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藝術

Ann Hindry訪談 : 為加勒比地區藝術家創造接觸、對話和吸收的機會

音頻 10:35
Bernard Hayot 與 Ann Hindry 在開幕式上
Bernard Hayot 與 Ann Hindry 在開幕式上 LIN Zuqiang

法國雷諾汽車正在法國海外省馬提尼克島上的克萊蒙基金會舉辦雷諾汽車現、當代藝術收藏展。在上一次的節目里,我們提到:這個展覽帶給我們好幾個觀察點來研究馬提尼克私營產業界的主導力量如何嘗試通過藝術來參與、促進經濟轉型 ,通過藝術來加強財富創造的集體認同的教育,通過藝術來促進社會和諧。我們今天請這次展覽的策展人,藝術史家 Ann Hindry 來介紹一下她是怎麼選作品,展覽對展出地馬提尼克的意義。作為策展人,Ann Hindry 在訪談中從藝術專家的角度告訴我們展覽在設計上考慮到了對馬提尼克和加勒比地區在地藝術家的幫助。

廣告

首先我們來談作品的選擇。Ann Hindry 說 : “這個展覽,我是根據展出地的情況來組織的。這個地方相當美,辦展覽很好,這一點很容易理解。

我和 Bernard Hayot 先生在過去幾年裡談了好多次,也來小住過好幾次,這樣我就開始對這裡的社會心理,對Bernard Hayot 先生的基金會邀請的人對當代藝術有多少了解有了底,這樣我就不用強調當代藝術是什麼,而是集中精力突出展覽的作品的品質就好了。”

那麼什麼是作品的品質呢 ? Ann Hindry說 :“這次展出的作品的品質,用我的眼光來看,是很相當的,無論從哪個時期來說,都不是一般的作品。你不要光看作品名單,你要看作品本身。看了之後你就會明白,這裡面大部分的藝術家都是現在一流的藝術家,除了我們最近收藏的作品的作者,他們現在還不那麼有名,但我可以肯定他們的知名度也會跟上來的。以前我們收藏的作品,藝術家後來成為公認的名家。我想,我們現在收藏的,作者以後會成為世界名家的。我們講作品,我想不光要講品質,還要講作品的時代性,世界不停地在變,評價作品的標準也在變。早期的作品是在1967年創作的,最新的作品是在2017年創作的,他們都和時代緊密結合,在時代性的評價標準里站得住腳。雷諾的現、當代藝術收藏的價值也在這裡,我組織展覽也是從這個角度來考慮的。因為藝術之外的世界也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地在發展,所以各個時期的作品隨着時間的轉移也會和後來的時代脫節。

我們收藏作品,不是美術館在收藏, 不是藝廊在收藏,這是一家企業在收藏。企業有財力,會傾聽,有辨別力,企業也有能力組織,企業請我,我是美術史家,那我就從藝術發展變化的角度來挑選作品,挑選在各個時期里站得住腳的當代藝術作品。作品在社會中的角色,我覺得這不是企業看到的,是我看到的,企業接受我的觀點。我們講藝術的品質,藝術也有點和時尚一樣,有時間性,我們講品質是根據藝術創作的時間點來講的。

我找藝術家做作品,一來要和時代結合,二來要和我們雷諾汽車已經有的收藏有關係。我選藝術家做展覽,就是用這個標準來選的。 這些藝術家和 Dubuffet 有共同的特點,就是揭示他們所處的時代的弊病。他們要反抗,要在社會中產生一些震動。Dubuffet 很喜歡無政府主義,對他來說他要滿足思想上的饑渴。我不知道新收藏的藝術家象何岸和文芳能不能達到 Dubuffet 的程度,但他們的水平是在那裡的。這兩個人在藝術手段上讓我們驚嘆,同時他們又在爭取社會進步,他們用一種很有表現力的,但又不是直接的,用含蓄但所有人都能明白的藝術手段來爭取社會的進步。”

對挑來展覽的藝術家未來會不會成為加勒比地區藝術家的榜樣這個問題,Ann Hindry 說 :“在展覽之前,我找過加勒比地區的藝術家,想把他們放進展覽,但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找到。他們的創作還比較弱,但是希望他們以後能夠被邀請進來。他們是很孤立的一群藝術家。我希望能夠看到加勒比地區不同時期的藝術家能夠和他們身處的時代對話。Bernard Hayot 和我多次談到這個問題,讓加勒比地區的藝術家有能見度,這當然是我們的目標。”

談到如何讓展覽能夠吸引觀眾,讓觀眾人數達到一個比較大的規模時,Ann Hindry  說 :“ 這個問題比較有意思。在過去幾年和 Bernard Hayot 的談話里,他對觀眾的人數這一點相當關注。 他是國際知名的大企業家,他對自己的知名度不感興趣。他對藝術感興趣,對過去的藝術,對現在的藝術都感興趣。他想激發他的馬提尼克島上的藝術家的創作。他知道一個很好的辦法就是把法國大陸的大藝術們,外國藝術家們帶到島上來。他也和蓬皮杜中心合作。他的目的就是給整個加勒比地區的藝術家們漲些聲勢,讓他們體會到他們就在世界當代藝術創作者人群里,是這裡面的一部分。 Bernard Hayot 對藝術的發展變化很着迷,他在盡自己的力量來幫助加勒比地區的藝術家。

參觀人數不是 Bernard Hayot 優先考慮的,他優先考慮的是讓當地的藝術家接觸到外面的世界裡的大藝術家,他知道雷諾汽車的現當代藝術收藏能做到這一點。加勒比地區的藝術家相當孤立,我想過要把他們的作品放進展覽, 我參觀過很多藝術家的工作室,但是他們還不成熟。讓他們看到過去沒看到過的當代的和歷史性的作品,他們的眼光會複雜起來, 吸收一些東西。過去的大藝術家也是吸收前輩藝術家的工作走出來的。

當然 Bernard Hayot 要考慮參觀的人數,整個展覽很昂貴,要運轉好,這是他作為實業家的一面,他還有帶有感情的一面,是帶給加勒比地區這些比較封閉和孤立的藝術家一個為期3 個月的展覽,讓他們看到過去30年來幾代藝術家的作品,可以對話,也帶給他們一些主意。”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