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東京專欄

日本增加消費稅也仍然面臨國家財政破產危機

音頻 08:43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資料圖片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日本的消費稅從10月1日起從8%上調至10%,日本增加消費稅的目的主要是因為日本財政債台高築,國家和地方財政長期債務到2018年末合計1107兆日元,約達日本GDP的兩倍,每年財政入不敷出,靠發行國債支撐年度財政。

廣告

但是從日本增加消費稅的歷史上看,日本雖然不斷增加消費稅,但是財政赤字不僅沒有減少,而且越來越多,長此以往,不久後,日本將面臨著國家破產。

一般消費稅構想是1978年誕生的大平正芳內閣首次提出,但這一想法受到中小企業和消費者團體的反對,構想提出後僅僅一年,自民黨便在眾議院大選中慘敗,消費稅構想被迫中斷。

1987年,中曾根政權提出了與消費稅類似的“銷售稅”法案,遭到反對,自民黨在以後舉行的地方選舉中慘敗。

1989年,竹下登內閣以實施所得稅減免為前提,開始推行3%的消費稅制度,1997年,橋本龍太郎內閣將消費稅提高到5%。

由於增稅造成了景氣低迷,這兩次增稅最終都沒有使稅收增加。1989年實行3%消費稅以後,一般會計稅收從前一年的54.9兆日元增加到60.1兆日元,但是由於增稅帶來景氣倒退,適得其反,到了1994年,年度稅收跌到了51兆日元,比沒增加消費稅之前還低。1997年4月1日實行消費稅增至5%,當年一般會計稅收從52.1兆增加到53.3兆,但是1998馬上慘降到49.4兆。1988年度,日本新增國債為7.2兆日元,1989年度因增加消費稅下降到 6.6兆日元,但是在1990年度立刻反彈到 7.3兆日元。1996年度,日本新增國債為21.7兆日元,1997年度由於消費稅增稅下降到18.5兆元;但是到了1999年度,一下子反彈到34兆日元,雖然在2017年以後,財政歲收開始出現增長趨勢,新發行國債也連續9年出現減少趨勢,但是舊債還不清,又添新債,債務總額還是越來越多。1998年末國家和地方財政債務為550兆日,到了消費稅增加到8%的2014年,已經增加到了972兆日元,而到了將消費稅增加到10%的2019年,已經達到了近1110兆。

日本2019年度一般會計稅收預計將比2018年度初期預算增加5.8%,達到62兆4950億日元,創歷史新最高,但是遺憾的是財政預算的增長速度要比稅收的增長速度快得多,2018年的一般會計稅收達到了60兆3564億日元,而當年的一般財政預算為97兆7128億日元,到了2019年度,一般預算總額為101兆4564日元,稅收增加了2兆1386億,預算卻增加了3兆7436億日元,而日本財務省9月5日發布消息稱,中央政府2020年度一般預算的概算要求總額為104兆9998億日元,金額又比2019年度的預算增加約2.2萬億日元,連續8年創歷史新高,如此入不敷出,怎麼能實現財政黑字化呢?

據今年日本內閣府制定的中長期經濟財政估算,安倍政權做出的2025年度實現盈餘的政府財政健全化目標,即便實施消費稅增稅,中央和地方合計仍留有2.3萬億日元赤字,實現年度盈餘的時間至少推後至2027年度。

但是如此在財政上惡性循環,到2027年也難以實現財政年度盈餘,日本如果不改變這種即使增加消費稅,支出的增加仍然大大超過稅收增加的惡夢,將永遠擺脫不了財政赤字,而且越滾越多,越陷越深,最終就會面臨國家破產。日本已經出版了許多書籍,告訴人們怎樣對付或將到來的國家破產。據日本財務省統計,2018年度日本國家和地方財政長期債務和GDP之比已經達196%,這在先進國家中絕無僅有的,就是近年希臘財政破產的時候,財政債務和GDP之比也僅為170%,因此可以說,日本的財政狀況正面臨著非常嚴酷的現實。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