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台灣2020大選

台灣「網紅政治」行銷學將成選戰王牌?

左起依序為網紅「志祺七七」「呱吉」邱威傑及「視網膜」陳子見宣布共同組成全台灣第一個被網紅力量滲透的政黨「歡樂無法黨」。
左起依序為網紅「志祺七七」「呱吉」邱威傑及「視網膜」陳子見宣布共同組成全台灣第一個被網紅力量滲透的政黨「歡樂無法黨」。 官方臉書

網絡時代促使新聞傳播的載具日趨多元,社群媒體的輿論影響力也愈來愈強。許多分析都注意到,台灣選戰模式的變化,特別是在2020這一次大選,“陸軍”即傳統的地方組織的動員力,可能遠遠不如“空軍”即網絡議題帶動出的聲量,對選民來得有效果。

廣告

經由實地觀察,顯然網絡議題的操作、聲量的維持,已經成為台灣2020大選中候選人能否勝出的一大關鍵!現在,台灣年輕人基本上只看手機,從而在YouTube或Facebook出現大批的直播主。其他年齡層的大多數人除了電視也習慣從社群軟體好比LINE來交流資訊,促進“同溫層”生成。台灣政治人物當然也發現了新媒體快速傳播的優勢,因此紛紛與“網紅”展開合作。針對這些現象,記者採訪了曾就讀於輔大新聞傳播學系任職國際客服行銷的Sandy。

法廣:在獲取新聞上,你主要的來源渠道是?

Sandy:「大部分是我臉書的同溫層,在同溫層中就會有有些討論,有討論之後就會再把我帶去其它的地方,例如像Youtube、網絡或者是網路電視。」

法廣:那你對政治人物跟網紅合作這種行銷方式,有什麼樣的看法?

Sandy:「我想政治人物也在學習如何貼近大眾,就像我們二三十年前學的新聞學,我是從報社開始,報紙很重要,但是現在誰看報呢?我覺得這是一個時代的變遷。政治人物如果想要讓他的政見能夠被大眾所接受,講這樣比較容易懂的語言,我想他藉由網紅是一個行銷的手段,主要是選擇哪一個網紅,從哪一個管道出來,來讓民眾去認同他的政策,我覺得這是一個學習吧!但我覺得這還是太早去下定論說這是好的或是不好的,或許可能也沒有什麼好不好的,但是我覺得可以多方管道嘗試。」

法廣:通過網路行銷那當然是!但主要還想要知道你會不會覺得這樣也讓政治人物也很“綜藝化”?

Sandy:「對,的確!“綜藝化”這一點我覺得可能在台灣特別是如此,我覺得在(其他地方)比如說,法國他們的選舉比較簡單,他就是政治辯論,然後,一樣也是上電視,網紅這個部分好像比較沒有。我覺得在台灣純粹是因為我們太熱衷了,選舉才是全民運動,我們非常地喜歡看政論節目,然後每一個人呢,都要去批評指教,所以我覺得是因為民族這個社會文化的關係,所以政治人物呢,他如果想要貼近民眾,讓民眾去投他的票的話,投會喜歡的,他就必須要去娛樂去取悅民眾,我覺得這一點是在我們民主化的過程中要小心的一點吧!對!我們應該是要選他的理念,而不是去選說這個人能不能夠讓我喜歡!」

最後值得觀察的是,空戰是否一定凌駕陸戰?候選人本尊也還是會被選民檢視的。例如,民進黨新北市第一選區被稱為“淡水蔡依林”的呂孫綾便因上網紅“館長”陳之漢的直播節目表現不佳,後遭大批網友批評,聲量是提高了最後卻連任失利,呂孫綾自己先前可能也未料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吧!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