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澳門/政治

澳門回歸20年成為一國兩制乖寶寶皆因當年葡國“無能管治”

澳門外港客運碼頭在2017年7月3日早上發生倒掛五星旗事件
澳門外港客運碼頭在2017年7月3日早上發生倒掛五星旗事件

澳門這個月20日將慶祝回歸20周年,但外交政策雜誌指出,沒有人比北京對這個日子賦予更大的意義,尤其是同樣是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歷經了六個月全球關注的反政府示威。澳門成為了北京向台灣唯一足可示範的成功一國兩制模式。根據文章指出,澳門對北京言聽計從,完全有拜當年宗主國葡萄牙政府的無能管治,經歷了一個世紀夏威夷大學教授克萊頓(Cathryn Clayton)形容是里斯本“不幸帝國主義”的管治(hapless imperialism)。 

廣告

外交政策的文章指出,澳門人口比起香港的十分之一還不到,很容易受到經濟或社會政治力量例如投資和移民的影響。但澳門今天之能夠成為一國兩制下的聽話小孩,真正的理由在於其獨特的歷史。

經歷過葡萄牙政府管治的澳門人,今天沒有幾個會懷緬當年的日子。澳門人對本身是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一直維持在高的水平,原因就是葡國沒有給他們其他的選擇。英國殖民政府對香港所採用相對是勵精圖治的作為,正好反映了葡國殖民主義的特有的弱點,而中國則藉此而找到機會,早在澳門回歸之前,已經鞏固其在這個葡國殖民地的地位和力量。

文章指出,葡國管治控制澳門,其實是一個有誤導性的概念。就算葡國正式在1887年從當年清朝取得對澳門的管制權,里斯本政府對澳門的管治卻經常受到當地不同利益團體的挑戰,他們包括黑社會、賊匪和大陸政府,而他們之間的對利益的徵逐亦難免蠶食了葡國的管治。

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狂潮延伸到澳門和香港,但對澳門而言,地方政府對當時的示威和暴亂手足無措,對左派示威者和甚至廣東省政府的要求可說是全面投降,直接反映了里斯本在上世紀後50年對這塊殖民地的無能管治,而大陸方面則趁此集會趕走了國民黨在澳門殘存的剩餘勢力。

有些學者指出,1966年左派暴動可說是澳門與香港的命運開始各走各路的一個分水嶺。文章指出,香港的殖民政府對本身所面對的左派示威者採取嚴厲的反擊,進而重新改組當時的警隊,成為今天一般人所說的“亞洲最好警隊”。澳門的殖民政府卻剛好相反,幾乎要樂於將澳門的管治交給中國大陸,對澳門的諸多問題從而置身事外。葡萄牙在1974年經歷過一次政變,之後更開始對澳門實施無為而治,使得很多澳門人覺得受到拋棄,正如一名澳門立法會議員形容所“葡萄牙政府根本不想管治澳門”。

從此之後,無論在教育和經濟方面,澳門和香港的發展可說是各有造化,例如葡萄牙語雖是澳門的官方語言,但從未在社會層面普及,反觀香港,在1993年的一次調查顯示,有七成港人懂得英文。

而清廷在1841年正式將香港割讓給英國之後,澳門的經濟因而受到影響,最終導致澳門當局開放賭博為了庫房收入的來源。賭場無異可以讓這個葡國殖民地蹣跚前進,但大眾澳人卻未能因此嘗到甜頭。

文章最後指出,儘管不少人相信,殖民統治最終的目的就是掠奪當地資源而不需要一個有為的政府,里斯本政府對澳門的無能管治為中國插手影響澳門製造了一個乘虛而入的機會,在回歸之後很快就可以提升澳門的經濟發展和市民生活的水平。

但倫敦對香港的勵精圖治卻為這個殖民地的市民提供了一個高水平的幸福感(level of well-being),抵消了殖民管制所帶來的若幹缺失,例如港人沒有普選的政治權利。文章指出,如果北京真誠地要贏得港人的人心回歸,它不妨考慮把自己當作是一個有效的殖民地管治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