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文藝欣賞

巴黎藝術生活受到罷工重創

音頻 05:25
“大宮女”-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
“大宮女”-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 攝影:路透社Reuters-Benoit Tessier

聖誕節和元旦臨近,這是巴黎電影院和劇場的黃金預定時段,但自從今年12月5日罷工開始,巴黎的文藝生活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如果說街區電影院等受益於地理便利性的文化機構上座率依舊飽滿,那麼一些博物館,劇場和小眾電影院等則遭遇了一股寒流,預訂數量朝不保夕。部分關門,時段調整,加上穿越城市前來觀看節目讓觀眾望而卻步。巴黎歌劇院和法國喜劇院的員工更是加入了罷工示威行列。

廣告

訂票電話不再響起,演員面對空落落的觀眾席表演,這讓巴黎劇場集中區歷史悠久的私人劇場米歇爾劇場行政人員憂心忡忡:往年12月是該劇場的年度黃金月份,今年情況不容樂觀。米歇爾劇場的情況並非個例,根據私人劇場支援協會的數據,付款入場的觀眾人數比去年同期驟降40%,最嚴重的降幅已達到70%。具體而言,位於巴黎8區的巴爾紮克電影院,6區的盧森堡電影院等在短短一周內失去了往常觀眾數量的三分之一。公交系統罷工首先減少了學校班級集體文化活動,從初中到高中,尤其是比較遠的街區甚至小巴黎範圍之外,從客觀可行性上來看,一些文化機構註定要悲劇。公交系統罷工期間,網約車和出租車擡價已令人習以為常,人們觀看文化表演的時間通常是傍晚,而很多正常運行的車次在晚高峰期間要麼人滿為患,要麼已經按照罷工預警,早早停車。在這種情況下預定沒有退款保障的文化活動,讓人們顧慮重重。

除了受到出行不便的影響,一些演員和舞者也參與了罷工。法國喜劇院和巴黎歌劇院是全法受到政府新版退休制度改革影響的唯二兩家文化機構,一些僱員的罷工迫使部分節目被下架。巴黎歌劇院就已經宣布在一周之內損失了250萬歐元,共有15場演出被取消。巴黎歌劇院的舞者僅有153人,均為簽署了終身合同的正式員工,當中有17位明星。他們當中的不少人都加入了罷工和遊行的行列,因為新版退休制度將威脅到他們的利益。巴黎歌劇院的舞者目前受益於馬克龍希望取消的42個特殊工種之一,可以在42歲退休。雖然和法國國營鐵路公司或者巴黎大眾運輸公司的特殊待遇相比,巴黎歌劇院的舞者們的特殊福利相對較少,但畢竟可以追溯到1698年路易十四當政期間。特殊的福利背後是異於常人的付出和極為嚴苛的選拔:有志的幼童在8歲便可進入巴黎歌劇院的舞蹈學校,19歲左右通過層層選拔成為員工,之後便開始了宛如軍旅般等級森嚴的職業生涯,稅前月收入從2932歐元到6000歐元進階,當然,後者屬於芭蕾明星。巴黎歌劇院的舞者既是藝術家,也是運動員,每年可以演出180場,演出或者訓練時受傷是家常便飯,身體磨損和競爭導致的心理壓力加速衰老,很多演員在40歲時已經出現不可逆的明顯傷殘。這也是為什麼這一群體可以在42歲退休。他們的退休金按照現行制度來計算,選取職業生涯中待遇最好的3年進行平均計算得出數字,但42歲的人生遠未結束,多數人選擇開始第二職業生涯,一邊領取退休金,一邊領取新的工作薪水。巴黎歌劇院的舞者因此就是被特殊對待,享受特殊福利的群體嗎?他們的抗議,引發了那些畢生掙紮於拿到一份市政廳歌劇院終身合同的臨時舞者,那些被迫打多分工的舞者的不滿:目前法國有大約4000名專業舞者,其中僅有500人有終身合同。眾多外省芭蕾舞劇團舞者響應巴黎同行們的罷工,發出他們的悲鳴。如果說巴黎歌劇院是法國藝術之窗,因此可以受到特殊福利對待的話,那麼外省的舞者,該如何自處?

除了巴黎歌劇院劇目受到影響,現代藝術博物館巴黎東京宮也選擇縮減營業時間,好讓員工提前下班,趕在晚高峰前回家,避免陷入擁擠漫長令人絕望的交通堵塞,一些展覽的觀展人數比往常下跌四分之三。巴黎市政府博物館群管理機構表示,從去年的黃背心社會運動開始就不容樂觀,所以今年的罷工開始之前,工作人員就做好了月度遊客人數減半的心理準備,“這當然令人頭疼,但還沒有到災難性的地步”。除了巴黎人之外,外來遊客人數的下跌預警也讓首都文化圈忐忑不已:左岸劇場的管理人員表示,面對罷工造成的損失,劇場感到“力不從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