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柏林飛鴻

三次顫抖:默克爾能否堅持到2021任期期滿?

音頻 04:51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歡迎到訪的丹麥首相時罕見地改為坐着參加奏國歌儀式。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歡迎到訪的丹麥首相時罕見地改為坐着參加奏國歌儀式。 路透社。

德國總理默克爾本月10日迎接國賓時,再次身體顫抖。短短一個月內,默克爾在官方場合發生三次顫抖,引起多方憂慮。默克爾隨後表示,自己身體很好,但沒有透露是否接受了醫生檢查。這引發了人們對國家領導人是否需透露身體健康狀況的討論。

廣告

德語媒體甚至談及政府危機。如果基民盟籍默克爾提前辭職,基民盟內部可能生髮爭奪總理候選人的激烈戰鬥。如果聯盟夥伴社民黨不接受基民盟新選手,德國就必須重新進行選舉。在右翼民粹選項黨已成德國第四大黨的情況下,新選舉可能繼續不利於老黨基民盟和社民黨。提前倒下的默克爾可能引發德國政壇大地震。雖然默克爾11日通過部分時間坐迎國賓暫時避免了顫抖,但默克爾以後每次登台,勢必受到更為廣泛的關注。

德國《世界報》13日報道說,根據民調機構Civey受《奧格斯堡彙報》進行的民意調查,德國人59%認為,健康狀況是默克爾的個人私事,不必公開。34%認為,默克爾應該公開說明健康狀況。7%模稜兩可。

德語媒體也就此看法不一。

《薩克森報》表示,德國有關聯邦部長的法律沒有涉及疾病的規則。因此,健康原則上是個人私事。在默克爾總理身上也是如此。但如果疾病長期而且影響到領導人履行職責,這時候就不是默克爾個人的私事了。默克爾的顫抖不是發生在關起來的門內,而是出現在全世界人的眼裡。到時候,總得有理有據地說明,默克爾是否還有力量和能力來履行她的職責,或者更好的是,默克爾說明自己又恢復健康了。

《萊茵伐爾茨報》表示,在聯邦德國,傳統上是執政者隱瞞自己的嚴重疾病。這包括勃蘭特和科爾在內。因為他們擔心,承認有疾病將被認為是虛弱。但更好的方法應該是公開並有理有據地辦事。比如,在美國,一個新總統開始工作前,醫生們會檢查並公布他的健康狀況。默克爾則只是拒絕人們對她的健康狀況的猜測。她說,隨後的身體顫抖是首次顫抖引發的精神創傷的後果,這聽起來很有道理。那她為什麼不通過醫生檢查結果來向公眾輿論證明這一點呢?

維也納《新聞報》(Die Presse)表示,儘管默克爾暫時戰勝了身體顫抖,但在她本月17日65生日歲時以及隨後的夏季度假期間,她應該嚴肅地詢問自己,在執政14年後,她是不是真的還能擔任總理到2021年。毫無疑問,她為德國做了很多貢獻。儘管她在2015年難民危機時,不可否認地犯下了後果嚴重的錯誤,但歐洲還是沒有哪位在職政治家能享有像她這樣高的威望。德國稅收有盈餘,失業率為5%,在歐盟平均值之下。儘管如此,德國的成功還是無法掩蓋德國失去了光芒的事實。這和默克爾疲倦的大聯盟有關。無論從電網,手機網到學校樓房,街道,生意模式以及政府首腦,德國都需要一個原則上的更新。當然,默克爾是難以取代的,但也不是不可取代。只是這麼一直熬下去,這對德國不是一個良好的未來選擇。

《路德維希堡地區報》寫道,政治家當然不是機器。他們是健康有好有壞的人。而健康狀況在德國首先是個人私事,這也是正確的。但作為德國領導人,默克爾是一個官方人物。沒有誰比她更受到公眾的關注。因此。公眾輿論應有權知道,默克爾的健康狀況究竟如何。特別是在令人不安的癥狀再次出現後,用“不用擔心“的語言製作的鎮靜藥片在這時候只能起反作用。誰想做“世界最強女強人”,她就必須接受人們對她的特別關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