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柏林飛鴻

柏林牆倒30周年:德國東西部溝壑繼續存在

音頻 04:54
柏林牆變成藝術
柏林牆變成藝術 Gedenkstätte Berliner Mauer

11月9日柏林牆倒30周年即將到來之際,柏林舉行為期七天的慶祝活動。這些慶祝活動已於11月4日拉開序幕。

廣告

在市中心很多地方,人們能看到藝術家們用燈光等還原的當年的樓房和柏林牆的風景,追憶當年柏林被分割的情景。但不光在這七天內,在這之前和之後,柏林的藝術博物館,電影院,文學樓等,都有以柏林牆倒塌和和平革命為主題的節目。自11月1日起,6月17號大街上已張掛起了長達150米的夢想毯。在這個藝術作品裡,織有3萬張人們寫上了自己的遠景、希望和消息的條子。藝術家希望通過這一作品,讓人們回想起1989年秋天此起彼伏的示威遊行打出的橫幅。另外,還有藝術家在計算機上還原了近160公里長的三維柏林牆,讓觀眾重又感受到當年的氣氛,可以親臨其境般地對歷史進行反思。

柏林牆倒塌時和倒塌三十年後的今天,德國人的心情發聲了什麼樣的變化?《西德意志報》寫道,回望30年前的那一天,那是個轟動事件。東西兩德的分裂被戰勝了。人們在柏林見證了世界歷史。勃蘭登堡門上跳舞的人們的圖片傳遍了世界。30年前的11月9日,也許是德國近代史上最幸福的一天。許多人在東德和西德不同的地方相互擁抱。到處充滿了快樂和歡呼。到現在,很多事情都已發生了變化。2014年,柏林牆倒塌25周年紀念日時,德國的氣氛還是無憂無慮的。首都柏林當時放飛了7000個閃光的氣球,以象徵和平革命的成功和被戰勝的邊境。當時,很多人都還是非常高興的。但隨後出現了難民危機,具有民粹主義色彩的選項黨和對民主的越來越多的攻擊,仇恨和謾罵,還有一個地方政治家被謀殺。東部人覺得自己被甩到了後頭。他們開始公開發泄自己的憤怒。西部人則對此不能理解。根據一個民意調查,只有38%的東部人認為統一是成功的。很多東部人覺得自己是二等公民。東西部的溝壑看上去不會變得越來越細小。1989年10月9號,萊比錫出現了有7萬人參加的周一大遊行。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在出席今年的萊比錫遊行紀念會上,敦促政界,“不要讓這些人獨自處於他們的憂慮和困境中。要關心他們。”

柏林出版的《日報》聚焦當年西德尤其是西德左派的狀況。該報寫道,當時,西德左派夢想着革命的到來。但當11月9號到來時,他們卻沒有做好準備,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柏林牆被打開時,有多少人在歡呼流淚。但那是所有德國人嗎?不是的。西部人的情緒,根本沒有那麼激動。一九八九年九月,已有十萬東德人逃到了西德。西德的住房和工作開始緊缺。根據當時的一個民意調查,近一半西德人認為船已裝滿,已沒有給東德人的位置了。當年的社民黨領導人拉方登在牆倒數周後提出,要引進兩種公民制等,以阻止東德人繼續向西德遷移。社民黨當時對東德的政策是,目光聚焦東德社會統一黨,希望該黨做出一步又一步的小小進步。該黨把公民運動視為是一種干擾。該黨看歷史有自己的盲點,於是沒有走在歷史的前頭,而是被歷史甩到了後頭。但基民盟籍總理科爾和巴黎,倫敦,莫斯科和華盛頓一起,共同打造了德國的統一。德國的統一沒有成為歐洲的障礙,而是成了歐洲的動力。但西部極端左派當時沒有看到這一點,沒有看到一個時代的終結。90年3月東部選舉時,保守派獲得輝煌勝利。這讓西德的極端左派很煩惱。他們認為,東德人想要的正是他們否定了的議會制和資本主義。對兩德的統一,西部極端左派也認為很荒誕。難道他們否定的國家民族主義又要成為潮流了嗎?難道他們一直反對的德意志又要迴光返照了嗎?一些西部人流露出對東部人的厭惡和厭煩。西德當時沒有出現任何一個贊成統一的示威遊行。1989年的秋天是科爾任總理,而不是紅綠聯盟掌權,這是一件有利於國家的事兒。

德國電視一台就牆倒三十年後東部和西部是否已融為一體進行了調查。該台發現,東西部確實連到了一起,但還有不少差異。56%的西部人認為,統一程序很公平或比較公平。但東部人不這麼認為。只有40%的東部人對統一程序表示滿意。65%的西部人和78%的東部人認為,還沒有出現真正的統一。牆倒30年後,人們把民主擺到了什麼位置呢?59%的西部人對民主表示滿意。但東部就不是如此。這裡是59%的人對民主不太或者很不滿意。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