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紀念柏林牆倒塌30周年之五:人類自由史的豐碑——推倒柏林牆

音頻 16:35
Bernauer Strasse段柏林牆上的紀念玫瑰
Bernauer Strasse段柏林牆上的紀念玫瑰 路透社Fabrizio Bensch供圖

三十年前的今天,東柏林人勇敢地跨過了由強大警力封鎖的柏林牆檢查站,湧入了西柏林。這象徵著柏林牆的倒塌。一座高聳、堅實,由重兵把守,看起來固若金湯的牆頃刻瓦解,彷彿是一件不可思議之事。因為支撐着牆的不僅是鋼筋水泥、碉堡鐵網,更有一個看上去極為強大的共產蘇聯。它有1900萬黨員,260萬軍隊,超高級的軍事裝備,遍布全國的秘密警察,但柏林牆仍然倒了。支撐它的龐大帝國蘇聯,也隨之土崩瓦解,因為歸根到底,決定歷史趨向的,是人心向背。 

廣告

問:許多研究蘇聯問題的專家都說,柏林牆的倒塌是完全出乎意料的,這裡有什麼秘密嗎?

答:其實,歷史事變出人意料的事兒多了,往往在事變發生之後,人們才驚訝地說,這事兒本該如此,為什麼我們沒看出來呢?所以吉本在他的《羅馬帝國衰亡史》中說:“真正令人驚異的,不是它的衰亡,而是它為什麼能存在這麼久?”他的這一問,是要讓我們在觀察歷史事變時,能思考事變的根本原因。在我看來,一個國家政權的維持,歸根到底是看民心,暴力和洗腦能得逞於一時,但長遠而論,民心卻是主要的變量。一個專制政權的主要工作,就是要讓它治下的臣民,習慣於生活在謊言之中。一切專制國家,基本上都是一個“楚門的世界”。這個世界是當局精心製造的,在沒有高科技手段之前,它會修實體牆來維持這個世界。在有高科技手段之後,它就悄悄修建防火牆來維持這個世界。他們在防火牆之後,造一個熱熱鬧鬧的互聯網,通過控制那些網絡巨頭,組織大批水軍,傾瀉天量垃圾信息,然後把統治者的意志,包裹在這些垃圾信息中,讓它悄悄滲入到人的潛意識中。在防火牆後的臣民,每天都津津有味地通過手機,在網絡世界中逛,其實他們不過是在當局提供給他們的楚門世界中漫遊。他們生活在一種無牆的監獄之中。專制統治者能造成的最佳效果,就像電影《申肖克的救贖》里,那個在監獄中生活了一輩子的老人,一開始他憎恨監獄,慢慢開始喜歡它,最後離不開它了。以至一旦放他走出監獄,他乾脆就不活了。

問:你的這個分析讓人絕望。生活在楚門世界中的人,是不會去打破柏林牆的。

答:沒錯。所以索爾仁尼琴反覆告誡人們,人生第一要務是拒絕謊言。而柏林牆的倒塌,正是從共產帝國蘇聯的謊言之牆倒塌開始的。那就是戈爾巴喬夫的改革、新思維和公開化。湊巧的是,一個悲劇事件,成為挖掘真相、拒絕謊言的動力,那就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1986年9曰26日,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事故,但習慣於封鎖消息的蘇共當局,在事發之後隱瞞真相,拒絕提供真實情況。但是國際社會檢測到放射性濃度急劇升高,超過廣島、長崎兩顆原子彈爆炸的100倍。加之蘇聯沒有能力處理核泄露,事發兩周之後,戈爾巴喬夫才發表聲明,呼籲國際社會援助。托尼·朱特指出:“需要對這次災難,和隨後的掩蓋企圖負責人的那些人所表現的愚蠢、欺騙和玩世不恭,並不是對蘇聯價值觀的曲解。戈爾巴喬夫意識到,這正是蘇聯的價值觀”。戈爾巴喬夫當時還幻想能通過改革來挽救蘇聯,他釋放薩哈洛夫,從憲法中刪除第六條,即共產黨在國家中的領導地位。但最終他的改革沒有達成挽救蘇聯的目的,因為他的目的和他所採取的方法是矛盾的。正像托尼·朱特指出的:“一旦那些起維持作用的事務,比如新聞審查、控制和鎮壓等等手段被撤除,那麼蘇聯體制下所有由此而衍生的東西,比如計畫經濟,官方宣傳,黨的壟斷權就將轟然倒下”。不過我認為,戈爾巴喬夫在人類歷史上的地位被低估了。他雖然是一個具有理想主義色彩的共產黨,但在他身上,黨性並沒有吞噬人性,正因為他那點“不忍之心”,使他拒絕像前蘇共領導人那樣,對東歐的民主化浪潮採取殘酷的鎮壓手段,給了東歐自由派力量成長、壯大的空間。波蘭的團結工會,與當局召開圓桌會議,達成共識,獨立工會合法化,舉行自由國會選舉。匈牙利則為納吉舉行國葬,宣布了走向多黨制的時間表。捷克的天鵝絨革命也取得了完全的勝利,羅馬尼亞則發生了真正的人民起義,殘暴的齊奧塞斯庫被處決。這些東歐共產黨政權,本來就是由蘇聯士兵的刺刀逼迫建立的。蘇聯一旦決定收起刺刀,他們的命運就決定了。

問:可是我聽說中國共產黨內,有人感嘆蘇共竟無一人是男兒,這其實是把捍衛一個邪惡殘忍的制度,當作英雄行為和正面榜樣了。這種價值選擇有多可怕!

答:是的。他們心中的男兒,在蘇聯、東歐國家人民看來,恰恰是扼殺人民自由的黑暗勢力的代表。好,我們接著說柏林牆。其實,柏林牆的第一道缺口是在匈牙利邊境打開的。這個我們下面再說,先談東德。你知道,在東歐集團中,東德的經濟狀況是最好的,這主要是因為它每年接受西德大量的援助。而且,後來人們才知道,東德系統地在經濟數據上造假,而且在昂納克手下,東德有最嚴密的安全監視系統,它的秘密警察也就是“斯塔西”,以高效、嚴格、冷酷著稱。它手下有大量告密者,甚至把線人發展到親朋好友、夫妻之間。但儘管如此,東德仍有民眾以各種方式呼應戈爾巴喬夫的改革。1987年曾發生過要求開放柏林牆的遊行,當然這被鎮壓了,而且秘而不宣。這一年,美國總統里根訪問柏林,在柏林牆前發表了著名的演說。在人類歷史上,有許多千古傳頌的演講,比如古希臘伯里克利在陣亡戰士葬禮上的演講,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講,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個夢想”等等。里根的柏林演講,完全可以躋身這些偉大演講之列。就是在這個演講中,里根呼籲戈爾把喬夫:“請拆掉這座牆吧”,並且預言:“這堵牆終將倒下,因為它經不起良知的考驗,它經不起真理的追問,它經不起自由的期望”。昂納克仇視戈爾巴喬夫的改革,在1989年5月的市政選舉中,他仍然按照老規矩操縱選票,讓政府候選人達到98,85%的支持率。人民憤怒了,這時匈牙利開放了與奧地利的西部邊境,由於前東歐集團國家之間不需要簽證,所以大量東德人湧入匈牙利,借道奧地利前往西德。所以剛才我說,柏林牆的第一個缺口是在匈牙利打開的。10月2日,萊比錫幾十萬民眾舉行燭光晚會,喊出“我們就是人民”的口號。而10月7日東德四十周年國慶,昂納克仍然指責東德人民是受了西方誘惑,要放棄所謂社會主義價值觀。參加慶典的戈爾巴喬夫則當面駁斥他說,生活會懲罰那些行動滯後的人。萊比錫人民開始輪番守夜,要求全面改革。昂納克決定武力鎮壓。

問:昂納克是屬於頑抗到底的人,當時東德的形勢,也是危在旦夕啊。

答:問題在於東德人民看不到希望,便通過捷克、匈牙利這些已經開放的國家,大舉逃亡。在捷克,僅48小時之內,就有3萬人逃離,此時東德黨內的溫和派在莫斯科的默許下開始行動。10月18日克倫茨等人把昂納克趕下了台。他們面對的第一大問題,就是成千上萬的人,通過其他國家開放的邊境逃亡。11月9日,一個關鍵性的日子,克倫茨提出一項新的公民旅行法案。在現場直播的新聞發布會上,政治局委員君特·沙博夫斯基解釋說,新條款立即生效,東德人外出旅行不必事先申請,而且允許穿越邊境,直接進入聯邦德國。這意味着柏林牆將不再關閉,監獄的大門打開了。這條消息一出,成千上萬的東柏林人,立即衝向柏林牆,要通過關卡,直接進入西柏林。這時,出現了一場一個小人物改變世界歷史的喜劇。當時,由於東德一片混亂,最高當局的新旅行法沒有實施細節,操作系統上下脫節。下邊的人該如何對待擁擠在柏林牆之前的人,守衛們沒有接到上級的命令,對這些人是堵還是放。當時在關卡值班的一位下級軍官叫哈爾拉德。他手下的邊防警察,有人要堵,有人要放。要堵的人甚至搬出重型武器,千鈞重擔就落在這個小小的現場指揮官哈爾拉德身上。一位老年婦女拉住他的手說,讓我過去吧,我只為去看看我的女兒。此刻,人性戰勝了黨性,哈爾拉德下令升起欄桿、打開關卡,讓人們自由通過。

問:這個小人物,可是做了一件歷史大事啊!

答:確實如此。他把欄桿一打開,頓時萬民歡騰,東西柏林的人,衝到一起熱烈擁抱,很快就有人搬來梯子、帶來工具,爬上剛剛還戒備森嚴的柏林牆,開始敲碎它、拆除它。柏林牆的存在,是德意志民族的恥辱,三十年前的今天東柏林人民做了英雄,抹去了這個恥辱。後來這個哈爾拉德中尉欣慰地說:“今天我沒有接到命令,但是我開放了邊境”。人心善惡之擇,常常就在一瞬。他在這一瞬間選擇了行善,從而站在了歷史的正確一邊,而名留青史。在倒塌的柏林牆下,音樂又成為象徵。世界上最偉大的大提琴演奏家羅斯托波維奇在柏林牆下演奏了巴赫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正是他在索爾仁尼琴逃到莫斯科時,把他藏在自己的別墅中,因此得罪蘇聯當局,被剝奪國籍,成為流亡者。今天,他用大提琴借巴赫的音樂歡呼自由。伯恩斯坦則以柏林《自由頌》的名義,集世界九大交響樂團的精英,演奏了貝多芬《第九交響樂》。多少人聆聽此曲,淚流滿面。三十年後的今天,我們紀念柏林牆倒塌的日子,心中除了為德國人民,為一個自由繁榮的歐洲祝福,也免不了懷有深深的遺憾,因為福山所樂觀地宣告的“歷史終結”的斷言,並未完全實現,至少中國人仍生活在無形的柏林牆  防火牆之後。但我們相信,自由是人類終極價值,用里根總統的話說,“在整個世界面前,聳立着一個偉大和必然的結論:自由導致繁榮,自由用禮讓和寬容代替各國之間古老的仇恨,自由是勝利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