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北約峰會序幕:特朗普打臉馬克龍後再變臉

音頻 05:51
法國總統馬克龍和美國總統特朗普 2019年12月3日在倫敦北約峰會上
法國總統馬克龍和美國總統特朗普 2019年12月3日在倫敦北約峰會上 Ludovic Marin/Pool via REUTERS

12月3日和4日兩天在英國倫敦舉行的北約峰會由於困難議題和分歧眾多,早被預計是一場不同尋常的峰會。但北約峰會由美國總統抨擊法國總統的記者會而揭開序幕,實在出人意料。更令人驚奇的是:4小時後的特朗普卻變了臉,把美國法國間的貿易糾紛說成是“一件小爭吵”,而在馬克龍方面,既未收回其政治不正確的北約腦死論,更談不上為此道歉。

廣告

3日上午特朗普和北約秘書長出席記者會本是要告訴外界一個好消息:一些北約盟國提高了分擔軍費的份額。在特朗普看來這當然是他施加壓力的結果,也就是成績。但他的情緒隨着對法國總統馬克龍的指責而逐漸變壞:他說,馬克龍批評北約“腦死”不但帶侮辱性,而且是非常、非常討人厭的說法。“法國的經濟非常不好,失業很嚴重,沒有人比法國更需要北約,對他們(法國)來說,發表這項聲明非常危險。”

而就在同一天,美國揚言:最快明年1月中起,要對價值24億美元的法國貨徵收最高100%關稅,涵蓋氣泡酒、乳酪和化妝品等消費品,以報復法國對在其境內美國大型科技企業徵稅的行動,涉及谷歌、蘋果、臉書和亞馬遜等美國科技公司。

美國總統公開打臉法國總統,有一股大人教訓孩子的口氣。這樣的北約峰會開場白氣氛,令人無法想象之後會發生什麼?但僅僅4小時後,特朗普的口氣就發生了逆轉。

在閉幕會談20多分鐘後進行的記者會上,美法兩國總統面容嚴肅,首先發言的特朗普卻大大緩和了語氣判若兩人。他先表示對上周在馬里遇難的13位法國軍人家屬的慰問,然後說美法兩國及其總統共同經歷了許多美好的事業和時光。特朗普樂觀地表示:三年前北約是在錯誤的方向之上,現在不一樣了,北約更偉大更強大。對法美目前的貿易糾紛,特朗普有意淡化說這只是“小小的爭議”,相信很容易得到解決。

特朗普隻字未提令他憤怒的北約腦死論,還是馬克龍開門見山坦言:他的發言引發各方反應,也產生一點震動,他願意為此承擔一切後果。馬克龍強調:北約需要提高軍費,歐盟國家需要更多分擔軍費,但目前最需要的是辨別北約的安保目標是什麼?法國認為北約的最大敵人是恐怖主義,伊斯蘭恐怖主義。而對於恐怖主義的概念,北約成員國卻有不同的定義。

馬克龍指的是土耳其將庫爾德武裝當作恐怖主義組織,並要求北約盟國同意這一定義。但法國美國等國軍隊都與庫爾德武裝一起作戰。

北約峰會前夕,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敦促北約夥伴國將活動於北敘利亞的庫爾德武裝"人民保護軍"(YPG) 列為"恐怖組織",並威脅否則將杯葛北約決議。據土耳其媒體報道,安卡拉已否決有關進一步加強北約在波羅的海沿岸國家和波蘭的針對俄羅斯的防衛能力的決議。

談到敘利亞局勢,美法兩國總統也呈現出不同的判斷認知。對於特朗普來說,敘利亞戰事已經結束,目前要做的是把來自歐洲的伊斯蘭極端分子送回各國。而法國總統認為:來自歐洲的伊斯蘭極端分子只是少數,最優先的問題是消滅伊斯蘭國。

今年10月中旬,土耳其對在敘利亞東北地區的庫爾德人發動軍事攻勢,並佔領了鄰國的一部分領土。美國則從該地區撤軍。這兩個北約國家並未與其他盟友磋商。這正是法國總統馬克龍發出"腦死亡"批評的起因。馬克龍認為,此舉使法國在該地區的利益受到了影響。

法國世界報認為:面對特朗普公開打臉,馬克龍並未退縮。法國與北約的關係曾經十分複雜,戴高樂總統任內的60年代,法國退出了北約,成為西方陣營中唯一擁有獨立國防的國家,薩科齊任內,法國重回北約。現在的法國總統馬克龍希望北約能對整體目標前景進行研究規畫提出建議報告,已經得到德國等國的認同。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