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德國學者芭芭拉-馬丁談柏林牆倒塌

音頻 11:16
柏林牆局部塗鴉
柏林牆局部塗鴉 @周勍提供

今年11月9日,柏林牆倒塌整整30周年。30年前的這一天,這道象徵著德國分裂以及冷戰、存在了28年之久的柏林牆一夜之間坍塌,震撼了世界。30年後的今天,許多親歷了這一歷史事件的人士回顧這段歷史以及當時的感受,仍舊感慨萬分。

廣告

籍此柏林牆倒塌30周年之際,我們有幸採訪到德國著名東歐問題專家:芭芭拉 馬丁(Barbara Martin)女士。作為一名學者,芭芭拉-馬丁一直潛心研究東歐問題和婦女運動,經過多年考察,最近還發表了關於從南斯拉夫獨立出來的波斯尼亞女醫生為該國二十世紀初在婦女衛生與健康問題上所作貢獻的書籍。

法廣:您從六十年代就居住在西柏林,東西陣營的對壘和冷戰從二戰結束後一直持續着。你作為一位對東歐政局了解的學者,你在1989年初是否嗅出了這種即將來到的巨變?

芭芭拉 馬丁:雖然在西柏林居住了這麼長時間,但是,1989年11月份發生的這件事情,老實說,我事先的確沒有察覺到可能會發生。但是我其實很長時間就注意到:東歐的這些國家在政治上、社會上發生了很大的一些變裂,民間也開展了一些行動。這些不僅僅是從89年才開始的,很多年以前就已經開始。

多年來,我跟南斯拉夫的那些(後來分出來的,比如:克羅地亞、塞爾維亞)地區的知識分子、特別是女性主義者,我與他們一直保持着聯繫,有的時候,我會去一些如薩拉熱窩等城市,他們有時候也到柏林來訪問,我們彼此會交流很多。我通過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會(社會民主黨的一個政治基金會)在沃爾茲堡開會,一些從當初的南斯拉夫這些地區(包括盧布爾雅那、薩拉熱窩、薩格勒布、貝爾格萊德)來的女性的知識分子,我們進行交談。這些女性學者主要是哲學方面、社會學方面的(專家),也有一些記者,她們在與我們的交流中向我們表示了他們社會中一些令他們感到非常不滿的地方,以及他們所希望進行的一些改變。

這次會議大概是在1989年的6月舉行的。大家都知道,1989年的6月,在中國發生了天安門大屠殺事件。當時我們都非常地震驚、非常地悲痛。我雖然不能說這兩個事件之間有什麼關係,但是,這一事件使得當時我們在場的、所有的、無論是東西方哪一個國家來的人都覺得心情非常地沉重。那時,我也跟一些波蘭的、蘇聯的知識分子談論過很多問題。包括懂得一些反對派的知識分子、特別是女性的知識分子,他們給我的信息令我感覺到:很快可能會有一些變化。但是如何變?我說不出。但我有這麼一種感覺。

1989年6月的時候,在當時的南斯拉夫,有一個所謂的選舉,但是在這個選舉還沒有展開的時候,在他們所謂的議會裡面就有一些斯洛文尼亞的代表(當時還沒有分出斯洛文尼亞這個國家),一些斯洛文尼亞地區來的代表憤而離開那個會場,這是一個很強烈的信號,(凸顯)了人們的不滿。

1989年那一年,在波蘭也舉行了一次“圓桌會議”,那時雖然沒有不同的黨派,但是不同的各方的勢力集在一起,所有這些會議讓人感覺到:這些社會主義或者共產主義國家面臨著很大的問題。特別是東德。東德的當政者尤其僵化。一些頑石老人在控制着權力。而在懂得已經逐漸形成了一些反對派的力量。這些反對派的力量越來越強大,女性在其中扮演了很大的角色。不僅是女性,還有一些女同性戀者,也組成了一些力量。她們在教會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那一年,東德政府也在慶祝他們建國40周年。而在這個慶典上面,蘇聯黨總書記戈爾巴喬夫也前來參加。大家都知道,戈爾巴喬夫的意義,他不是一個僵化的共產主義者。他來參加慶典,在這個慶典上,東德的一些反對派相當勇敢地站了出來,表示他們的不滿,表示他們的抗議。這時候讓我們大家都感覺到:整個的東歐陣營已經開始有所鬆動了。

我當然是非常同情、而且站在反對派這一邊。但是我那個時候很擔心:整個這種抗議行動會否有一個好的結果?會不會有其他(意外)情況出現?最後,大家都知道,整個事件以和平的(方式)得到了解決。令我感到非常、非常欣慰。

法廣:30年前柏林牆的倒塌,有許多原因,普通民眾“用腳投票”紛紛逃離到邊界的兄弟鄰國。不過當時東德的知識界也發揮了極大的作用,請你談談,當時的文藝界是如何投入這場解體政權的運動的。

芭芭拉 馬丁:確實是東德的知識界、知識分子發揮了巨大作用。不過我要說的是,我自己個人當時跟他們沒有直接的聯繫。我與當時的南斯拉夫的一些女性主義者有不少的聯繫,還有一些和平運動的支持者。但我個人沒有什麼直接聯繫,我只是作為一個觀察者來表達我的意見。

那個時候,柏林牆坍塌之後,我就與東德的許多女性主義者有了很多聯繫。所以我要提到的是,在1989年11月份的時候,在東柏林的亞歷山大廣場上,有一個運動叫做“紫色反對派”,主要由一些女性主義者形成的。他們11月4號,在亞歷山大廣場表達了她們的意見,而且散發了很多的傳單。她們在傳單上表示:為什麼女性要提出抗議來?以及她們的訴求和反對的東西。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啟示。

11月4號在亞歷山大廣場舉行的巨大的示威運動具有特別重大的意義。此後五天之後,也就是11月9號,柏林牆就坍塌了。一個月之後,有很多的女性(大概有1000名主要由女性組成的人士)成立了一個“獨立婦女協會”。這個由1000名婦女參與的行動,在羅莎-盧森堡的廣場上搭起了一個舞台。她們在這次行動中申明、提出了一個非常明晰的口號:沒有婦女、就無法建成一個國家。半年之後,也就是1990年的3月,在東德,雖然柏林牆倒了,但是東、西德還沒有合並,在東德就成立了一個“人民議會”。在這個“人民議會”上,“獨立婦女協會”就與綠黨合作,等於形成了一個黨派組織。可惜那個時候,他們沒有得到很多的選票。所以他們在當時的人民議會中沒能拿到任何席位。接着,在幾個月之後,就是1990年的10月,東、西德終於實現統一。確切地講,1990年10月3日,東、西德終於合並。這一天也是今天德國的國慶日。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