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哈梅內伊:成功挫敗敵對勢力陰謀 前總理警告:鎮壓後小心巴列維國王下場

音頻 06:08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資料圖片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伊朗在近期圍繞着民眾抗議當局突然宣布油價暴漲的示威事件,引發了大規模的鎮壓活動。根據四名聯合國人權專家在上周公布的報告顯示,僅在11月15日至19日抗議爆發後短短的四天內,在該國發生示威活動的上百個城市和城鎮中,共有106人喪生,1000多人因參與遊行示威而遭到警方逮捕。聯合國專家還指出,擔心在示威活動中真正造成的死傷實際人數還要高得多。除了採取鎮壓手段外,為了阻止民眾和示威者間的串聯,德黑蘭當局還一度採取了斷網行動。這一系列圍繞着伊朗官方上調油價所引發的抗議活動和騷亂,也遭到了當局和反對派的不同解讀。

廣告

伊朗政府作出的這一油價上調決議受到了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美伊關係再度破裂和美方單方面決定退出“伊朗核協議”,並重新恢復對伊的經濟和金融制裁,以試圖要求德黑蘭重啟與美方就包括限制其發展彈道導彈項目的核談判事件,華盛頓對伊政策大轉彎的變化存在着直接影響。與此同時,在特朗普政府對伊採取的“極限壓力”政策下,伊政府也展現出頑固的態度,強調只會在美國取消對伊制裁下才會與美方舉行談判,其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並一度發言指,應減少與美國接觸以防止美方滲透。儘管如此,在過去的數月中,包括伊朗外長紮里夫及法國總統馬克龍等,伊朗國內外政要都曾嘗試遊說雙方,將美伊重新勸回談判桌前。但這一努力並未奏效,伊朗也在近日重新恢復並加大了鈾濃縮作業。這一系列事件對伊朗經濟,特別是在2015年“伊朗核協議”允許下促成的外資投入大增,及石油外彙收入攀升的景象造成了停滯性地打擊和大倒退的影響。

作為伊朗經濟支柱的石油出口也因為制裁崩潰,伊朗貨幣里亞爾的幣值大幅暴跌,基本商品價格飛漲。正是在這一內外交迫的情況下,11月15日,伊朗政府宣布上調汽油價格並實施新的配給制度。在這一政策下,原先的汽油價格上漲50%,一升汽油上漲到1.5萬里亞爾(約合0.9元人民幣)。而且司機們被告知,家庭普通汽車每輛每月可按照這一價格購買60升汽油,超出部分的價格為每升3萬里亞爾(約合1.8元人民幣)。這一措施從15日開始生效。這一消息被公布後,伊朗全國各大城市隨即爆發了群眾抗議活動。抗議活動由政府宣布該決定後的當天開始,並迅速擴散到伊朗全國至少100個城市及鄉鎮。對於這一嚴重影響普通民眾日常生活的決策,伊朗總統魯哈尼則出面表示,政府的行動符合公眾利益,籌集到的資金將分配給該國最貧困的1800萬個家庭。但顯然官方的這一說法並不能平息民眾和示威者的不滿。不少人在參加集會抗議的同時,還表達出對國內腐敗盛行和政府執政不利問題的不悅,很多伊朗人認為,這是當局在國內經濟惡化的時候增添民眾的經濟負擔。

根據聯合國和國際特赦等機構提供的報告和相關資料顯示,示威活動大規模爆發後,德黑蘭當局採取了強力鎮壓的手段。伊朗國營媒體最初介紹稱,有幾人在抗議活動開始後被打死,其中包括至少一名安全部隊成員。但伊朗政府沒有公布正式的死傷人數,也沒有公布抗議人士被捕的人數。與此同時,當安全部隊與示威者的對峙引發演變為騷亂後,伊朗官方還採取了立即斷網讓社交媒體無法溝通的行動。在多重手段之下,魯哈尼在19日於德黑蘭舉行的一次政府會議上說,伊朗政府“再一次戰勝考驗,取得了勝利”。他稱,“儘管伊朗存在着經濟問題和很多不滿情緒,但(政府)絕對不允許事態向著有利於敵人的方向發展。”伊朗半官方的法爾斯通訊社也在23日報道稱,“伊朗國內的互聯網連通正在逐步恢復。”該通訊社援引不具名消息來源的話說,此前下令切斷互聯網的伊朗國家安全委員會,目前已經批准在“某些地區重新啟動互聯網”。

然而,針對在這接連數日的示威中到底造成多少民眾與安全部隊的傷亡,德黑蘭當局則閉口不談。但根據國際特赦組織在隨後的統計,在雙方短短數日的對峙中有至少161名示威者死亡。伊朗內政部長法茲利也指出,全國有7000人遭到逮捕。伊朗官媒還指控,在大約兩周的示威期間,示威者縱火燒毀731間銀行、70個加油站、140個政府地點,有超過50個安全部隊的基地被破壞。來自路透社的報道顯示,儘管伊朗在2017年和2018年都曾發生因經濟問題引發的示威活動,但今次被指是該國在過去10年來暴力現象最為嚴重的反政府示威。對此,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27日發表講話稱,該國國內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件,是一場“巨大且危險的陰謀”。他並稱,但是伊朗人民已經打敗了這場陰謀。哈梅內伊表示,這場示威是由美國策動,形容美國視(政府)上漲油價為將美軍帶到伊朗的機會,並稱但該國人民已經摧毀了他們的行動。

此外,伊朗官媒28日還報道稱,當局逮捕了8名和美國中情局(CIA)有聯繫的人。伊朗官方指這些人接受過CIA的培訓,在伊朗境內參與組織暴亂並向西方媒體傳播CIA“要求”的視頻。除了在強調引發這場“暴亂”的“幕後黑手”包括美國、沙特和以色列後,哈梅內伊並重申,“敵對勢力提供金錢支持,以汽油價格上漲為由謀畫了這場陰謀。但最終偉大的伊朗人民站了出來,挫敗了他們的陰謀”。但值得一提的是,德黑蘭當局對這一系列事件的定性並未得到除特朗普政府以為,包括聯合國專家和其國內反對派的認同。伊朗反對派領袖、改革派人士前總理穆薩維(Mirhossein Mousavi)30日在反對派網站Kaleme張貼的一份聲明中批評說,“哈梅內伊與40年前被伊朗伊斯蘭革命推翻了的巴列維國王一樣專制獨裁”。穆薩維在聲明中稱,“1978年的殺戮者是非宗教政權的代表,2019年11月的特工和槍手是一個宗教政府的代表”。他並寫道,“當時的總司令是巴列維國王。現如今,這裡的最高精神領袖也有絕對的權威”。穆薩維並告誡稱,“留意1978年葉拉赫(Jaleh)廣場殺戮的後果”。

據學者介紹稱,穆薩維口中的葉拉赫廣場殺戮事件指的是,1978年9月4、5日,伊朗反對派以慶祝穆斯林齋月結束的名義,舉行了兩次大規模的遊行示威,當時掌權的巴列維政府既沒有給予准許,發生後也沒有進行干涉,這導致那些更為激進的反對派領導人開始呼籲與政府徹底決裂並號召舉行全國總罷工。面對此景,巴列維政權立即宣布實施戒嚴法,這一舉措是在9月7日晚上宣布的,當時並沒有引起多數人的注意,所以當次日清晨兩萬人聚集在葉拉赫廣場時,他們中的大多數還不知道政府已經於前夜禁止了3個人以上的集會。軍隊在示威的群眾拒絕散開後向人群開了火,結果造成重大傷亡,反對派稱死了1000 多人,政府的統計是 122 人死亡、2000~ 3000人受傷,而處理這次屠殺的醫方則估計有300 ~ 400 人喪生,3000 ~ 4000 人受傷。因為9月8日這天是星期五,因此這一天被伊朗革命者稱為“黑色星期五”。

“黑色星期五”的發生則大大推進了伊朗的革命進程,先前對巴列維國王還抱有一線希望、主張在伊朗建立真正的立憲君主制的民族陣線,以及溫和的宗教勢力,也幾乎完全倒向了堅決主張把國王趕下台的霍梅尼激進宗教勢力陣營。面臨困境,巴列維國王被迫在11月任命了旨在“恢復法律和秩序”的格霍拉姆-禮紮·愛茲哈里(Gholam-Reza Azhari)軍政府,但是它也沒能給伊朗帶來穩定,該屆內閣不到一個月就宣告解散。於是,走投無路的巴列維國王在國內局勢和美國的壓力下,被迫同意將權力移交給以民族陣線領導人沙普爾·巴赫蒂亞爾(Shapour Bakhtiar) 為首的新政府,並且在1979年1月16日出走埃及。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