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採訪法中葡萄酒之路協會負責人徐利生Michel XU

音頻 10:24
Vignes de la montagne de Reims, en Champagne.
Vignes de la montagne de Reims, en Champagne. Getty Images/Malcolm Park

隨着農曆龍年春節的到來,酒類商品在中國市場上也迎來繼元旦之後的又一銷售高峰期。在歡度節慶之餘,具有飲酒傳統的中國民眾隨着購買力的提高,現在有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從學習品嘗時尚的法國葡萄酒開始,逐步通過對葡萄的種植和釀造、以及葡萄酒的儲藏和銷售等細節知識的積累,認識到法國葡萄酒背後所蘊含的法蘭西文化底涵。哪中國民眾當前對法國葡萄酒都有怎樣的認識呢?帶着這一問題,本台“中華世界”節目,採訪了法國葡萄酒在中國的重要推廣人之一、法中葡萄酒之路協會主席(Association France Chine Route du Vin)徐利生先生(Michel XU)。

廣告

 RFI : 徐先生您好!很高興能邀請到您,為我們介紹法國葡萄酒當前在中國的情況。
徐利生 :“您好!我也很高興能有機會聊一聊葡萄酒。”

 RFI : 您是法國葡萄酒在中國市場的主要推廣者之一。請問以您的觀點,法國葡萄酒為何能在中國暢銷?
徐利生 :“中國人喜歡法國葡萄酒有歷史上的原因。因為,法國葡萄酒本身非常有名。第二,法國葡萄酒本身所具有的多樣性,能夠適應中國消費者不同階層、不同口味的葡萄酒的不同需要。另外,隨着中國經濟的發展,人們也有了很強的購買力。因此,在這方面全世界首屈一指的法國葡萄酒佔據了中國很大的市場。法國葡萄酒的Grand Cru在中國也被做為高端奢侈品。所以,法國葡萄酒在中國一直銷得很好。”

RFI : 大家都說,中國消費者特別喜歡法國的波爾多,是這樣嗎?
徐利生 :“是這樣。這個也有歷史上原因。可以說是當年的一個歷史局限性。現在正在發生變化。我是在2005年到中國去註冊惟夢(vieuxmonde老世界)這家公司的。那時,中國人開始對法國葡萄酒不認識。進口葡萄酒的人,很多專業進口商對法國葡萄酒都不是很了解,更何況普通消費者了。所以,那時的人買酒就是照着名酒去買 - 那就是波爾多。因為,波爾多葡萄酒很有名,名裝酒Grand Cru很有名。但是波爾多酒之所以有名,也有歷史上原因。那時,為了適應市場,大部分進口商進口的都是波爾多酒。現在這個情況正在發生很大的變化。其他地區的酒都進入中國了,而且,也都有了一定的消費群體。”

RFI : 您剛剛說的歷史上原因,能否具體介紹一下到底是什麼歷史原因使得中國消費者特別傾覓波爾多呢?
徐利生 :“這個歷史上的原因。中國市場是新興市場,一共才二十來年的歷史,包括中國自己產葡萄酒。張裕早在一百年前就產葡萄酒了,那是另一回事,中間中斷了。真正是在改革開放以後才出現了葡萄酒的消費群體。所以,中國市場是個新興市場,也是新世界。它產酒也是新世界。那麼,法國葡萄酒波爾多的歷史上原因,也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法國葡萄酒在國際上(不包含中國)名聲很強大。第二在中國,歷史上也有一個原因。我們先說國際上的聲望為何那麼大。法國這個地方真是得天獨厚,上帝非常照顧法國。很多好東西都在法國,特別是農產品。工業品也有香水這些。當年做的特別好的是法國人,但是法國人並不會賣,賣得最好是英國人。英國人全世界到處旅行,最好的商人都是英國人。所以,法國人把葡萄酒做到了極致,但賣得最好的是英國人。英國人到法國來買酒的歷史很久了。在法國還沒有火車的時代,而是用馬車拉着葡萄酒。波爾多是個港口,是一個重要的出口港。而英國人在法國買葡萄酒不僅是為到英國賣,而是全世界到處賣。因此,到法國後,首先就是進入英國港口,那裡有最大葡萄酒批發市場。可是,那時其它地區的酒商要到英國去賣,路途遙遠,沒有火車,更沒有汽車。所以說,路途遙遠,成本極高。因此,酒到波爾多以後,就不能和波爾多本地酒相比較,變得特別的貴了。哪怕酒做得特別的好。比如,勃艮第Bourgogne, 盧瓦爾河谷Val de Loire非常的精緻,可是,卻很難在波爾多市場和波爾多本土酒競爭。波爾多的酒非常的便宜。第二是波爾多本土的保護主義,給其他地方設了很多關稅。包括靠近港口更近的梅多克Médoc。聖艾米隆Saint émillion隔得遠。由於得繳買路費,都比波爾多貴。所以,波爾多在全世界買得好,有地理,經濟的便利性,它佔了地理上的先機。這樣就把波爾多的酒在全世界做了很大的推廣。這是國際地位。第二,因為有這歷史上的原因,中國人也是受到了這樣的影響。像電影里講到的很多葡萄酒,就提到波爾多。還有很多名裝酒也是出在波爾多,特別是梅多克地區。所以,中國人率先認識的、接觸到的第一批葡萄酒就是名裝酒,也都是波爾多酒。至於拉菲酒為何這麼有名?這和香港電影有關。中國人的從眾性,盲從,特別是在高端消費品上的盲從使大家都去追捧這款酒。但回過頭來,這也推動了波爾多酒在中國的名聲。因此,波爾多酒一下子就佔領了中國市場,遠遠超過其他產區。一直到今天還是消費量、銷售量最高的產區。”

RFI : 哪您在中國建立的銷售網絡,又是把法國哪個種植區的葡萄酒為推銷重點呢?
徐利生 : “如果要是說到法國葡萄酒和其他國家葡萄酒,特別是新世界國家葡萄酒有什麼差異的話。首先需要強調法國葡萄酒的多樣性。法國葡萄酒有四百九十七個法定產地名(AOC),加上地區餐酒(vin du pays)一共就有七百多個法定產地名。因此,法國葡萄酒的多樣性非常重要。既然我要介紹法國葡萄酒文化,把法國葡萄酒的多樣性介紹到中國去。這是第一件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介紹的法國葡萄酒就包含了法國十大產區的酒:波爾多、勃艮第、阿爾薩斯等等。。。法國所有產區的都有,不僅只是一個產區的。”

RFI : 您前面提到了2005年,哪您在中國已經經銷葡萄酒多少年了呢?
徐利生 :“我在九十年代中期就已到中國買酒。不過,哪個時候中國國內賣很多的散裝酒。那時,我有很多大客戶:上海伯爵、天津貝隆、山西梨花春都是我當時的大客戶。但那時,主要以散裝酒為主。因為,那時瓶裝酒的關稅特別高。我記得,最後價錢百分之一百多,百分之一百一十四。散裝酒比較便宜,百分之二十多,到現在還是百分之二十多。現在,散裝酒比瓶裝酒略高一些。這個瓶裝酒後來在中國入世的時候,那時講到要降低關稅,降低農產品關稅。我曾特別跟蹤過這個消息。一旦中國入世,我就知道向中國介紹法國好酒的時代,優質瓶裝酒的時代真正到來了,那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到來了。所以,那時我就在積極準備去中國,推廣葡萄酒文化和推銷法國各個產區的酒的機會來了。我做了兩、三年的準備,然後在2005年到中國去成立了這一家《惟夢》公司。《惟夢》的意思是來自於Vieux Monde。為什麼我要去這麼個名字Vieux Monde(老世界)呢?全世界有兩種葡萄酒,千萬不要搞混。一個是老世界,一個是新世界。有人把Vieux Monde翻成是‘舊世界’,這是不可取的。‘舊世界’是陳舊的,不代表有歷史。而‘老世界’,如同‘老人’不說‘舊人’。‘舊人’的概念如同‘舊世界’一樣不可取。‘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這個‘舊人’是要翻過去的一頁,不是這個意思。‘老’指的是‘傳統’,不僅表示具有深厚‘傳統’的文化基礎和技術基礎。另外,也說明了很高的經驗積累,達到了一定的厚度和高度,是新世界很難企及的。另外還有其他方面的原因,以後有機會我們還可以聊一聊為什麼‘老世界’的葡萄酒,法國的葡萄酒做得這麼精緻?而‘新世界’為什麼做不出‘老世界’這樣的酒,這是有很多原因的。其中也和這個經濟結構有關係。歷史的機會再也不給使用小結構的生產形式了,這是很重要的一點。”

RFI : 好!感謝徐利生先生接受採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