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北約腦死與否?70大壽作體檢

音頻 06:45
北約旗幟
北約旗幟 REUTERS/Ints Kalnins

北約成立70周年的慶祝即將到來,但內部分歧從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已不再是秘密,最近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北約腦死”論引發爭議連連。北約腦死與否? 12月3日至4日的倫敦北約峰會也許既是體檢時刻,也是彌合北約盟國的契機。

廣告

不容樂觀的是:此次北約峰會可能醞釀著新衝突,最明顯的跡象就是圍繞法國總統有關北約正在經歷“腦死”警告所引發的新一輪帶有人身攻擊味道的爭論。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上周五公然說:“我現在告訴法國總統馬克龍,而且我將在北約這麼說,首先去檢查一下你是不是腦死亡了。” 埃爾多安還質問:“要不要把土耳其趕出北約,是你說了算嗎?你有這個權力做決定嗎?”

土耳其總統的惡意諷刺引發法國媒體大嘩,路透社援引馬克龍一名顧問的話報道:“這不是表達看法,是侮辱。” 法國外交部11月29日說,已經召見土耳其駐法國大使,要求對方就埃爾多安的言論給出解釋,埃爾多安的言論“不可接受”。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11月7日發表對馬克龍的專訪。就土耳其出兵敘利亞北部打擊庫爾德武裝,馬克龍說土方“在對我們利益攸關的地區,未經協調發動進攻”。馬克龍以美國不予盟國合作就撤出敘利亞,撒手讓土耳其打擊反恐盟友庫爾德武裝為例,認定北約內部缺乏協調合作,“正在經歷腦死亡”。馬克龍11月28日與北約秘書長會晤,仍然拒絕收回“腦死亡”說法。

馬克龍“北約腦死”論不僅得罪了土耳其美國,德國等東歐國家也很不滿意。《紐約時報》報道了默克爾私下的激烈意見,馬克龍為自己辯解稱,鑒於北約目前的狀況,特別是美國和土耳其在敘利亞的所作所為,他不可能若無其事地在12月初前往倫敦參加北約峰會,"我不能坐在那裡,就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分析認為:默克爾對“北約腦死”論不滿原因在於:德國由於二戰戰敗的歷史背景,多年生活在美國的核保護傘之下,完全不想建立德國的軍事安全。在特朗普政府的壓力下,現在同意增加分擔北約總部的開支,和美國一樣都是百分之十六的比例。但北約總部行政經費大約每年25億美元,比北約軍費相比只是一個小數字。默克爾不想接受馬克龍的壓力,繼續迅速提升軍費支出。

除了錢的問題,法國總統最近提出“歐洲戰略自治權”概念,強調歐洲不能再依賴美國的安全保障,法國還認為反恐是安全的主要考量。但波蘭等東歐國家一直恐懼俄羅斯威脅,力主“戰略擁抱” 美國,發展密切雙邊關係,確保其安全。德法都有接近俄羅斯的意願,但受到美國和東歐盟國的反對。

北約內部分歧並非一日之寒,但關鍵因素還是來自美國的變化。奧巴馬總統就已經把美國戰略重心轉向亞太地區,引發歐洲盟國的不安。特朗普上任後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批評自己的歐洲盟友,在他的嘴裡,“歐洲”就是一個可怕的地方。他批評美國左翼思想的時候忘不了捎帶罵罵歐洲,因為一團糟的歐洲是社會主義老巢;特朗普主張建牆抵擋南美移民的時候更忘不了把歐洲恐襲與外國移民項聯繫。更不要說在商業貿易領域,歐洲佔了美國多少便宜。已經成為特朗普的口頭禪。

法國總統馬克龍是一個異數,他不顧法國輿論對特朗普的厭惡反感,對剛上台的特朗普展開友好攻勢,頂級的握手擁抱為世人矚目,他將特朗普作為特別嘉賓邀請到法國參加國慶節,在埃菲爾鐵塔上大事宴請,馬克龍自己也成為特朗普任內目前為止唯一享受國賓級別訪美的外國首腦。

據報道,馬克龍能夠經常與特朗普通電話,但這不影響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撕毀伊朗核協議。讓法國難以接受的還有美國單方面從敘利亞撤軍,把反恐盟友庫爾德武裝置於世敵土耳其的攻擊下,也讓法國在中東軍隊處於危險之中。

特朗普曾經口口聲聲威脅要退出北約,這讓法國看到歐洲加強自我安全保障的必要性。但特朗普對馬克龍的歐洲安保積極性並不看好,因為這與美國現在想要利用北約來對付來自中國戰略威脅的企圖,是相距遙遠的不同目標。

儘管多數民眾仍然支持法國在北非薩赫勒地區的軍事行動,但法國希望北約成員國能夠更多參與到當地的反恐中。馬克龍總統2019年11月28日告訴來訪的北約秘書長,法國在那裡的任務極其重要。然而,當前在薩赫勒所處的環境,引導着法國考慮所有戰略選項。法蘭西盼望盟國予以更大支持。

法國總統府說,北約峰會召開以前,馬克龍將一對一會晤多名領導人,包括埃爾多安和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白宮則證實,特朗普沒有計畫英國首相約翰遜舉行會談,但他將在峰會間隙會見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