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普京引述蘇聯末期拒絕終身制 哈薩克斯坦模式或最可行

音頻 04:35
1月15日宣布修憲的普京
1月15日宣布修憲的普京 路透社Maxim Shemetov TPX供圖

大權在握超四分之一個世紀,如何準備退休?最好的辦法是離開權利舞台的同時,留在上面。在這方面,哈薩克斯坦前總統給普京指出一條明路。

廣告

自從普京宣布政治改革,修改憲法增強議會與國務院權力,任命高級稅務技術官僚米舒斯京接替辭職的總理梅德韋傑夫之後,俄羅斯政壇震蕩引發俄羅斯和國際諸多猜想。尤其是俄羅斯憲法約束之下,普京是否會另闢蹊徑,尋求在2024年結束普京時代之後,過渡到新的普京時代,這種猜測雖然和普京尋求接班人的思路並不衝突,但依舊是解讀的主流看法。在造訪其出生城市聖彼得堡之際,普京被直接問及,是否尋求修改憲法,取消總統任期限制。面對這一問題,普京的回答似乎是拒絕了終身制的可能性。

普京表示,“在我看來,回到上世紀80年代,那種蘇聯領導人一直在位,直到逝世的做法如果重現天日,將會令人擔憂,而且當他們去世,並沒有保證接班人精準進行權力交接的必要條件…因此雖然對提議修改憲法,讓終身製得以實現的人表示感謝,但我認為,最好還是不要回到八十年代中期那種情況”。

回顧勃列日涅夫,安德羅波夫,切爾年科等蘇聯領導人,皆是死在任上。蘇聯的最後一代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1985年3月接替切爾年科,通過改革與重組,以自由化,翻開了新的一頁歷史。如今普京已經67歲,掌控國家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很多俄羅斯年輕人從出生到如今,從未經歷過普京之外的領導人,而普京也從來沒有開口提過任何接班人。2024年任滿之時,他將會有72歲高齡。普京表示理解民眾對於權力延續的擔憂。他表示,“很多人都非常擔心俄羅斯國家與社會的內部外部穩定,這一點我非常理解”。在其年度致辭當中,普京宣布“看到了清晰的,要求社會變革的信號”。

這場從高層頂端發起的,自上而下的改革,也可看作是一場憲法政變。首先總統權力大大削弱,任命總理等權力移交給國家下院杜馬,同時國務院晉陞得到憲法地位,其權力範圍目前仍舊模糊,但來自俄羅斯政壇與外界分析人士的猜測均認為,“幾乎可以肯定,普京將會成為“強化版本國務院的主席”。莫斯科回聲報引述一名俄羅斯反對派政治家的評價稱,“普京正在把自己變成國家之父,或者最高領導人,或者說,一個半神”。

其次普京如何解決2024危機?考慮和白俄羅斯合並成為新的國家,通過新選舉,當選這個新國家的新總統?雖然雙方合並的一些條款已經得到簽署,但由於俄方希望把白俄併入俄羅斯框架下,白俄在過去一年出現了較明顯的抗拒,尤其是普京提議的設立單一貨幣和超國家性機構,令白俄感到主權受到壓力。但白俄四成出口目的地是俄羅斯,九成電力來自俄方以低於市價提供的天然氣,從俄方提供的零關稅原油製造的石油產品是白俄最大的出口產品類型...白俄的牌很不好打。無論如何,兩家合並之路經過多年的討論和對於關鍵問題的矛盾看法,已經不太可能在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在任期間得以實現。

實際上哈薩克斯坦模式才是普京的選擇:長期掌管哈薩克斯坦的納紮爾巴耶夫在長達29年的總統生涯之後,去年3月終於卸任,由托卡耶夫繼任,而納紮爾巴耶夫通過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和執政黨領袖的身份,延續他對國家的掌控。哈薩克斯坦的模式已經為普京指明了保全個人影響力的清晰道路。

另外一個關鍵問題:俄羅斯作為歐安組織成員國,俄羅斯受到國際法律的約束,俄羅斯憲法規定,首先考慮國際法,國際法的優勢大於國內法,這包括茲有公民社會法制內容,人權,自由選舉,媒體自由集會以及協會自由等等。而普京的政治改革當中,提出廢除國際法律在俄羅斯憲法當中的優先權。而上述這些變化以令人驚訝的速度推進:憲法修改條款將在今年5月生效,而且今年議會選舉可能會提前舉行,為了確保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的雖不斷下降,卻依舊主導的地位,已經有反對聲音譴責克里姆林宮安排製造虛假政治黨派,衝淡在野黨的得票率。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