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茉莉:班農小船歐洲擱淺

音頻 12:07
班農與瑪琳娜-勒龐在里爾  2018年3月10日
班農與瑪琳娜-勒龐在里爾 2018年3月10日 路透社/Pascal Rossignol

五月底,歐洲舉行了五年一度的議會選舉。選前,歐洲極右翼勢力的擡頭趨勢頗為引人擔憂。在此一關鍵時刻,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顧問的美國政治人物-班農前來歐洲試圖煽惑極右翼勢力,引發了各方的關注。然而,班農卻在歐洲遭到冷遇,加之歐洲選民的踴躍參與,令班農顛覆歐洲的陰謀遇挫。旅居瑞典的中國異見作家茉莉女士對班農小船在歐洲擱淺的原因進行了深刻的解析。

廣告

法廣:首先請談談,班農前來攪局歐洲議會選舉的真正意圖是什麼?

茉莉:五月份正是歐洲議會舉行五年一度的選舉。本來大家都很擔心歐洲議會選舉,因為右翼的民族主義者、就是民粹主義者鬧得很兇,(他們)要改變歐盟。就在我們全都在擔心的時候,非常多的選民都去投(了)票。歐盟是世界上最大的公民自願結合組織,我們對它充滿了期盼、充滿了信任。這之前,班農就來了。從2017年起,班農就開始介入歐洲問題。然後在歐洲議會大選的時候,他就準備坐鎮法國,招攬歐洲各國的極右翼民粹主義政黨。他毫不掩飾前來歐洲的企圖,公開聲明:他來歐洲的目的,就是摧毀歐盟。他說:他要把歐洲各國的極右民粹主義政黨全部帶到船上,就是上他那條船。所以我說,他這是一個陰謀家船黨。他來是為了破壞歐洲、破壞歐盟。

他們的破壞企圖、包括他(因為他是美國總統大選的設計師),他和特朗普總統都有破壞歐洲的企圖。他們的企圖反而激發了歐洲人民保護歐洲的責任意識。所以我們在這次選舉中,開始就明白:只有團結起來,歐洲各國只有團結一致才能倖存下來。所以這次歐洲選舉的結果還不錯。親歐盟的綠黨和自由黨取得重大勝利。主流政黨守住了地盤。雖然法國等國的民粹黨有所上升,但是總的來說,他們只佔總數的20%多的議席,對主流並不構成威脅。

總之,人文的歐洲守住了底線,沒有像美國那樣,在極右民粹主義潮流中被顛覆。

法廣:2017年開始,班農就策畫在歐洲組建一個被其稱為“運動”的組織,向歐盟各國激進右翼黨派提供支持以及經濟資助。他的做法能否理解為一種“個人行為”?

茉莉:我想恐怕不是的。因為班農不是一個人在行動。首先就是他叫做“運動”的這個組織,有人給他的組織提供巨大金額的捐款。按照他自己的說法,(捐款)是來自歐洲的、身份不明的人。但是為什麼“身份不明”呢?是什麼目的呢?這就很難說。其次,班農的歐洲行動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分裂歐洲的策略是一致的。特朗普早就在他上台之前就說過,歐盟應該解散、歐元應該取消。他要解散歐盟,取消歐元,這幾年他表態支持英國脫歐,還胡說“歐盟是德國的工具”。他還不斷地慫恿更多的國家脫離歐洲。包括他跟意大利講,把歐盟搞垮、把歐洲搞垮,他才放心。

法廣:班農在今次歐洲大選中是否如願起到了某種推波助瀾的作用?

茉莉:班農的思想卻是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但是,班農的思想本來就來自歐洲。如果我們看看他的思想根源,裡面都是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有的指意大利法西斯思想家Julius Evola, 意大利思想家是支持階級觀念、支持種族主義的。他的理論是為法西斯和納粹提供了理論基礎。班農是繼承了他的法西斯理論。班農還稱自己為“列寧主義者”。他的“列寧主義”也是來自俄國。所以不管怎麼樣,他的這些思想來自歐洲,他想來影響歐洲的時候是充滿信心的。他想要招募德國、荷蘭、意大利和奧地利等國家的極右民粹政黨。但是,他失敗了。他的小船在歐洲擱淺了。

他為什麼失敗?當他帶着大把美金來到歐洲的時候,他以為歐洲是有新納粹和民粹主義的民意基礎的時候,歐洲是有民粹主義和新納粹的基礎的。所以他要來的話,他一定能夠搞一個轟轟烈烈的運動來改變歐洲。但是他來的時候大失所望。因為原來他想把錢送給那些各個國家的極右派的哥們、姐們們,包括法國的勒龐,後來全都對他冷淡了。這就是一個很根本的原因就是:極端的民族主義本質都是排外的。當班農在大選之前來到歐洲的時候,他想要聯絡歐洲各國的新納粹、極右民粹,但是大家不理他,都對他很冷淡。有的是不見他,有的不收他的錢,具體地說有三個原因。

第一,各國法律禁止班農資助極右翼政黨。班農要進入13個國家,有9個國家的選舉法規定:不允許外國的組織或個人向本國的政黨提供政治諮詢服務和政治捐款。如果那些歐洲極右政黨接受他的資助,就是違法了。所以不能要他的錢。有幾個國家可以接受錢的,法律還沒有禁止的像:瑞典、丹麥、芬蘭、奧地利、波蘭、捷克。它們也拒絕參加班農的活動。最後班農能資助的只剩下荷蘭的極右翼自由黨,而這個當在這次選舉中敗得一塌糊塗。

第二個原因是:民粹主義政黨都有自己的“本國優先”。就是說,班農和特朗普口口聲聲說“美國優先”,歐洲的這些民族主義政黨之所以在本國立足,靠得也是“本國優先”。所以它不可能跟着(班農)走。跟着班農走,就會被視為“班農的小跟班”、甚至是賣國賊。所以班農的到來,並沒有這些政黨願意接近他。瑞典極右的民族黨“瑞典民族黨”(成員)都很年輕。但是他們一開始就拒絕班農,因為這些年輕人說:這個班農老頭對歐洲一無所知。因此他的支持沒有用、沒有意義。我們也(主張)本國優先,為什麼要聽美國的?

第三個原因,班農一敗塗地就是因為特朗普的貿易戰導致歐洲和美國離心離德,特朗普老是跟歐洲的右翼打得火熱,比如說意大利首相孔特,因為他老跟歐盟鬧,特朗普就很欣賞他,誇他是“很棒”的傢夥,“很棒、很棒”。但是他們喊“很棒”的時候,是為了共同的(主張)“反移民”。其他方面就很麻煩,就有矛盾了。因為美國對歐盟打貿易戰,它的關稅也打擊意大利的汽車行業;美國制裁伊朗,意大利的企業也會受損。意大利也不聽特朗普的要求,也不願提高本國的北約經費。總之,特朗普的貿易戰導致他在歐洲的好朋友都要跟他離心離德。這是班農本次在歐洲一敗塗地,他的小船擱淺的原因。

法廣:班農滿懷信心的跑來歐洲,為什麼會一敗塗地,他的思想理念有着怎樣的危害性?與特朗普相比,有着怎樣的不同之處?

茉莉:我認為班農是個有理念的人。不可以把他看作特朗普。特朗普只懂交易的藝術,因為他是商人出身。主要就是錢,你給我錢,交稅、給錢,關稅、關稅。他跟各國打交道,只有這麼簡單。班農據說是有意識形態理念,有大志策略的。他有各種各樣的思想。有的時候班農對世界的判斷和美國的局勢是有一點清醒的意識和判斷的。他覺得世界和美國出現很多問題。如何對待這些問題,採取什麼策略?他完全是錯的。

比如他要採取列寧主義者的“摧毀國家”作為目標,他要摧毀歐盟。但是他的列寧主義是極右列寧主義。他要摧毀歐盟的,實際是那些普世價值。包括平等、寬容、人權和理性精神。就是超越國家、宗教、民族,就是出於良知和理性的價值觀。所以班農來到歐洲,他的這些法西斯理論,他的列寧主義,摧毀一切的豪情壯志,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種族主義。他的種族主義在他擔任極右翼的網站(他擔任一個極右網站執行主席的時候),他宣傳白人至上主義。反對多元文化、叫做“另類右派”運動。裡面還有反猶太、反穆斯林、仇恨同性戀、仇恨女性主義,一系列形形色色的極右的垃圾都在他的網站出現。這是他的歷史中最受爭議的。

班農這些東西雖然在歐洲一敗塗地,但是這些宣傳成功地影響了美國。我們現在看看特朗普,在美國走向孤立主義、宗教保守主義、反移民、反難民,美國的趨勢都有班農留下來的痕跡。反全球化,尤其是最近特朗普大打貿易戰,連歐洲盟友都不放過,這也源自班農宣傳的經濟民族主義。所以班農的這些主義都是非常有害的。在一個人文主義的歐洲,他是沒有地盤的。但是他卻受到海內外不少華人所欣賞。尤其是右派華人。他們認為:班農的種族主義、反猶、反穆斯林,與他們無關。對反穆斯林,他們還很贊成。

但是,在班農及其那些極右的白人種族主義的眼裡,有色人種都是非法移民。班農曾經在接受採訪時說過,美國矽谷的亞裔、那些總裁太多了,“破壞了我們的公民社會”。印度人、中國人都在美國矽谷擔任高管的。他認為這破壞了白人的公民社會。這就是班農的種族主義一定是包括我們這些黃種人、有色人種的。這是班農對於這個世界的危害性。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