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專欄

“門”的幽靈在美國政壇遊盪

音頻 04:56
特朗普在白宮的一次峰會上致詞 2019年10月4日
特朗普在白宮的一次峰會上致詞 2019年10月4日 路透社

自從1972年,共和黨籍總統尼克松派人到華府水門大廈民主黨總部安裝竊聽器,被逮個正着,引發尼克松面臨國會彈劾而被迫辭職的“水門事件”,47年來,“門”就像一個幽靈在美國政壇遊盪。接着有克林頓總統的“拉鏈門”、希拉里國務卿的“電郵門”,如今現任總統特朗普,陷入“通俄門”尚未完全脫身,又進入了“通烏門”,前面可能還有“通中門”在等着他。

廣告

一旦被“門”的幽靈纏住,後果極其嚴重。尼克松總統任期內頗有作為,因為“水門”被列入美國歷史上最壞的總統;克林頓當總統時,美國經濟進入繁榮期,消滅了財政赤字,國庫盈餘2000多億,但他的形象一輩子被定格在與實習生萊溫斯基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苟且的那一刻;希拉里的“電郵門”斷送了她做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統通往白宮之路,近日有人要捧她出來重披戰袍,競選總統,她的“電郵門”就立即被政治對手重啟調查。

特朗普的“通俄門”,自他上任起,糾纏了他3年多。經穆勒特別檢察官曆時兩年、耗費2500萬美元的調查,查無實據,但特朗普仍要面對在“通俄門”調查中干預司法的指控。“通俄門”調查,阻止了特朗普上任便籌畫的聯俄制中、埋葬為害人類百年的共產主義運動最後堡壘中共政權的大計,使得俄國在美中貿易戰中,反而成了中共的支持者。特朗普本來有希望與里根比肩,成為美國又一個偉大總統而載入史冊,“通俄門”卻使他一提起俄國便心慌氣短。

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通話,要求澤倫斯基調查前副總統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在拜登任職期間的2014年,入股烏克蘭最大的天然氣公司謀取利益。雖然特朗普是利用職權打擊他總統競選連任的民主黨對手,但只要他沒有與澤倫斯基做利益交換,並不違法。告發特朗普的檢舉人、中情局的一位官員,是聽來的消息。如果這位中情局官員被請到國會用聽來的消息作證,那麼就開了一個先例,今後構建這個“門”、那個“門”,不需要第一手證據,道聽途說便可。

不久還可能出現一個“通中門”。特朗普日前發推,說他將要求習近平幫助調查拜登的兒子亨利·拜登2013年乘坐空軍二號與他父親一起前往北京,把自己的公司入股中國的公司,為自己籌得15億美元的事件。誰知道習近平答應沒答應,如果答應了,“通中門”便是又一個幽靈纏住特朗普,特朗普與習近平有沒有利益交換?特朗普多長幾張嘴也說不清。其實特朗普與習近平利益交換一直在進行,最近媒體報道,他承諾習近平在香港問題上保持沉默,他與習近平交換了什麼?是不是包括對拜登的調查?
美國的立國先賢為美國制定了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制度,但先賢的智慧不足以使他們預想到,立法對行政的過度制衡,已成為黨爭的工具。美國的民主制度,當然優於專制集權,但在西方民主國家中,美國的民主制度,弊端最多。

美國人的一生,大量時間耗費在被迫觀看由制度所保障、於國計民生無益的黨爭戲碼。這一點美國有識之士也看得清楚,二戰後麥克阿瑟將軍幫助日本實行憲政轉型,便拒絕照搬美國的制度,而是博採各國民主制度之長,為日本制定了一部充分保障國民自由的憲法。因此日本也有黨爭,卻不見有這個“門”、那個“門”。不僅日本,看西方世界的哪個國家,像美國這樣,從“水門”到“拉鏈門”、“電郵門”、“通俄門”、“通烏門”、或許還有“通中門”,“門”的幽靈肆意在政壇遊盪,驅之不散,揮之不去。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