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柏林飛鴻

2018年:默克爾沒有領導能力

音頻 05:08
2018年12月30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總理府錄製其新年講話。
2018年12月30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總理府錄製其新年講話。 John Macdougall/Pool 路透社轉發

德國總理默克爾 (Angela Merkel) 12月初失去基民盟黨主席職位後,她的政治生涯的終點就隱隱若現。2019年很可能是默克爾總理生涯將畫上句號的一年。

廣告

默克爾自2005年11月開始,已做了13年的總理,擔任基民盟領袖時間更長,有18年。默克爾曾是個叱詫風雲的鐵娘子,但2018年,她已風光不再。聯盟談判費時很長。艱難上台後,執政繼續毫無新意,給人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感覺。對許多民眾關心的問題,默克爾儘力迴避。執政黨因移民政策和安全問題爭吵不斷,默克爾無力阻斷。10月,巴州和黑森州兩州州議會選舉,基社盟和基民盟慘跌,引發政壇地震,默克爾承擔後果,宣布不再競選連任基民盟黨主席,由此拉開了她退出政治舞台的序幕。雖然她表示,總理一職將干到2021年任期期滿,但一些媒體已向她打出信號,表示她退位的恰當時間應是在2019年。

德國《世界報》上周末即年底報道說,民調顯示,38%的德國公民期望默克爾2021年前就退位,也就是說,每第三個公民期望默克爾提前下台。但德新社委託民調機構YouGov進行的民調顯示,43%的公民仍希望她干到期滿為止。但多份媒體認為,默克爾可能幹不了這麼久,2019年發生政壇地震並非不可能。

《法蘭克福彙報》認為,2019年很可能是給默克爾總理生涯畫上句號的一年。(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克蘭普-卡倫鮑爾雖然成為基民盟新領袖,但她必須在新年開始時就儘快解決基民盟路線爭吵,否則,她的權力就將受到削弱。2019年的多個選舉就將讓基民盟感到害怕。2019年5月,除了歐盟選舉外,德國有10個地方選舉。歐盟選舉通常是選民和執政黨算賬的日子,所以,執政黨常常得不到好分。2019年秋天,德國東部三州舉行州議會選舉,它們都可能給基民盟和執政大聯盟帶來震撼,提前結束默克爾的總理生涯。

德國《商報》也認為,基民盟雖然有了新主席,但並不意味着後默克爾時代過渡期已經走完。默爾茨雖然競選黨主席勉強敗北,但基民盟內部渴望默爾茨上台引導本黨走向新方向的意願仍在持續,從而暴露了基民盟的分裂。素有小默克爾之稱的克蘭普-卡倫鮑爾若要穩固自己的權力,就不能繼續走默克爾的老路,而必須為許多問題提供新答案,把默爾茨代表的保守和經濟自由派也拉到自己身邊來。

西南廣播電台認為,默克爾2018年的政績沒有光彩耀人之處。移民話題帶來的衝突籠罩政壇,默克爾始終不能取得社會和政治的統一,也無力亮出強人手腕,革掉和她爭吵不休的內政部長澤霍費爾的職。再者,默克爾執政缺乏內容和方向,在眾多政治領域裡,沒有給選民提供答案。比如,德國應如何看待老盟友美國?中國和俄國到底是朋友還是敵人?既然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預告的比完成的要多,那麼,德國的經濟強勢究竟在哪裡?默克爾的領導能力又顯示在哪裡?西南廣播電台得出的結論是,默克爾2018年根本就沒有領導能力。她留下了這麼多沒有回答的問題,以至於新年要回答所有問題時間會不夠。2018年,默克爾可說是沒幹成啥事兒。不過,她至少鋪平了有秩序權力交班的道路,這也就是她這一年的政績了。德國迫切需要一個新的開端。2019年可能將成為默克爾擔任總理的最後一年。在這一年裡,她還有機會充滿尊嚴地退出政壇。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