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公民論壇

歐盟2017年政治經濟前景展望

音頻 11:10
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
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

聽眾朋友,2017年是歐洲的大選年,德國、法國、荷蘭等國傳統政黨都將迎來新的考驗。在民粹主義的驅動下,歐盟的分化趨勢可能將愈演愈烈,導致歐洲政治格局的大轉變。而歐元區的經濟前景也增加了不確定性。英國脫歐的投票結果,令全球金融市場震驚萬分,隨着歐元區的內需減少、通貨膨脹上升,再加上政治氣氛的不穩定,可能將限制經濟增長的速度。一些專家分析認為,2017年歐元區經濟增長可能只有1.4%。

廣告

去年6月23日,英國通過公投,宣告脫離歐盟,被認為是疑歐派的一大勝利。不到半年時間,意大利民眾又以過半票數反對總理倫齊提出的修憲方案,導致倫齊不得不辭職,兩場勝利都是選民對政治菁英主導的政策走向表達不滿,反映了他們對現狀與未來的擔憂,也顯示了近年來民粹主義在歐洲的快速蔓延。對許多歐盟民眾來說,歐洲一體化讓他們享受到的成果不多,反而因為歐盟主張的全球化、自由化蒙受損失。一名比利時農民就說,歐盟因為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決定進行經濟制裁,讓他們生產的牛奶、水果無法出口到俄羅斯,龐大的農作物只能任憑在田裡腐爛,“倒楣的永遠是我們”。眼見自己的心血付諸流水,卻又看到歐盟大規模提供資金給希臘幫助它度過危機,還打算協助意大利處理銀行龐大的金融債務問題,和美國與加拿大的雙邊貿易協定又將犧牲他們的權益,這都加深了他們的怨氣,也對歐盟的存在必要更感疑惑。

這種氣氛和背景助長了歐洲極右派的聲勢,荷蘭右翼自由黨、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以及德國右翼的選項黨都在國內獲得極大支持。法國總統大選的兩輪投票將分別在4月23日 和5月7日進行。2016年11月27日,前總理菲永終法國中右翼政黨的初選中以懸殊的優勢戰勝另一位前總理朱佩,脫穎而出。這一結果被法國以外許多媒體和觀察家稱為“冷門”。菲永主張刪減公共支出及裁減50萬個公共部門的就業崗位。費永強調,為了給法國企業注入強心劑並提振增長,這些政策是必要之舉。前總理瓦爾斯日前提出了角逐執政黨社會黨總統候選人的政見,他承諾將避免大幅削減公共支出,以迎合傳統左翼選民。瓦爾斯為了全力投入爭取黨內提名,在前不久辭去總理職位。他還提議徹底改造社福系統,讓許多失業者無須證明自己是否積極尋求工作即可享有實質福利。54歲的瓦爾斯對選民說,如果5月總統大選是由熱門人選保守派的菲永勝選,那麼將會面臨一場公共服務及就業的“大殺戮”。

近日發布的民意調查數據顯示,菲永排名第一,而法國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主席瑪麗娜-勒龐的民意指數也處於前茅。勒龐則堅決反對自由貿易,她倡導貿易保護主義。她認為法國必須退出歐盟和歐元區,她認為全球化會導致法國工業衰落產業外移和失業。她還堅決反對給予土耳其在歐洲聯盟的會員資格。如果勒龐勝利,那麼將徹底改變法國乃至歐洲的政治格局。今年3月荷蘭也將舉行議會大選。荷蘭右翼自由黨候選人威爾德斯呼聲很高。威爾德斯以反伊斯蘭教、反穆斯林移民而聞名。分析人士認為,即便威爾德斯領導的自由黨能在大選中贏得25%的選票,也會因湊不夠組閣必要的最少議席數而失去執政機會。可以預見到的是今年議會選舉結束後,荷蘭新政府組閣將是一件困難事。

今年德國也將舉行議會選舉,現任總理默克爾已宣布謀求連任。如果基民盟可以在大選中再次獲勝,默克爾將成為戰後德國歷史上第三位連任四屆的總理。但去年發生的一系列帶有難民背景的恐襲案件和刑事案件曾一度令默克爾在選民中的支持率有所下降,同時也讓反移民、反穆斯林和疑歐派的右翼選項黨在地方議會選舉中異軍突起。根據民調顯示,選項黨有可能會在今年北威州的州議會選舉中獲得10%至15%的選票。北威州是德國人口數量最多的州,其地方議會選舉結果通常被看作是聯邦議院選舉的風向標。默克爾表示,她所在的黨派基民盟將不會與德國選項黨結盟,也絕對不會與左翼黨合作。

經濟方面,美聯儲加息後,美元走強,使人擔心歐元區爆發危機。歐元區各國國家的經濟基礎不同,西歐國家德國、英國和法國屬於較發達國家,而希臘、西班牙等國家經濟欠發達。一些弱國為了在國內維持高福利政策,發行低利息國債,使得銀行債務嚴重,到後期容易爆發銀行業危機。有分析指出,在強勢美元的背景下,歐元區面臨銀行業及債務危機,而目前的貨幣政策無法幫助歐元區走出泥潭,歐元區岌岌可危。若受制於美元走強,歐央行被動加息,將會促使歐元區自身危機面臨大爆發,這將可能超乎我們的想象,有金融危機的前兆,而在當前全球經濟不景氣的背景下,歐洲金融危機又可能撬動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屆時金銀即可布局中長線多單坐等收益。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統計數字顯示,歐元區2016年經濟增長為1.6%,鑒於對未來消費者和商業信心的不確定性,銀行壓力等潛在因素,預期2017年經濟增長速度,相比2016年將下降0.2%。一些專家分析認為,2017年歐元區經濟增長可能只有1.4%。歐洲央行最新公布的調查報告顯示,幾乎所有家庭的財富情況都比2010年調查時變差。調查顯示,歐元區家庭凈財富中值是104100歐元,比2010年調查時低約10%。最富有的10%家庭凈財富中值為496000歐元,而最貧窮的5%的凈財富是負值,即負債高於資產。衡量貧富差距不平等程度的基尼係數從2010年的68.0上升至68.5。該指數若為100,則表示不平等程度達到最大化。

意大利今年整體經濟增長疲軟,受內部或外部衝擊導致利率和金融的不穩定性激增,而歐盟經濟放緩,是其經濟增長的主要下行風險,預計2017年意大利的GDP為0.8%。德國Ifo經濟研究院院長菲斯特分析指出,如果生活水平未能獲得改善,他相信意大利最終將選擇退出歐元區。菲斯特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說:“意大利現在的生活水平跟2000年處於同一水平。如果沒有任何改變,意大利人到某個階段會說:‘我們不想再呆在歐元區了。’”他也說,如果德國議會批准歐洲聯盟的一項意大利紓困計畫,將令德國納稅人面對風險。他認為,德國國會議員應該否決該方案。

西班牙的情況有所好轉。西班牙國內需求因繼續得到歐洲央行的寬鬆貨幣政策支持,以及缺乏嚴厲的緊縮措施,2016年第三季度失業率降至六年來最低水平,經濟增長保持了強勁勢頭。雖然西班牙政府在2017年之前,面臨必須大幅度減少財政赤字的任務,但是去年11月16日歐盟作出決定,撤銷暫停向西班牙出資12億歐元的歐盟資金,這將給政府更多財政操作的空間。2016年,西班牙的經濟活動在有利的融資條件下,在控制通脹和增加就業方面表現突出,經濟增長約為3.1%。但隨着2016年的優勢逐漸消散,遭遇工資上漲停滯,及政府重申其對財政限制的承諾,經濟勢頭將在明年趨於溫和。2017年,預計西班牙經濟增長將放緩至2.2%。

就英國退歐而言,短期內逐漸展開的退歐進程必然造成密集的經濟調整和市場重估。但是長期來看,退歐對單一國家造成的連鎖反應相對有限。一旦退歐程序完結,相比於歐盟,英國將更迅速地形成新的政治穩態和經濟均衡。因此,在未來數年,英國將主要面對劇烈而短暫的陣痛,在經濟增長和市場風險兩端一次性地支付退歐的沉重代價。英國統計局前不久宣布,將2016年三季度英國GDP增長率由0.5%上調至0.6%。數據顯示,在英國退歐公投後的一個季度內,強勁的企業服務和金融公司的增長令英國經濟增長了0.6%。6月份的退歐公投似乎對經濟影響甚微,且最後一個季度的經濟前景樂觀。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