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修復巴黎聖母院 現代派與復古派激辯

音頻 05:17
火劫後的巴黎聖母院。2018年1月18日。
火劫後的巴黎聖母院。2018年1月18日。 路透社

巴黎聖母院遭火劫,尖塔坍塌,法國總統馬克龍誓言五年內重建,捐款雪球般滾滾而來,但是,圍繞着恢復原狀還是融進二十一世紀的新技術新概念,在“復古派”和“現代派”之間展開一場激烈爭議。所有的焦點目前集中在如何修復完全燒毀的尖塔上面。

廣告

這座19世紀中葉建築大師維歐勒·勒·杜克構思的尖塔坍塌引發的集體悲痛正讓位給人類的想象力。馬克龍周三設想賦予重建的尖塔一種“當代建築風貌”。此言一出,讓擁護恢復舊貌的一派顫抖。哲學家、右翼共和黨歐洲議會選舉領頭人貝拉米發推批評:“在偉大的古跡面前,我們的統治者應該多少有點謙遜”,“最大的悲劇在於毀滅的哀悼被‘新世紀’的狂傲取代,我們本應繼承古代遺產的精華,現在卻要人為地扭曲”。這位凡爾賽區的民意代表對路透社表示,法國有保護歷史文化的法則,總統也不能高於法律,他無權決定建造一個現代的尖塔“。極右翼領袖瑪琳娜.勒龐則在社交網絡發出關鍵詞”別碰我的聖母“含沙射影。參議院共和黨黨團主席布呂諾·勒泰洛在網上發出”由法國人民選擇修復尖塔建築方式“的全民徵詢活動。

對於2000至2013年間擔任聖母院總建築師的本雅明.慕冬而言,構思未來的聖母院,必須考慮到與周圍的環境和諧,不要背叛前輩的精神,但也絕不是對消失的尖塔進行簡單複製。

關於巴黎聖母院未來的形狀,目前沒有做出任何決定,自從大火燒毀尖塔,聖母院頂部三分之二遭破壞,尖塔1300根橡木構造的木質屋頂,歷經八個世紀,與聖母院大部屋頂一起化為灰燼。

菲利普總理宣布,國家將修復聖母院作出決定,在發出全球範圍徵求設計後,再決定是否重建尖塔,如果重建,將建造一個什麼樣的尖塔?原樣還是創新?也就是說,是否完全跟隨前任大師杜克的繪圖建造,還是技術上相應調整,適應新時代的挑戰。菲利普的這番表述同樣激起不少質疑。

法國電視主持人,馬克龍任命的遺產問題專家貝爾說,專家現在更傾向於”完全一樣的建築但不排除融入新的設計“。法國文化部長弗蘭克·里斯特則表示,政府的想法並不是建造一個與杜克的尖塔完全不同的現代尖塔,杜克為我們遺留了一個偉大的作品,不允許我們僅僅為了改變而改變。

聖母院尖塔周一在全世界數億電視觀眾面前焚燒坍塌,至少還保留下來一個完好無損的王牌,13世紀打造的大鐘健在。由於擔心壓垮尖塔,這座鐘在1786至1792被拆了下來。

巴黎聖母院大主教帕特里克∙肖維對未來的建築尚未表態,他認為這一問題可能會在主體結構修繕完畢之後迎刃而解。

法國大報『世界報』也站出來表態,該報開宗明義,發表題為『建造一個21世紀的巴黎聖母院』的社評。社評指出,在劫難之後,在全球性的驚訝和哀痛之後,爭論、投機一如既往地出現在巴黎上空。引起這場爭議的一是馬克龍宣布將在五年內建造一個更美麗輝煌的聖母院,一個是菲利普總理髮起全球徵求鐵塔設計方案並宣布將提交專項募款法案之後。總統的意志固然合理合情,但引發一場他如何能限定重建年限的質疑和爭議。世界報則認為,協商、設計將持續數月甚至數年,如果說國家的承諾和投入值得稱讚,但不少專家反對的倉促決定有可能對未來的建築設計和技術選擇產生不良影響。

現在的爭議集中在尖塔上,把尖塔修復得跟從前一模一樣是否可能或者是否應該?這是古典派和現代派永遠糾纏不清的爭論。在這家大報看來,應該勇敢地做出一個決定,如同所有的古典建築,巴黎聖母院也不是一個僵化的文物,幾個世紀以來多種建築風格重疊,多種遺跡存留,這一切完全取決於當時的建築的和技術的選擇,實質的問題,是保留其精神,並使其更美好。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