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為力保能領導按時“脫歐” 英首相約翰遜不惜發動“民主政變”

音頻 05:50
英國首相約翰遜資料圖片
英國首相約翰遜資料圖片 DR網絡圖片

持續了3年多之久的英國“脫歐”大戲自前首相特蕾莎·梅因無法獲得英國議會下院足夠支持而被迫下台,並被3年前曾是主張和吹捧“脫派”的保守黨異類、前倫敦市長約翰遜代替入住唐寧街10號後,這名英國“脫歐”的忠實孬種和主要操縱人之一,在英國這個擁有數百年民主議會政治傳統的國度,通過於周三公布的一個驚人消息,不但好好地給梅本人上了一堂教育課,也再次告訴世人曾經火遍全球的美劇《紙牌屋》僅是英國原版的翻版,且在政客的個人野心和對議會政治的操縱手段上老牌的英國人絕對名不續傳。

廣告

不過在詳細介紹有關當天的脫歐大新聞前,有必要對三個英國保守黨內的重要人物,也是“脫歐”故事的主人公及他們的相關事跡加以介紹。首先登場的是,一路走來可謂順風順水的英國第75任首相卡梅倫。卡梅倫1966年出生於倫敦一個介於上層精英和中產偏上之間的家庭。他的父親是一名證券經紀人,母親則是一個退休的太平紳士。作為家中4個孩子的小兒子,從小學習優秀的卡梅倫受到了良好的精英教育。他曾分別就讀於大名鼎鼎的伊頓公學,並在畢業後以優等生資格進入牛津大學布雷齊諾斯學院學校。而正是在牛津大學求學期間,卡梅倫遇見了稍後要介紹的第三位故事主人公,他們還曾經都是臭名昭著的牛津男精英聚集地--“布靈頓俱樂部”的成員。從牛津大學畢業後,22歲的卡梅倫進入英國保守黨政策研究部工作,3年後便被調到為時任保守黨領袖、首相約翰·梅傑效力。他在距離英國權利中心不遠的工作中被頗受讚賞,不久後便被任命為研究部政治組組長。

年少就出人頭地且雄心勃勃的卡梅倫恐怕也沒能想到,用不了14年後,當他39歲時便會成為英國保守黨100多年來最年輕的領袖,並在這5年後成功登頂權利巔峰,成為英國190多年來破紀錄的最年輕首相人選。他在隨後6年多的執政期間,在刺激經濟發展和降低就業率方面頗有建樹,並在執政後期於政界“脫歐”呼聲不絕的陰雲下,成功參與並勸阻蘇格蘭民眾通過公投脫離英聯邦,保護國家主體完整。但毫無疑問的是,公投這一代議制民主社會中頗具爭議的政治利器也註定與卡梅倫的政治遺產無法分開。面對當時英國國內“脫歐”派政黨逐漸增強的政治呼聲,他在2015年爭取連任前曾公開陳諾英國民眾,一旦當選將就是否“脫歐”的問題組織全民公投,以此決定英國在歐盟的前途。卡梅倫本人便在成功連任後,推動和組織兌現了這一影響深遠的政治承諾。儘管他本人很快就成為了在公投正式舉行前,“留歐”派的主要支持者和拉票人,但令人驚嘆的是,2016年6月24日,支持脫歐的英國民眾在“公投”結果中佔了上風。

玩火自焚的卡梅倫隨後宣布辭去首相職務,並辭去議會下院議員職務,凈身出戶徹底退出英國政壇。正可謂幾家歡樂幾家愁,故事的第二位人物卡梅倫政府的內政大臣特蕾莎·梅隨後出任保守黨領袖及英國首相。她成為了繼撒切爾夫人後,英國史上的第二位女首相。而1956年出生,同為牛津大學畢業的梅與卡梅倫相比,在政治生涯中則沒有後者這樣一帆風順。她反而是從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從保守黨基層一步步攀爬,一度擔任倫敦市議員長達10年、並通過選舉成為英國議會下院議員,經過無數努力和等待後,最終於2010年被出任首相的卡梅倫任命為內政大臣,並在這個“高難度”的崗位上幹了6年。可以說,如果沒有卡梅倫在連任後允許“脫歐”公投的發生,時年已經59歲的特蕾莎·梅似乎輪不上她在2016年登頂首相大位。但在卡梅倫撒手走人的情況下,梅不但成為保守黨領袖,也在隨後的3年中一路艱辛地成為了名符其實的“脫歐”首相。更具諷刺意義的是,“脫歐”公投前,梅本是英國保守黨內低調的“留歐”派。

不過在上台演說中誓言要把英國民眾的意志執行到底的她,至少在隨後的努力上沒有食言。特蕾莎·梅不但面臨著從未遇到過成員國“脫歐”後如此危急下,不願再開先例因而態度強硬的歐盟和歐盟核心法德兩國的領導人,還面對着國內議會下院內就“脫歐”事宜不願放棄爭論一分一里的反對黨,甚至保守黨內的不同聲音。最終,在數次要求歐盟將脫歐時間進行推遲,並最終與歐盟達成了一份“脫歐協議”的特蕾莎·梅,還是未能就“硬脫歐”和“弱脫歐”問題獲得保守黨內多數支持,並在3度於議會投票表決其議案不被通過後被迫在今年6月含淚辭職。特蕾莎·梅離去的背影也讓整個“脫歐”大戲中最大的政治受益者,前倫敦市長及“脫歐”派幹將約翰遜在近期接過了英國首相的接力棒。與保守黨金童卡梅倫和兢兢業業的特蕾莎·梅不同,約翰遜在英國政界則一直給予公眾屬於政壇異類的形象出現。

因為父母生他時他的父親正在美國留學,於紐約誕生的約翰遜雖然也在後來受過英國傳統的精英教育,是伊頓、牛津一路走來並與卡梅倫曾同為“布靈頓俱樂部”兄弟,但在畢業後他並沒有直接選擇進入政壇,而是以記者和專欄作家的身份參與英國社會事務的討論。於後來的年歲中頗受讀者歡迎的約翰遜反正統、破規矩、不修篇幅,且花絮不斷。一頭雜亂金髮也是其出名的個性標誌。他也刻意與精英出身保持距離,更是在近年來以鄰家個性大叔的形象在私人生活中出現。更重要的是,“脫歐”公投期間,約翰遜選擇站在了“脫歐”派民粹主義的一邊。他不但在公投前公開以倫敦市長身份說,公投是“一輩子只此一回的機會,投下真能有帶來變化的一票”。他還不顧各方質疑跟牛津校友、保守黨盟友、司法大臣邁克爾·戈夫組成“夢之隊”,主張“硬脫歐”,因此成為老同學卡梅倫的政敵。約翰遜在特蕾莎·梅上台後於2017年被任命為外交大臣,他在2018年7月因其認為不滿梅政府對歐盟“妥協太多”而宣布辭職。

隨後,約翰遜多次向英國民眾保證,必將在“脫歐”大限10月31日時成功帶領英國退出歐盟,有無協議及是發生所謂“硬脫歐”與“軟脫歐”皆可。事實證明,約翰遜在通過保守黨黨內投票,並得到該黨支持者認可,成功擔任首相不久後便投入到遊說歐盟和法德領導人,希望他們能就梅版“脫歐協議”作出讓步的工作當中。但他的這一努力則並未受到對方的積極回應。與此同時,面對議會內反對黨工黨揚言要拉攏其他反“硬脫歐”派別,促成反首相聯盟意圖對他的執政發出不信任投票,並要求提前舉行大選,約翰遜政府在周三宣布了一則驚人的消息。唐寧街10號稱,約翰遜首相向女王提出從“9月議會開門的第二周(約9月10日)”暫停議會,直到10月14日的女王演講後再重開議會。這一申請隨後在當天得到了伊麗莎白二世的批准。而目前正處於夏季休會期的英國議會原定於9月3日重新召開,這將意味着直到距離“脫歐”大限僅17天才能復會的議會反對黨,將近乎沒有時間提前召開大選,對約翰遜及“硬脫歐”派構成威脅。

此前,正是為了防止首相通過採取暫停議會的方式強行推動“無協議脫歐”,英國議會下院7月18日通過了一份修正案,明確反對政府繞過議會強行“無協議脫歐”。對於事件的最新進展,反對黨工黨副黨魁湯姆·沃森批評稱,此舉“完全是公然冒犯我們的民主制度,令人震驚”。工黨領袖科爾賓則更是職責約翰遜是在,“對民主制度的砸窗搶劫”。一直反對英國“無協議”脫歐的蘇格蘭政府首席大臣的斯特金也告訴媒體稱,所有人都知道,約翰遜政府是在限制議會阻止“無協議脫歐”發生的能力。她說,如果約翰遜對自己的政治理念有信心就應該通過大選進行檢驗。斯特金說,“以關閉議會的方式來強行通過‘無協議脫歐’,這將不但給國家帶來長久的影響,並違背議員們的意願,這不是民主,而是獨裁;如若議員們不能在下周團結一致阻止約翰遜這麼干,那麼我認為今天將會以英國民主政治死亡之日而被載入史冊”。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