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五月風暴五十周年--白夏談五月風暴與毛主義

音頻 12:38
巴黎索爾本大學懸掛的毛澤東的巨幅圖像,1968年5月18日。
巴黎索爾本大學懸掛的毛澤東的巨幅圖像,1968年5月18日。 AFP

五十年前的今天,1968年的3月22日,巴黎近郊的楠泰爾(Nanterre)大學的數百名學生召開大會呼籲法國政府釋放兩天前因參加反對美國發動越戰而遭打拘押的六名活動分子,當天晚間,一百多名學生佔領了楠泰爾大學校長的辦公室,為著名的六八年五月風暴拉響了導火線。五十年後回首當年,今天法國社會對五月風潮的精神以及社會遺產依然存在着激烈的爭議,法國前總統薩科齊就曾經呼籲推翻五月風暴的思想遺產,認為該運動對法國社會造成消極的影響。另外,五月風暴的參與者曾經高呼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口號,那麼,這些思潮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五月風暴?當年十八歲的巴黎政治學院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白夏教授親身參與了學生運動,曾經也高呼過”造反有理“的口號,我們因此請他談談他對上述問題的看法。

廣告

法廣: 白夏教授,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68年5月運動對法國社會產生了非常深遠的影響,五月運動其實是從三月份就開始,確切地說,是從3月22日正式開始,作為曾經親身經歷運動的見證者,能否簡單介紹一個事件的起源。

白夏: 當時法國的大學發展得很快,58年的時候,法國只有三十萬大學生,到68年時,大學生的人數翻了一倍,達到七十萬,所以,法國到處都在修建新的大學,巴黎郊區的楠泰爾就是這樣一所新建的大學,一所以社會學為主的大學,學校所在的地區非常貧困,但是學生都來自富裕的小資階層,學生到大學之後發現許多社會問題,他們開始對社會邊緣的人感興趣。3月22日,學生抗議政府的教學體制改革,100多名學生佔領了校長的辦公室,當時,誰也沒有預想到這一事件會引發如此巨大的社會風暴。但是,學生佔領辦公室事件顯示當時的教學危機已經非常嚴重。事實上,3月22日當天並沒有發生驚天動地的事件,但由於後來在五月風暴中發揮巨大作用的組織叫做3月22號運動,因此,3月22日這一天也就因此而載入歷史的史冊。

法廣: 五月風暴是如何從一開始的學生抗議示威活動蔓延成為一場全社會的抗議風暴?

白夏:當時很多學生都相信馬克思主義,他們認為應該改變這個社會,應該幹革命,但是,幹革命就必須依靠無產階級,依靠工人。而當時的一些,年輕的工人也對代表自己的工會不滿,認為工會不維持工人的利益,他們組織了許多“不合法”的運動,呼籲推翻現有的制度,當時,最反對工人運動的是共產黨與CGT工會,所以,大學生與年輕的工人們一拍即合。運動擴展至整個社會,比如說,醫生協會也被認為是一個反動的協會,年輕的醫生們便站出來反對,總而言之,各行各業的人都站出來呼籲批判,推翻現有的制度,這就是六八年五月運動的只要的指導思想。

法廣:在這次運動中有許多人自稱是毛主義者,毛澤東提出的“造反有理”的口號受到許多學生的歡迎......

白夏:對啊,我當時18歲,我也認為造反有理,當時我們根本不了解中國文化大革命是怎麼回事,文革是1966年發動的,但是外界根本不知道中國國內究竟在搞什麼。而我們當時又年輕,又不懂中文,雖然我已經開始學中文,但是,對中國一點兒也不了解。雖然有人組織了馬列組織,但是他們事實上在運動中並沒有發揮多大的作用,當時,我們根本不知道毛澤東究竟做了些什麼,只是知道造反有理,年輕人站起來了,等等類似的標語,覺得非常有吸引力。但是,對文革究竟是什麼內容根本不了解。

法廣: 您當時也參加了運動,具體做了一些什麼?

白夏:我當時已經開始學習中文,也比較推崇毛澤東提出的口號。但是,不久之後,我就對毛主義提出了懷疑,到69年,我就不相信毛了。

法廣:作為現代中國的研究專家,同時又是五月運動的參與者,在您看來,五十年前的法國社會與今天的中國社會是否有可比之處?

白夏: 說起來比較複雜:可以說當時法國社會經歷了三十年的經濟飛速發展,法國社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是,法國的社會以及政治體制卻依然停留在三十年前的水平。所以,68年五月風暴的結果就是使法國的政治體制與法國社會的實際狀況接軌了。如果我們來看今天的中國社會的話,中國剛剛經歷了三十多年的高速經濟增長,但是,中國的政治體制卻絲毫未變,甚至可以說是正在倒退,雖然,五月運動之後也曾經出現暫時的倒退,戴高樂將軍繼續掌權,但是,這同今天的習近平政權的執政方式不可同日而語。我覺得六八年時的法國大學生同當年中國的紅衛兵有些共同點,他們也是有理想的,認為民主,平等是至關重要的,他們中有的人今天還堅信這些。

法廣:五十年後回顧六八年五月運動,您對此作何評論?

白夏:沒有一個一刀切的評論,一定有其積極與消極的一面。對我個人來說,六八年五月決定了我的一生,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十分積極的。我認為它推動了法國社會的進步,這一點是無可否認的。比如說,在婦女的地位問題上,在同性戀的權益方面,在職工的工作時間以及待遇問題上,在移民問題上,在發達國家對待第三世界國家等問題上,都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在意識形態領域,五月運動的最大的貢獻是對權威的挑戰,權威並不是天生的,而必須通過努力爭取。

法廣: 參加五月風暴的學生中有許多自稱為是馬克思主義者,毛主義者,今年也是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那麼,這些理論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五月風暴?

白夏: 可以這麼說,五月風暴是一個新時代的群眾運動,但是,它卻使用十九世紀的馬克思主義的話語來表達自己的需求,而事實上,它所傳遞出的信息已經超出了馬克思主義,它已經拉開反對極權主義的序幕,但是,它所使用的卻是馬克思主義的話語,這就是五月運動的悖論。

感謝白夏教授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