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

“對話秀”後遭千人包圍林鄭月娥坐困愁城4小時終後門溜走

在林鄭月娥的第一次社區對話中,圖中一名自稱為普通市民發表撐警言論,但被踢爆原來是前任輔警。
在林鄭月娥的第一次社區對話中,圖中一名自稱為普通市民發表撐警言論,但被踢爆原來是前任輔警。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面書截圖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社區對話26日晚正式開鑼,對話現場氣氛大致平和,林鄭月娥對發問者的回應,基本上只是重複她過去多次公開的立場,讓人覺得所謂對話完全是做給外國看的一場秀。對話在晚上9時半結束,超出原定安排時間,但由於會場外遭到千名示威者包圍,林鄭月娥被困4個小時,到了凌晨1時許才從後門溜走。警方罕有地沒有發射慣常使用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似乎刻意避免國際傳媒對這場對話秀有任何負面的報道。

廣告

在這場聲稱發問者全經公平抽籤方法選出的對話之中,卻被踢爆一名休班女警員假扮普通市民,並且在發問中發表撐警言論。根據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在其面書網頁上載的圖片,在會場發問的一名穿紅色衣服自稱為普通市民的女士,其實本人就是一名警員。

另一名自稱在1997年香港回歸同一年出生的發問者質疑林鄭,為什麼最近政府已經很少提到香港高度自治,林鄭回應稱:“香港自治,就不是一國兩制了。”此說反而引起更多人質疑林鄭身為特首也不懂基本法,因為基本法第二條清楚說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在這場首場的社區對話中,150個被抽籤選中出席的市民中,再抽出30人獲准發問,每人發問時間不得超過3分鐘,但實際發問的人士卻只有26人。根據統計,發問者有超過三分之二要求林鄭正視警察暴力問題,接近一半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林鄭統統都以過去一貫的立場予以拒絕,令不少市民失望,更讓人覺得所謂對話完全是做給外國看的一場秀。在對話的同一天,紐約時報刊登林鄭的一篇投稿,聲稱香港可以透過對話,自行解決目前的困局向前邁進。

位於灣仔會場附近的店鋪由於恐防警民衝突而大多提早關門,一名小商戶的東主埋怨稱:“林鄭200萬人的聲音不聽,卻聽150個人。”事實上,雖然對話在晚上7時才正式開始,但警方從早上8時開始已經“清理”現場,拖走附近停泊的車輛,很多車主取車時方知車輛已因警方的部署而被拖走。

未能入場的市民由昨日下午5時許開始在會場伊莉莎白館對面行人路聚集,政黨社民連亦帶同“兌現競選承諾,立即謝罪下台”的橫額到場,高喊“林鄭下台”,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批評,過百萬香港人已表達五大訴求的聲音,林鄭卻一直聽不到;工黨亦到場抗議,主席郭永健指出,對話不會有任何結果,“唯一結果就是她做了一場戲”。

到6時45分對話會即將開始,會場外聚集的近千名群眾佔領馬路,並一同舉手張開五指,不斷高呼口號“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以及“香港人加油”口號。警員未有阻止,但即時在會場門口外架起鐵馬,在門內外派人加強防守。

在對話會期間,群眾一直包圍伊館正門,不斷叫口號及唱歌,有人舉起“與被捕義士對話”標語。部份激動的市民用粗口罵門外守衞的警員,又照射雷射光,警員罕有地剋制,只拍攝錄影,未有採取任何行動或回罵。

在會場內,一名徐小姐發問時說,今年中共70周年國慶沒有邀請林鄭月娥上京是否代表連中國主席習近平也跟她羞與為伍,這位徐小姐事後表示,她本身對對話並沒有期望,批評林鄭完全沒有回應問題,“我心裏面都知她不會真正回應問題,因為她都hea(消遣)了我們這麼久,所以我都都早有心理準備”,認為對話會無助紓解市民怒氣。

一名歐陽先生提問時主要質疑政府以DQ(取消資格)手段阻止民主派參選,有違選舉公義,直言林鄭沒有回應市民訴求,“我們講了這麼多,但她都只是講官腔的話,又或者是既定的回覆”。他認為以目前情況對話的效果和意義不大,只期望今次對話後,官員可以意識到問題所在。

在發問中提到警察暴力、新屋嶺(被指是警方採用酷刑對付被捕者的地方)等問題的崔小姐表示,雖感到林鄭想向前行一步,但仍覺是一場“政治秀”,“她的回應同之前一樣,講了等於沒講”,又批評林鄭未有直接回應新屋嶺問題。最後一位提問、1997年出生的陳先生則認為,林鄭的表現並不合格、直言“不很收貨”, 又質疑林鄭為何堅持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問“我想知為什麼她(林鄭)如此決絕?”

也有支持政府的人士發言,問題卻偏離了目前社會主要的矛盾紛爭,卻針對香港電台拿政府的錢(政府的錢事實上是全香港納稅人的錢)而沒有幫政府講話;也有發問者圍繞香港目前經濟的困境。

到了晚上8時50分對話會即將結束,會場外氣氛再升溫,群眾涌往伊館停車場出口,意圖堵截林鄭月娥。伊館內數十名警員即時戴上防暴頭盔,及拿起盾牌警棍,而20名警員則在停車場出口一字排開築起防線。市民不斷叫口號,但在等候一個多小時後,接送林鄭月娥及官員的三輛座駕一直停在停車場內。群眾開始鼓噪,高呼“釋放林鄭”,要求林鄭月娥儘快出來回答民質詢。部份人遷怒於警員,不斷罵守在防線的警員,警員未有反應。到深夜11時半,仍有百多人不肯離開,在伊館外守候。

會場後門的皇後大道東亦有逾200名市民聚集,以防林鄭月娥走後門。有人以雪糕筒及垃圾桶阻塞後門,在伊館的外牆噴漆,又掘起路磚投擲,馬路上布滿磚塊。多輛警車及防暴警趕到布防,當中包括持長槍警員,機動部隊校長莊定賢更現身指揮。9時50分,警方舉藍旗警告群眾正參與非法集會,群眾以粗口回應,但五分鐘後,大部份警察返回警車撤離現場。警方離開後,10多名黑衣人拆毀馬路鐵欄,堵塞皇後大道東與黃泥涌道交界路口。部份人拍打後門玻璃門。到10時半有人稱警方已在附近部署,呼籲大家向灣仔及銅鑼灣散去。

在此期間,林鄭月娥一直在會場內坐困愁城,4個小時候,大約在凌晨約1時30分,她終乘自用車從會場後門溜走,有示威者高叫口號,促林鄭落車對話,但林鄭未有理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