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東京專欄

卡洛斯·戈恩的出逃對日本的影響究竟有多大?

音頻 07:15
日產汽車公司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   2019年4月4日
日產汽車公司前董事長卡洛斯·戈恩 2019年4月4日 路透社

就在2020年即將到來的2019年12月29日,一條震驚世界的新聞佔領了全世界媒體的重要位置:日本汽車原會長卡洛斯·戈恩在日本警方的嚴密監視下,竟然乘私人飛機成功逃離日本,到達黎巴嫩首都貝魯特,並稱將召開記者會,控訴日本不公平的司法和政治迫害。

廣告

卡洛斯·戈恩究竟是怎樣成功逃離日本?目前有各種版本的猜測,但是這樣一個全世界都知道他的長相,被嚴禁出境的人物如此巧妙地逃離日本,這究竟對日本的影響有多大呢?

首先日本的檢察與司法制度將受到世界的質疑。目前日本媒體報道的檢察方面所掌握的戈恩主要涉嫌違法犯罪的事項大致有:

1、戈恩與Greg Kelly合謀,從2010年度到2014年度5年時間裡,將戈恩計99億9800萬日元的報酬,記載為49億8700萬日元。戈恩在六個國家擁有日產所提供的高級住宅,這些住宅分布在巴西里約熱內盧、黎巴嫩的貝魯特、法國巴黎、荷蘭的阿姆斯特丹、紐約及東京。這些都沒有計入報酬。

2、在2015年度到2017年度的3年期間,還有約30億日元報酬未做記載。

3、日產汽車還從2002年起,與戈恩住在里約熱內盧的姐姐簽訂顧問業務合同,並向其姐姐每年支付10萬美元的顧問費,但是其姐姐並未從事顧問業務。

但是這些“罪狀”,大部分來源於檢方與日產內部人員的一場司法交易,而且有許多“罪狀”還沒有得到完全的證實。

在日本的所謂“司法交易”,就是在特定的財政經濟經等犯罪中,被告人或者涉案人和檢察官做“司法交易”,被告人主動承認犯罪事實,或者向檢方提供同案人的資料,揭發同案人的罪行,與檢方合作,以求得從輕處理、免於刑事處分或不起訴等。但是,日產方面這場“司法交易”的主謀者,原日產社長西川廣人也因從“股票升值權”(SAR)中得到的報酬中領取不正當增加額度的款項,於去年9月16日辭職。

戈恩一貫認為:他的遭逮捕,是日產幹部的陰謀,是因為他所主張的日產和雷諾的合並將威脅日產的獨立性,他還會大量披露在西方人看來是“侵犯人權”的日本檢察與司法的現實,比如說在判決前“推定有罪”等現象等。

而有關戈恩是否有罪的戈恩與日本的檢察、司法及日產的爭鬥,將不是在日本的法庭中,而是以全世界的輿論為交戰場所展開,這將使日本的司法和檢察是否公正,受到嚴峻的考驗。

第二,將對日產汽車的經營造成更加深刻的影響.在戈恩遭逮捕以後,日產的經營每況日下,日產汽車公司10月8日宣布了原會長卡洛斯・戈恩和原社長西川廣人辭職後的新的人事安排。專務執行董事兼東風汽車有限公司總裁內田誠(53歲)升任下一任社長兼首席執行官(CEO)。 此外,日產董事會還任命與日產共組企業聯盟的三菱汽車公司首席運營官什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為日產首席運營官,日產負責業務結構改革的專務執行董事關潤(58)則為日產副總運營官,但是關潤12月25日宣布退出日產,將作為日本電產下任社長候補進入日本電產株式會社,剛剛開始不足一個月的日產上層人事再次崩潰。去年12月25日,日產的股票下降到歷史最低水平,目前日產經營情況低迷,日產2019年7月發表了削減12500人的減員計畫。

而戈恩在海外必將大量爆料日產內部的各種不利消息,將對日產經營繼續造成巨大的打擊。

第三、日本明年將舉行奧運會和殘運會,而一個全世界都知道的假釋中的涉嫌者竟然乘坐私人噴氣機逃出日本,這樣就世界就會對日本的安全性提出質疑。日本的私人噴氣機出入關的檢察手續一般比乘坐普通飛機簡便,一般的乘客要求2-3個小時前到達機場,而私人噴氣機只需20分鐘前到達機場就來得及,邊檢也走其他通道,私用飛機的行李並沒有被課以保安檢查的義務,而現在輿論普遍認為戈恩是藏在偽裝成樂器箱的箱子里矇混過關的,而且是沒有經過X光檢察,如果這樣一個知名人士藏在行李箱裡就能矇混過關,那麼如果是恐怖分子,攜帶危險的武器也能藏在行李箱等藏身處混入日本,那麼豈不是十分危險?因此這次戈恩出逃,也對日本邊檢的安全性提出了世界性的質疑。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