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報紙摘要

柏林30年:牆倒了 裂痕猶存

音頻 04:35
2019年11月9日的默克爾與男孩合影
2019年11月9日的默克爾與男孩合影 路透社Hannibal Hanschke供圖

各位好,今天是11月9日星期六,30年前的今天是柏林牆倒塌的日子。1989年的自由之風吹過,與今天歐洲邊境管控和移民難民接納政策引發的爭議形成對比,令人深思。本次為您選取法國費加羅報和解放報的相關內容做縱覽。

廣告

今天費加羅報一改往日風格,在頭版以大幅歷史照片為底,醒目大字寫着“自由的勝利”。圖片上是當時西德的十多個年輕人,跨坐在遍布塗鴉的斑駁的柏林牆上,慶祝柏林重新找回丟失的另一個自我。為首的年輕人站在柏林牆上,雙手高舉,做出V字手勢,臉上的笑容和旁邊的字句呼應:“30年前,東德人讓柏林牆倒下了,歐洲颳起了自由之風,也吹響了共產主義政體的終結”。

在當天的社論里,費加羅報寫道:“不知道當時是誰發出了開放的信號:是誤解高層政策,在直播的記者會上宣布立即開放邊境的君特-沙伯夫斯基嗎?還是戈爾巴喬夫和他的改革?還是里根和教宗保羅二世希望看到歐洲和解的奔走呼籲?當時的人們心知肚明,1917年誕生於俄國革命的共產主義制度無論是在經濟還是在軍事上都已經山窮水盡,走不下去。在‘炸開的帝國’一書當中,歷史學家海倫-加利亞-德高斯曾經發出警告:龐然巨物有着一雙黏土做的腳。但歐洲已經在這場超現實主義的劇本里活了好幾個十年,混凝土和鋼絲網把城市一分為二,把一個國家一分為二,也把全世界一分為二。然而一切都在一個蕭瑟的秋夜結束了。柏林牆沒有了。東部敵手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一種自由主義把敵人一招致命的勝利的眩暈感。然而30年過去了,盤旋在我們頭頂上的已經不是一個威脅,而是一千個威脅,世界變成了多極的,變動的,不確定的。這個世界有着巨人中國,有着朝鮮,有着主張政教合一的伊斯蘭主義…人類有多少種想法,這個世界現在就有多少種呈現模式,和危險。西方人清醒了。看到了歷史的教訓。歷史遠未結束,歷史一直都在這兒,活着的,歷史要求每個人都保持勇敢而清醒,因為就像以前那樣,今天也有可能變成悲劇”。

在內頁,費加羅報用大篇幅回顧了柏林牆倒塌的分秒細節,從不同的見證人和各階層民眾的視角講述了當時的場景。值得注意的是,同樣是東德出身的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柏林牆倒塌的時候,她正在蒸桑拿。蒸桑拿是默克爾當時每個星期四晚上都要做的事,當年她35歲,已經和第一任丈夫離婚,在一個兩間房的公寓里住着,這個街區現如今成為了頗上檔次的小區。當晚,在出門之前,默克爾給遠在80公里之外的母親打了一通電話。默克爾的家族成員都記得當時的一個趣事:如果有一天玻璃牆塌了,就一起去西德的一處豪華酒店凱賓斯基吃生蚝。回家之前,默克爾跟着人群就這麼走到了西德,在一個她不認識的住家公寓里第一次喝掉了一小瓶西德啤酒。喝完啤酒,她便又走回了家。多年過去,默克爾很遺憾地表示,一直都還沒有和母親去凱賓斯基豪華酒店吃生蚝。

柏林牆的確已經不再封鎖人的身體,無形的牆卻仍然隔離着不同的人心。在內頁里,費加羅報關注了統一之後的東德面對的種種社會問題,和無所適從。生育率下降,對強權國家的懷舊式慾望,民眾對極右政黨的支持率,人們感到一直處於“二等階層”的狀態,等等。經濟方面,30年間,東部居民生活水平從西部居民水平的43%提高到75%,收入水平達到西部居民的85%,失業率從20%下降到6.4%。然而根據同一份調查,東部居民當中57%認為自己身處“第二區域”,認為統一是好事的東部居民比例只有38%,不少東部居民認為,西部同胞是“繼承了繁榮的經濟”,而東部人則是“創造了繁榮”,但卻沒得到應該得到的認可。一代人經歷了三種貨幣:東部馬克,德國馬克,歐元;東部從工業機車頭變成了經濟邊緣地帶;大部分東部居民第一次和民主打交道,是在失業局。政治方面,納粹和共產黨的接踵而至導致民主土壤貧瘠,東部地區成為新納粹和極右翼的肥沃基礎,東德在科爾的保證(繁榮興旺的景象,3-7年間趕上西部同胞生活水準,等等)之下大規模投票給統一派政黨,卻不知他們選擇的是一條捷徑,而捷徑的代價卻也已註明。大規模失業潮衝擊之下,柏林牆倒塌10年之後,只有18%的東部居民保住了原先的飯碗。又因為東德人的社會文化地位與工作直接掛鉤,當工廠接連被拆除,固有的價值鏈條被粉碎。曾經的1989年示威前列者們有不少人並不願意前往參加今年的柏林牆倒塌紀念活動。

再往裡,是費加羅報對戈爾巴喬夫和美國前國務卿貝克的長篇專訪。戈爾巴喬夫表示,很多人都批評他把東歐“拱手讓出去”了。但他卻反駁說,“那我是把東歐給了誰了呢?我把波蘭給了波蘭人,我把匈牙利給了匈牙利人,我把捷克斯洛伐克給了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僅此而已。貝克則說,總有人問他,冷戰的結束應該歸於哪一位美國總統,他總是回答稱,“所有的美國總統,從杜魯門到布什,每一位,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出身,都堅定尋求一個自由而不撕裂的歐洲”,他同時強調,盟友對美國從當時到現在都始終重要。

同一天的解放報基調更傾向於歐洲當今移民政策緊縮現狀,並對此提出質疑。頭版標題“柏林30年後,世界自我封禁”,並稱歐洲已然成為“堡壘大陸”,內頁用黑白灰紅配色,大篇幅對申根區“非法移民滲入點”的悲慘現狀進行描繪,並指出了法國西北,匈牙利與捷克和奧地利接壤區,土耳其與保加利亞接壤區,斯洛文尼亞和克羅地亞接壤區,西班牙南部,和意大利南部等非法移民死亡重災區。

費加羅報和解放報的中國相關文章有:“香港學生之死:令人惱火的意外,還是故意殺人?”和“中國準備6G的研發工作”等。其他國家重點報道包括西班牙選舉和加泰困局,法國穆斯林感到自己不受歡迎程度加深,法國經濟持續創造就業等。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