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法國為何力促利比亞對立陣營對話?

音頻 04:55
2017年7月25日,法國總統馬克龍(中)與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總理法伊茲·薩拉傑(左)和利比亞國民軍統帥哈利法•哈夫塔爾在巴黎近郊會談結束之後。
2017年7月25日,法國總統馬克龍(中)與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總理法伊茲·薩拉傑(左)和利比亞國民軍統帥哈利法•哈夫塔爾在巴黎近郊會談結束之後。 REUTERS

在法國政府的推動下,利比亞兩大對立陣營領袖:世俗武裝力量領導人哈利法•哈夫塔爾和民族團結政府總理法伊茲·薩拉傑25日在巴黎近郊(Celle-Saint-Cloud)會談。這是利比亞兩大敵對陣營今年5月初阿布達比會談失敗之後,首次再次共同坐在談判桌前。雙方在會談後發表了一項共同聲明,承諾為走出危機共同努力,並儘早組織選舉。力推這次對話的法國總統馬克龍稱讚對話雙方表現出了“有歷史意義的勇氣”。這次巴黎會談可以說標誌着法國積極重返利比亞危機斡旋進程。但馬克龍為何在此時積極斡旋利比亞危機呢?

廣告

利比亞危機與非洲地區安全問題都是法國新總統決心重點關注的國際話題。利比亞問題不僅與打擊恐怖主義的行動息息相關,而且也直接影響着近年來讓歐洲一籌莫展的難民危機。2011年,利比亞國內受阿拉伯之春帶動的民間抗議浪潮以及後來以法英美為主的國際聯盟的軍事干預雖然結束了前獨裁者卡紮菲政權,但此後的利比亞迅速陷入混亂,自由選舉並未能帶來一個穩固的政權,國內各種極端勢力團體乘機壯大。退役將領、世俗勢力代表人物哈利法•哈夫塔爾獨自宣布成立利比亞國民軍,而一支由多路激進伊斯蘭民兵混合而成的聯盟隊伍2014年夏攻佔首都的黎波里,迫使以反伊斯蘭激進勢力人士為主的新議會和政府流亡該國東部。2016年3月,在國際社會支持下,以法伊茲•薩拉傑為總理的民族團結政府宣布成立,但哈利法•哈夫塔爾則繼續在東部地區,與法伊茲•薩拉傑在首都的黎波里領導的民族團結政府分庭抗禮。混亂之中,利比亞發展成為伊斯蘭恐怖團體活動的重要基地,近年來更成為湧向歐洲的難民潮的主要中轉地。

如果說法國曾在2011年的利比亞危機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的話,卡紮菲政權垮台後,法國也同其北約盟國一樣,並沒有為利比亞重建拿出有效的方案。雖說法國此後並未真正漠視利比亞問題,但其不甚明了的政策也在利比亞當地引來不少非議。如今無論是從打擊恐怖活動的需要出發,還是從歐洲面對的有增無減的難民潮壓力出發,推動利比亞走出危機已是勢所必然。馬克龍希望法國重新在利比亞危機中發揮積極作用。他任下的外交部長勒德里昂此前曾在奧朗德政府期間擔任國防部長,對利比亞形勢可以說了如指掌。在勒德里昂看來,不穩定利比亞局勢,就不可能在非洲薩赫勒地區和撒哈拉地區有效打擊恐怖主義活動,而沒有一個穩定、有力的利比亞政府,歐洲面對的難民危機也不可能得到解決。

此次巴黎會談也恰逢聯合國新任利比亞危機特使薩拉米即將走馬上任。擁有法國和黎巴嫩雙重國籍的薩拉米已經是聯合國第六位利比亞危機特使。周四才正式走馬上任的薩拉米周二出席了利比亞兩派主要力量的巴黎會談。巴黎會談的成果因此也為他的新使命預示了一個積極的開端。

利比亞軍政兩大對立陣營領袖巴黎會談後達成了一項聯合聲明,承諾將共同為以政治途徑走出危機而努力,呼籲停火,並承諾儘快組織新的選舉。但是,會談雙方並未簽署這份聯合聲明,聲明也未納入利比亞混亂局面中的其他力量。相關承諾能否兌現落實、能否推動利比亞境內其他力量參與和平進程尚難預料。法國外交部未披露身分人員向法新社表示,這次巴黎會談只是一個階段,利比亞和平尚未到來。聯合國新特使薩拉米上任後將按照新達成的走出危機路線圖,與利比亞各方力量展開必要的磋商。

哈利法•哈夫塔爾和法伊茲·薩拉傑今年5月初曾在阿布達比會談,但未能達成共識,雙方在會談後分頭髮表聲明。從這個角度說,此次巴黎會談可以說是一次勝利。但這次會談也在一些利比亞危機相關國家中引出微詞。曾經是利比亞宗主國的意大利如今也正處於歐洲難民危機的最前線,並且一直在努力斡旋利比亞今日的危機,意大利因此對巴黎秘密籌畫這次危機會談心有不甘;利比亞的鄰國阿爾及利亞則更希望由非洲聯盟以及利比亞的周邊鄰國來主導利比亞危機的解決,而不是歐洲。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