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玻利維亞/南美/政治

如何趕走一名南美民選總統 厄瓜多爾前外長隆告訴您

玻利維亞前總統莫拉萊斯逃亡過程中在墨西哥軍機上的資料圖片
玻利維亞前總統莫拉萊斯逃亡過程中在墨西哥軍機上的資料圖片 網絡圖片

今年10月,在美洲國家組織(OAS)對玻利維亞總統大選結果進行審計,並指出發現違規行為後,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在民眾和反對派上街抗議,及軍警抗命下最終被迫發表電視講話宣布辭職。原本尋求其上台執政13年後,第4度總統任期的莫拉萊斯也最終被迫遠走墨西哥避難。近日,新上台的玻國反對派臨時政府指控他煽動叛亂和恐怖主義罪名。

廣告

就玻利維亞國內的局勢,以及近年來拉美多國出現的左翼政府“粉色浪潮”“退潮”的現象,我們請到了曾在厄瓜多爾擔任外交部長的紀堯姆·隆(Guillaume Long)先生,為您講述他和團隊對玻國大選及美洲國家組織相關審計結果的複查報告《2019年玻利維亞大選計票發生了什麼?》(點擊進入報告鏈接),及他作為一位拉美左翼政治家對當下南美洲各國政治局勢突轉的變化分析。

法廣: 隆先生再次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您目前在位於華盛頓的智庫,經濟與政策研究中心(CEPR)擔任高級政策研究員,您和您的團隊近期完成了有關2019年玻利維亞爭議選舉的報告。請您簡要告訴我們這份報告的目標是什麼?

隆:今年10月的玻利維亞總統大選結果出爐後,我們對美洲國家組織對這一結果的即時反應感到驚奇。玻國大選結束的第二天,10月21號美洲國家組織就發布了一份新聞公告,在查閱內容後我們對其感到不解,且認為這一公告具有較高的侵略性。他們隨後還在23號公布了對玻利維亞大選的初步選舉報告,並指認其存在“違規行為”,基本上是在呼籲玻國舉行第二輪總統選舉。儘管玻利維亞的官方選舉結果已宣布,時任總統莫拉萊斯在不需要進一步舉行第二輪大選而獲勝。依照玻國總統選舉程序,要再次連任成功,他或在第一輪大選中如其他國家的競選規則一樣,獲得超過50%的選票,或者在達到40%選票後領先第二名對手10%的選票便可成功當選總統。

根據玻利維亞官方在第一輪公布的數據顯示,莫拉萊斯獲得了47.03%的選票,而第二名候選人則獲得了36.51%的選票,因此這一結果則允許莫拉萊斯無需舉行第二輪大選,直接成功取得連任。但美洲國家組織質疑大選報告的有效性,其中提出的論點則包含2個主要方面。首先,他們認為計票過程中,快速計票(Quick Count)有所中斷(玻國大選擁有兩種計票方式,由私人公司於投票中即時統計的非法律性快速計票,及由選舉委員會統計稍慢出爐的法律性計票,此次選舉中官方計票並未發生中斷)。第二,他們強調在這一為時24小時的中斷結束並恢復計票後,通過分析候選人票數統計圖表可以發現,傾向莫拉萊斯的票數累計趨勢發生變化。快速計票被中斷前,莫拉萊斯獲得的選票比其他候選人的票數都多,但不具備勝選所需要的10%的優勢,恢復計票後則得出了上文提到的,無需舉行第二輪大選的大幅度領先結果。美洲國家組織同樣對這一變化提出質疑。

當我們在看到來自該組織的這一分析時則感到非常異常及疑惑。隨後,我們的智庫團隊中便抽調了由多名數學家和統計學家組成的研究小組,對美洲國際組織的相關指控加以複查。經過研究我們認為,美洲國家組織對此次玻利維亞大選的監督工作所得出的最終結果既不嚴格,也不具有嚴肅性。該組織在存有缺陷的數學計算和統計中得出了相關結論,我們認為他們的結果高度可疑,在有關快速計票中斷和中斷後趨勢的影響分析均屬不實且存在錯誤。如很多國家一樣,城市的選舉結果通常要比鄉村地區的結果更早出爐,由於受到地理偏遠的影響,在鄉間的計票程序耗時相比城市更長。而從近年來的選舉史上可以看出,對莫拉萊斯本人和其政黨的支持投票,與其對手相比更多來自鄉村和經濟不發達地區的窮人。

如果你關注其他國家的選舉,在歐洲或美國,這一現象也經常發生,有時當選舉計票進入尾聲,後來的選票則向某一個候選人或政黨集中,這在選舉中正常發生。但美洲國家組織卻將其描述為計票趨勢的變化。然而,如果你通過圖標分析這一過程,可以在快速計票和官方計票的結果中,都能看到相似的,對莫拉萊斯佔優的持續性趨勢。然而,很多的玻國和國際媒體在相關報道中則採用了美洲國家組織的結論。因此,我們得出的結果是,該組織在影響媒體依照他們對玻利維亞大選有效性的判斷,並傳播相應描述上扮演了重要作用。不幸的是,媒體無法總能對選舉作出準確的監督,觀察選情是一個非常詳細和具有技術性的領域,他們並不擁有足夠的專家來就各方對選情的解讀加以複查。所以,媒體對美洲國家組織結論的報道最終引發了一場政變。然而據我們所知,就其結論,該組織目前拒絕對來自媒體或外界地提問進行回復。美洲國家組織表示,已經表達出其所持有的信息和分析,不接受媒體採訪。

法廣:您認為有哪些最終促使莫拉萊斯走上熒幕前宣布辭職的因素?

隆:如果你從事件發生第一天,莫拉萊斯所採取的反應觀察看,他的所作所為完全都是有關讓步和平息事態的行為。當美洲國家組織首先對本屆大選的有效性提出質疑後,是他任命的外交部長向該組織提出了幫助進行選舉審計的請求。而當這一審計結果出爐要求重新舉行大選後,莫拉萊斯則接受了這一結果並表示同意再次舉行大選。這還是體現出他主張讓步和平息事態的態度,但到了這時已為時已晚,莫拉萊斯宣布要重新大選的當天,玻國國內的警察抗命運動已經達到頂點,其內閣中的多名要員也已前往墨西哥大使館尋求避難,他們的家人並遭到威脅,一些莫拉萊斯親信的住宅也遭到燒毀和搶劫。(在莫拉萊斯同意舉行新的選舉幾小時內,玻利維亞軍方首領威廉斯·卡利曼將軍宣布,舉行新的選舉還不夠。卡利曼說:“在分析了國內衝突局勢後,我們要求總統辭職,讓和平得以恢復,穩定得以維持,造福玻利維亞。”這也導致莫拉萊斯內閣中一些高級部長,及最高選舉法庭庭長等人的辭職)

法廣:可能很多的聽眾都對莫拉萊斯本人並不熟悉,請您介紹一些有關他的情況和他的政策方向。

隆:莫拉萊斯擁有一個左翼背景,也是玻利維亞作為拉美擁有最龐大原住民人數的國家中,第一位原住民總統。從象徵意義上來說這也非常重要。在莫拉萊斯擔任總統期間,其在社會和經濟領域內幫助玻利維亞取得的突破也頗被認可,該國在過去數年中被看作是全球在消滅貧困領域的佼佼者之一。在莫拉萊斯擔任總統的13年間,被劃為極端貧困的玻國國民下降了60%。作為領導人,他不光在扶貧領域上取得成功,還幫助該國經濟在過去13年中的增長率達到拉美國家平均水平的兩倍。這也是莫拉萊斯嘗試獲得其第4屆總統任期的原因之一,因為他頗受民眾歡迎也獲得了47%的選票。要說致使莫拉萊斯下台的正式原因,不得不承認他的反對派近來變得更為勇敢,但玻國中存在的種族和民族分歧也起到了作用。

一些中產階級並不認同這一首位原住民總統,尤其是他通過國家政策給予原住民更多的權利,及更為包容性的社會環境。這對於一個通常習慣原住民處於社會底層的國家來說是令人震驚的。但同時部分城市的中產居民對莫拉萊斯尋求第4個總統任期表示反對。這些民眾反對他再次尋求連任。不少人認為其獲得再度參選的過程也存在問題。2016年玻利維亞就修憲舉行了公投,支持給予莫拉萊斯繼續參加競選權的一方險勝。經過了雙方地司法角逐後,該國憲法法院將總統任期限制視為違憲,這給予了莫拉萊斯繼續參選的可能。這一雙方間的法律鬥爭也被政治化,刺激了一些反對派強化對反對他再度參選的支持。

這一理由也在有關此次大選的報道中被國際媒體頻繁使用,以及美國官方對莫拉萊斯被政變下台地解釋中出現。但我們不要忘了,他是一名通過選舉符合憲法的總統,其本屆任期應在2020年1月結束。因此,莫拉萊斯的總統任期在軍方壓力下被縮短,可將這一事件劃為是一場政變。

法廣:我們看到玻國臨時政府指控莫拉萊斯在這一事件中,犯有叛國和恐怖主義罪行,您認為該國在中短期內支持和反對莫拉萊斯的兩派間會發生什麼?

隆:可以明顯地看到,威權主義正在典型地侵蝕着玻利維亞。首先,新的臨時政府在玻利維亞國會尚未接受莫拉萊斯辭職的情況下非法上台。新的臨時總統珍尼娜·阿涅斯((Jeanine Áñez Chávez)也是在軍方的授予下,接受了象徵總統權力的肩帶。儘管她承諾作為臨時總統僅會組織新的大選,但她卻任命了一個非常保守的內閣,並採取了很多大膽的決定。這不是一個僅對組織新大選而感興趣的臨時總統應有的舉措。她正按照一個具有濃厚意識形態色彩的綱領執政,突出其意在統治的意願。

第二應注意的是,目前可以普遍的在拉美國家,特別是玻利維亞看到針對民主反對派的鎮壓,及對政治對手地迫害。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巴西前總統盧拉身上,還在阿根廷,以及厄瓜多爾等國出現。顯然,當權者希望如果玻利維亞舉行大選,曾在上屆相應選舉中奪得對總統和國會兩院控制權的,由莫拉萊斯率領的“爭取社會主義運動”黨(MAS)不能有效地再次參選。而通過採用叛國罪對多個政治人物的逮捕,事實上是在防止“爭取社會主義運動”黨繼續參加新的選舉。因為他們知道,這是拉美最受歡迎的總統和由他領導的政黨。要達成這一目的可以採用兩種手段,第一直接禁止該黨活動,但這將會是一個極為獨裁意義,且會引發國際醜聞的對策。或者可以對該黨的領袖加以打擊,讓他們無法作為候選人參選,從而達到迫使該黨無法在選舉中取勝的目的。這樣的做法非常明顯,在全球各地也很普遍。

玻國發生的這一幕與拉美其他很多國家出現的情況也很相似,一些傳統上的政治領袖被阻止參加競選。巴西的盧拉原本可以輕鬆贏得大選,儘管他現在得以出獄但並不在總統任上,而這則是針對他的目標。同樣在厄瓜多爾不少人被捕,甚至都不是因為涉及貪腐指控,儘管你可以輕易編造這一罪名。當下在厄瓜多爾人們卻因武裝叛亂被逮捕,我們又重新回到1960年至1970年代軍政府時期的內部戰爭教條和冷戰中的內部敵人說辭中去。而這對於民主政治來說是非常危險的,因為普通的民主對手將無法在公正的民主機制中競賽,這則是非常具有威權主義色彩的。

另就美國在玻利維亞事件中扮演的角色,我認為他們相當活躍。可以看到特朗普政府不但承認對莫拉萊斯的政變,更是加以慶祝。但顯然,他們沒有稱其為政變而是叫作民主化。特朗普當局發出了慶祝的回應。此外,美國駐美洲國家組織代表卡洛斯·特魯希略(Carlos Trujillo)便是支持由該組織提出的,玻國大選初期報告的重要支持者之一。他推動了這一報告的面試以及對這次大選存在違規欺詐現象的描述。他們顯然成功的將這一信息通過媒體傳播,引起玻國選舉違規的觀念,(通過莫拉萊斯的辭職出走)讓世界覺得玻利維亞人得以從一個威權主義工程中被解放。但相反我卻會爭辯,玻國的威權主義計畫從現在才開始。

法廣:與此同時,我們在智力還看到了民眾的抗議活動,而該國則是在近代以經濟自由主義和右派政治著稱?

隆:總的來說,目前發生在拉美多國的抗議是針對兩大現象的回應。第一,新自由主義的強勢回歸,包括政府採取放鬆國家管制,大量私有化等措施。然而對於拉美來說,非常重要的是,新自由主義化的過程大多是在弱勢政府和弱勢機構中發生的。這與在世界其他很多地方於已擁有完整政府機制和機構發生的新自由主義化不同。而拉美的新自由主義化還非常強調原教旨性,極具危險。自2014和2015年到現在,可以看到一系列的多國政府都在採取,複製粘貼上世紀80和90年代盛行的經濟政策決策。但問題是,新世紀過後人們則在後新自由主義政府的政策下生活了10多年,例如玻利維亞政府採取的消滅貧困和減少貧富差距的措施。所以當民眾已經不適應新自由主義政策後,其再次強勢回歸則遭到了很多人的反抗,而這一現象在包括我們先前所提到的厄瓜多爾等國家發生。

你剛談到的智利的示威,這正是人們反對新自由主義所帶來的極端貧富差距的明顯事例。而這一現象發生在智利這個國家也很有趣,因為該國曾是新自由主義在拉美乃至全球的偉大實驗室。所謂智利模式也被新自由主義支持者們讚揚為這一地區的學習典範。但過去一個多月來該國卻發生了大規模抗議,並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參與。我們將繼續觀察事態的發展。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智利採用的憲法是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獨裁時期的產物。自智利於1990年展開民主化後,過去近30年中,陸續上台的左翼或中間派民主政府卻未能完成修憲。所以可以看到在智利,抗議者們正在試圖從皮諾切特的黑暗陰影中走出去。

第二,示威的發生同樣針對政治迫害和壓迫。人民上街抗議新自由主義當道,他們則遭到了嚴厲的鎮壓。在智利有示威者因此喪命,不少人因為直接遭到催淚彈和橡皮子彈的攻擊而失去了眼睛。我們甚至看到不少智利職業足球運動員在比賽中遮擋一眼抗議,以表達對受害者的象徵性支持。這個運動則在不斷地擴大。這樣的抗議在厄瓜多爾、智利和哥倫比亞都有發生。其應歸結於兩大現象,第一新自由主義,第二威權主義。當我們在今天再看到拉美重回那些年時則令人傷心。

法廣:您認為在香港發生的示威活動對拉美隨後發生的反政府抗議是否存有影響,不少人指諸如香港人採用鐳射槍面對軍警等抗議手段也在智利出現?

隆:我不太肯定來自不同地方的示威者在相互學習,但可以肯定的是,全球的示威者都在發展新的抗議手段。相應的,各地的安全力量也在研發新的策略。雙方都在持續性地發生進化。我不認為有關香港的辯論在拉美非常活躍,其不屬於左右任何一派的論述當中。這是一個政治上在拉美並未被良好理解的問題。但我可以觀察到的是,國際秩序和國際經濟目前都處於不穩定期,這則引發了一場多層面的全球性危機,不僅是像過去的跨境金融危機或華爾街引發的經濟危機,而是一場更為龐大,正在發展且具有長期性的有關統治、民主和法治層面的危機。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