣有幸請到曾在2016年美國大選維基解密風光一時期間,擔任過厄瓜多爾外交部長的吉雍·隆先生(Guillaume Long)為您解讀他所認識的阿桑奇,及對阿桑奇被捕事件的解析。

法廣:您在什麼時候獲知阿桑奇被英國警方從厄瓜多爾大使館中帶走的消息,在得知這一消息後您最初的反應是什麼樣的?

隆:我在事發幾分鐘後獲知這一消息。由於在事發前幾天,我們觀察到了許多信號預示着厄瓜多爾政府,在對這一決定所帶來的影響作準備,包括應對媒體介入等。所以,我們對這一事件的發生在事前是有所預計的。而我本人在得知這一消息後第一個反應是悲哀的。我認為阿桑奇被(英國警方)帶走,無論對於言論自由,對於新聞工作者,還是對於“吹哨人”們來說都是非常悲哀的一天。在此之前經過各方努力,我們在保護知情人爆料制度的建立,也就是對於“吹哨人”的保護上取得了很大進步。這包括美國在內,美國國會於1989年頒布了《吹哨人保護法》,根據這一法律法院不再將體制內爆料人,視為之前將他們所劃入的“間諜”對待。

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被帶走資料圖片
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被帶走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但此次阿桑奇被捕的事件則是一次巨大倒退。顯然,我現在擔心阿桑奇的人權狀況和其個人的未來命運,但更廣泛地來說,我還對該事件將給全球記者所帶來的影響和未知而感到擔憂。在我看來,這本質上是一個恐嚇性措施,具有明確的目標,那就是針對阿桑奇公開美國機密文件的行為而對他本人採取報復。同時(突破厄瓜多爾對阿桑奇的政治庇護)還有另一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告訴那些世界上試圖揭露這些惡略罪行,特別是針對有時是美國所犯下罪行的人們,如果你要這樣做,將會面臨嚴峻後果。

法廣:您在20163月至20175月曾擔任厄瓜多爾外長,您是否認識阿桑奇,在您眼中的阿桑奇又是怎樣的一個人,且您如何看待他的工作?

隆: 是的,我與阿桑奇曾數次會面,這並包括我在擔任外長前與他的見面。我們私下之間也有過很多次令人感興趣的辯論,但我並不同意他所有的觀點。不過這不是問題的關鍵,厄瓜多爾政府之所以接受了阿桑奇的政治避難申請,是因為厄方對他會為其作為記者、“吹哨人”所從事的工作而受到政治迫害感到擔憂。根據在國際法體系下有關避難的規定,厄瓜多爾政府在作出這一決定時,認為有義務依照國際法向受到外部政治迫害的個人提供保護。不過就在我眼中,阿桑奇十分清楚他所面臨的遭遇,他明白自己激怒了非常具有權勢的力量,清楚自己會遭到不幸對待。

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在厄瓜多爾使館資料圖片
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在厄瓜多爾使館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阿桑奇身上具有無私的特性。自從他在2009年至2010年間披露了那些機密材料後,他就清醒的知道其個人生活會變得十分困難,他在自己的安全和人權問題上也會因此而面臨巨大的風險、危險。他一直都對此非常明白,因此我不得不說在這一點上我對他懷有敬意。

法廣:作為為阿桑奇提供保護的庇護國,厄瓜多爾政府是否曾對他的工作採取了跟蹤或介入?在您擔任外長時是否在工作上與阿桑奇有過衝突?

隆:總的來說,在我擔任外長期間厄瓜多爾政府與阿桑奇的關係是不錯的。我對倫敦使館的情況十分了解,對他來說生活在如此小的空間中,在一個近乎沒有自然光的房間里活動,同時無法外出並被警方嚴密包圍,甚至他的一舉一動都可能被處於監視當中是很難承受的。因此,有時厄瓜多爾政府與阿桑奇的關係需要特殊管理,有時也會較為困難,但我們跟他在那段時間的關係還是可以的。但從宏觀來講,顯然有比阿桑奇在使館中日常生活更為重要的擔憂。儘管我們也曾盡最大可能讓他在使館中的生活適於居住且說的過去。

在這期間,我能想到與阿桑奇發生衝突的事件,是當他在2016年11月公布了希拉里競選主席波德斯塔的郵件(Podesta emails),給予希拉里的選情造成傷害。其內容包括美國民主黨內部如何阻止,希拉里的對手桑德斯贏得黨內初選。我們認為維基解密在當時這一時段發布的材料,可以被認為是在幫助特朗普競選。所以我們採取了強制措施並以正式宣告的方式,通知阿桑奇不能從厄瓜多爾的主權領土上干預美國大選。但這一矛盾大概持續了2至3周的時間,並不長。我認為這與他在現總統萊寧·莫雷諾(Lenín Morenoà)任期內和官方發生的衝突有很大差別。

法廣:您是否同意阿桑奇是記者的身份,他從事的工作也僅是新聞工作?

隆:是的,厄瓜多爾一開始之所以同意他的政治避難請求,則是出於對他記者身份、出版人身份的認同。從很多方面來看,他所從事的行為就是新聞人的日常工作。記者們從各種渠道取得信息,並對這些渠道提供保護。他們同時根據編輯規章,對這些材料的真實性和可信性作出判斷,並在這之上作出艱難的新聞決定。而這正是阿桑奇所從事的工作,由此來看他是一名記者。此外,維基解密刊登的眾多材料都被全球各大主流媒體紛紛採用。這些媒體包括英國《衛報》、美國《紐約時報》​​、法國《世界報》等。這些媒體都刊登過維基解密交給他們的文件,因為這些媒體相信該組織的材料具有公信力。幸運且存在悖論的是,然而沒有任何來自這些媒體的記者因為這一事件受到政治迫害,或面臨著被美國法院審判的可能。

法廣:您如何看待厄瓜多爾現政府與英國政府達成的協議,把阿桑奇轉交英國警方的決定,並同時宣布暫停他的公民身份?據我所知,正是莫雷諾總統政府在先前給予了阿桑奇厄瓜多爾國籍,是否屬實?

隆:這是真實的。莫雷諾政府的這一決定幾乎沒有具有合理解釋的存在,此舉顯然是前後矛盾的,同時莫雷諾如此行事也缺乏國內外的法律依據。他的這一決定明顯地違反了國際法體系中有關政治難民內容的規定,特別是違反了不推回原則(國家不得以任何方式將難民驅逐或送回至,其生命或自由因為他的種族、宗教、國籍、參加某一個社團體或具有某種政治見解而受威脅的領上邊界)。作為國家有權在不給出理由的情況下拒絕個人的避難申請,但一旦接受了避難申請,就有義務在申請人避難初衷仍存在的前提下,繼續對他提供保護。在阿桑奇案例中,他申請避難的原因顯然依然存在,那就是美國政府針對他的引渡要求。所以,這一事件違反了國際法,該觀點並得到聯合國和美洲人權法院等國際組織強調。我認為莫雷諾政府將為此付出沉重代價。

法廣:那麼我可以認為您並不同意莫雷諾在視頻中提出的“經過主權衡量,厄瓜多爾決定取消數次違法國際法和日常規範阿桑奇的避難身份

厄瓜多爾前總統科雷亞與現總統莫雷諾資料圖片
厄瓜多爾前總統科雷亞與現總統莫雷諾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隆:是的,我並不同意他的這一發言。我認為莫雷諾之所以將阿桑奇交給英國政府是出於兩種考慮,且均與厄瓜多爾主權無關。恰恰相反,第一,莫雷諾自上台後致力於將厄瓜多爾與美國利益及特朗普政府的站位對準。你可以在當局的多個層面上觀察到這一點,其中包括外交政策。莫雷諾政府徹底改變了在西半球的政策,在所有問題上都對特朗普表示支持。在他的領導下,厄瓜多爾成了美國的代理人。據《紐約時報》的最新披露,美方的一項重要要求就是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向厄瓜多爾提供42億美元貸款的承諾中,包含厄方交出阿桑奇的要求。要知道,美國在該組織擁有一票否決權。因此,莫雷諾的決定顯然不是基於主權,而是有條件的決定。

第二,我認為莫雷諾這樣做是他個人對阿桑奇的報復。因為,莫雷諾正在國內面臨著嚴峻的貪腐指控,涉及所謂INA文件門(INA Papers)事件。莫雷諾被指有兩個與他有關的海外銀行賬戶。而那些希望與厄瓜多爾當局合作的大企業則為其從中提供賄賂。莫雷諾的兄弟直接對這些賬戶擁有控制權,並用這些錢去進行海外私人採購等。而維基解密曾發推披露了這一調查。莫雷諾對此非常生氣,他登上電視並數次發表講話,幾天後阿桑奇就被交到了英國政府的手中。這與厄瓜多爾的國家政策或安全考慮無關,是莫雷諾對阿桑奇的個人恩怨。

法廣:前總統拉菲爾·科雷亞(Rafael Correa)將莫雷諾比作是“厄瓜多爾和拉丁美洲史上最大的叛徒”。因此我們是否能認為,除了來自美方的壓力外,厄瓜多爾國內政治鬥爭局勢也是致使阿桑奇被送出倫敦大使館的原因?

隆:我不知道政治鬥爭是一個很好的描述,反而如果說當局政策大轉變可能更為確切。莫雷諾與國內反對派的對峙,顯而易見地影響了厄瓜多爾的國內政治對話。目前反對派由科雷亞領導,而由他領導的反對派大多數人甚至都不在國內。由於受到政治迫害,科雷亞政府的前官員們,包括他本人都現已流亡海外。與厄瓜多爾當局和反對派的對峙相比,阿桑奇的事件更受到了我們剛提到的,莫雷諾政府的外交及政治政策大轉彎的影響。

美國副總統彭斯與厄瓜多爾總統莫雷諾資料圖片
美國副總統彭斯與厄瓜多爾總統莫雷諾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法廣:科雷亞前總統在厄瓜多爾國內也面臨著指控?

隆:對,但對他提出的指控與腐敗無關。

法廣:您認為對於厄瓜多爾政府或作為一個國家來說,莫雷諾以與英方達成協議的方式交出阿桑奇會帶來如何影響?

隆:我認為他的這一決定將載入厄瓜多爾史冊,厄瓜多爾民眾也會對此感到恥辱。我們一開始就認真對待對阿桑奇提供的庇護,厄方也從未反對將他引渡至瑞典接受詢問,或就英國對其提出的逃避保釋指控將他送交英方,而阿桑奇本人也曾對此表示認同。但自2012年後,厄瓜多爾一直要求英方或瑞典提出,不會再將阿桑奇引渡至美國的承諾。厄方認為,希望他接受瑞典檢方質詢,不願干預瑞典的司法正義, 但我們需要他們承諾,不會因為阿桑奇從事的維基解密新聞工作而將他引渡至美國。

美軍前分析師、“吹哨人”曼寧資料圖片
美軍前分析師、“吹哨人”曼寧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但我們從未從瑞典政府得到這一承諾,英國也同樣未就阿桑奇逃避保釋案給出相應的承諾。鑒於切爾西·曼寧(Chelsea Manning)被判處35年監禁,僅是在奧巴馬當政的最後時間中將他減刑,最終出獄。但此前,曼寧一直被關押在極端環境當中,例如單獨監禁等。而很多國際組織認為這是(美方)對她施加酷刑。這正是我們希望避免阿桑奇受到曼寧似的人權迫害。可疑的是,英瑞兩國此前沒有一方願意給出這一承諾,現在我們卻面對着阿桑奇將很可能被引渡美國的情形。

法廣:據您所知,厄瓜多爾反對派對阿桑奇事件的最新進展是否有所反應,是否採取措施?

隆:這個事件剛發生不久,但我們可以看到還是有很多人行動起來。他被捕的當天有很多人前往厄外交部外抗議,當局不得不派遣警察採用暴力驅趕人群。要知道,在我印象中,民眾前往外交部前抗議在厄瓜多爾這還是第一次。所以,我們將會看到來自厄瓜多爾國內更多的反對聲音,及國際社會的相關要求。要明確的是,阿桑奇以受害者的身份在使館中滯留,與他作為受害者被送往英國政府面臨引渡不是一回事。我們將對國際社會的反應拭目以待。而在英國,工黨現已表達了對引渡阿桑奇去美國的反對。

法廣:您認為阿桑奇從事這一事業的動機是什麼呢?

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資料圖片
維基解密創始人阿桑奇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隆:正如我提到的,雖然我並不完全同意他的觀點。但我認為,他做這些事情的動機從本質上還是很有道德基礎的。我覺得驅動他的動力是根據基本道德來干正確的事,不論對立面是全球最具權勢的力量與否,還是仍然要揭露他們所犯下的罪行。我認為這是令人欽佩的,從這點角度來看他是一個真正的“吹哨人”。他希望向全世界揭露真相。

法廣:最後,阿桑奇作為記者也是在行使和構架輿論導向的公權力,您認為新聞行業應在某種程度上接受管理和追責的特性嗎?

隆:有關言論自由的政治思想辯論是一個大命題。因該有某些管理措施。與此同時,我個人認為言論自由是社會契約的一部分,因此就如其他自由一樣應得到儘可能地促進,到一定程度後具有某些限制。正如社會契約的奠基石所表達的不侵犯他人自由的自由的含義。但我不認為當具體談到維基解密時,這兩個概念存在矛盾。首先,維基解密擁有對發布內容的編輯規章,這些規定有時比我所知道的很多媒體的工作方式都更要嚴格和嚴謹。很多媒體在不對發表內容進行檢查,或對消息來源進行確認就直接向公眾披露信息,但我知道維基解密不是這樣做的。

此外,就算你相信應有管理措施存在,我認為對新聞自由的限制絕不應是以對阿桑奇和維基解密的政治迫害形式出現。我還要指出,在這一事件中我們需要做針對涉及方的權利評估,顯然阿桑奇的工作針對的不是無力的平民百姓,而是要求公權力的龐然大物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幸的是,他的被捕再次證明這將是一個危險之旅。任何敢於這麼做的人也都將面臨危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