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華語片展望

音頻 06:09
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與5月8號到19號舉辦
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與5月8號到19號舉辦 REUTERS/Jean-Paul Pelissier

一年一度的法國戛納國際電影節周二(5月8號)晚上在戛納盧米埃爾電影宮拉開帷幕,誰將成為繼瑞典導演魯本·奧斯特倫德之後獲得今年金棕櫚大獎的桂冠?這將是電影節於下周六(5月19號)閉幕式上獲獎名單出爐前最讓人關注的話題之一。今年幾部入選主競賽單元和平行賽單元的華語片的表現也住的關注。

廣告

戛納國際電影節與威尼斯和柏林電影節被稱為世界最著名的三大國際電影節之一。每年五月份,戛納因電影成為世界矚目的中心,除經評委精心評選出來,並試圖最全面地展現出世界電影的面貌的電影外,紅地毯,明星,癡迷喊叫的觀眾,捧着長槍短跑的攝影師都是戛納電影節不可或缺的元素,在12天的時間裡,戛納的一切都將圍繞着電影在運轉。

韋恩斯坦性侵事件後時代

電影節今年進入71年,在去年好萊塢舉足輕重的製片人韋恩斯坦性騷擾和性侵醜聞曝光後,風行全球的#Metoo運動給今年的戛納電影節帶來了不少變化,電影節的組織者希望從各個層面強調對女性的重視,與韋恩斯坦徹底畫清界限。對女性的重視首先表現在澳大利亞籍的好萊塢影星凱特·布蘭切特擔任評審團主席開始。而在分別來自七個國家、五大洲在評審團9名成員中,有五女四男,女性佔比重更大。評委團將從21部入圍的主競賽影片中評選出金棕櫚獎,評委獎,最佳導演,最佳編劇,劇本等各類獎項。8位評委中,有來自台灣的演員張震,他是這屆評審團里唯一的華人評審,也是繼李安、舒淇後獲邀擔任坎城評審的台灣第3人。在戛納電影節的官方網站上,張震的國籍被寫成China,引起台灣的不滿,但到今天為止,張震的國籍欄依然沒有變化,他在開幕式上入場時將如何被介紹也將受關注。

開幕片:《人盡可知》

因政見不同受監視的伊朗導演阿斯法·法哈蒂的影片《人盡可知》入圍主競賽單元,將罕見在今晚的開幕式後全球首映,隨後在全球發行,這是伊朗的這位才華橫溢的伊朗導演第八部作品,他擅長千迴百轉般的劇情展示人性和社會各個層面,之前的作品《一次分離》《往事》都深得觀眾和專業人士好評和喜愛,在伊朗和法國拍攝後,他選擇在西班牙拍攝,並啟用西班牙國寶級的女影星佩內洛普·克魯茲級拉威爾·巴登夫妻檔,自然也十分值得期待。

新浪潮旗手戈達爾第七次角逐金棕櫚

另外,五十年前,法國五月風暴期間,和特呂弗等新浪潮導演在戛納抗議,最導致電影節停辦的法國新浪潮旗手戈達爾今年也攜新片第七次角逐金棕櫚大獎,現年87歲的戈達爾的新片片名是《影像之書》,其內容目前為止還沒有很多劇透,也是此次電影節一個不小的謎團,而今年電影節海報出自Georges Pierre (1927-2003)之手,是曾是Jean-Luc Godard在1965年執導的影片Pierrot le fou》(狂人皮埃羅)中的一幕。這可能也是電影節向這位大導演致敬的一個方式;

俄羅斯導演基里爾·謝列布連尼科夫的新片《盛夏》也得以入圍。角逐本屆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的有三位女導演,分別是執導《太陽的女兒》的法國導演伊娃.於頌;執導『迦百農』的伊朗女導演納迪.拉巴基;另外一位是執導《幸福的拉紮羅》的意大利女導演愛麗絲·洛爾瓦徹。

賈樟柯新片:《江湖兒女

中國導演賈樟柯新片《江湖兒女》參加主競賽單元。賈樟柯近十幾年來一直是戛納電影節的常客,幾乎每部新片都會被選中參加戛納電影節。在2015年《山河古人》後,賈導的新片講述的是一對戀人坎坷曲折的愛情命運,影片由賈樟柯的禦用女演員趙濤和柏林影帝廖凡主演,賈導如何通過這部影片呈現出當代中國的何種面貌,答案將於5月12號影片在電影上上全球首映時揭曉。

平行單元:畢贛魏書均王兵和申迪

賈樟柯今年入圍,打破了第69屆和70屆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中國影片連續缺席的局面,同時,今年的戛納電影節上還予與其他幾位中國導演重要的位置,年輕新銳導演畢贛新片《地球最後的夜晚》一片入選藝術性極高的“一種注目”單元。這部影片由湯唯,黃覺,張艾嘉等主演,是一部偵探類型片外殼包裹着的,面對自我記憶、家庭關係的電影,劇情也與戀人之間十幾年的神秘和複雜關係有關,或許與賈樟柯的新片有某些異曲同工之處,兩位具有不同時代背景的導演如何演繹出來,有會給觀眾帶來何種不同的感受,這也是5月15號,畢贛的新片首映後才能給出的答案。

另外,中國90後導演魏書均的影片《延邊少年》入圍短片單元,將與其它7部作品一起角逐最佳短片金棕櫚獎。年僅24歲的申迪攜《動物兇猛》(原名《烏瑪》)入圍了電影基金單元。

戛納電影節特別放映王兵導演的《死魂靈》,這部影片長達8小時,據紐約時報介紹,《死靈魂》拍攝於2005年至2017年,記錄的是中國勞改營倖存者的記憶,覆蓋了中國的大部分省份,包括對120多名勞改營倖存者的採訪。王兵的目標是在這些記憶消失之前將它們保存起來。這可能也是王兵導演向死亡者和倖存者致敬的方式,而戛納電影節將這部巨片放特別放映單元何嘗不是向王兵的不懈努力的工作致敬的方式呢?

戛納電影節71歲也有疑惑

大家可能還幾個去年戛納電影節過70歲的生日時,明星雲集的隆重場面,而電影節評委將金棕櫚獎授予一部對當代藝術進行犀利批判和諷刺的影片《十字路口》也被認為是大膽的創舉。如何在如此盛況後重新振作,找到新的突破?電影節組委會承諾今年會有新鮮的血液帶來新的活力。但受韋恩斯坦事件影響,對女性平權問題的重視給電影節帶來一層政治色彩,好萊塢影片缺席,以及禮儀上的變化和新規則都是今年的“特色”,法國世界報評論發問道,戛納是否已經精疲力竭了? 世界報的評論還指出,今年入圍的影片大都選擇沉悶的社會的話題,包括被威脅關閉的工廠,一個破產的家庭,被悲劇籠罩的婚禮,對阿拉伯世界的思考,同性戀,與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作戰的庫爾德女兵等,評論說,戛納電影節鮮少對喜劇片感興趣,這也是戛納電影節的特色,也許在平行的影評人周和一種注目單元選片中,觀眾可感受到一些歡樂的氣息。

法廣在今年的戛納電影節期間會及時為您做追蹤報道和採訪,歡迎你每天關注。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