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國際縱橫

法國加強與亞太國家的安保合作

音頻 10:22
國際縱橫
國際縱橫

聽眾朋友,馬克龍當選法國總統之後,高度重視與亞太國家的關係。把維護亞太地區的安全與航行自由看作是法國應該擔負的國際責任的組成部分。今年1月11日,法國和日本兩國在法國的布雷斯特的海軍基地舉行了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會議,即所謂的(2+2)磋商,確認了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就海洋安全保障加強合作的方針。雙方就設立包含安全保障和環保問題在內的綜合性海洋對話機制達成協議,首次會議將在年內舉行。兩國政府發表了彙總磋商成果的聯合聲明。

廣告

共同社報道說,日本把在太平洋擁有新喀里多尼亞等領土的法國定位為“海洋國家”。考慮到中國在東海及南海活動趨於頻繁,有意尋求加強合作。日法2+2磋商已是第5次,上次於去年1月在東京舉行。日方由外相河野太郎和防衛相岩屋毅,法方由外長勒德里昂和防長帕爾麗出席。河野在磋商後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強調:“雙方有著作為太平洋國家的共同利益,將為維持海洋秩序而合作。”岩屋指出:“為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將進一步深化防衛合作。”聯合聲明的內容包括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定期舉行日本自衛隊與法軍的共同訓練,以及基於兩國簽署的《物資勞務相互提供協定》加強合作。圍繞中國的海洋活動,雙方對東海及南海問題表示強烈關切,寫明“強烈反對加劇緊張的單方面行動”。為實現朝鮮無核化,雙方商定將就打擊為逃避制裁在海上轉移物資的“倒貨”對策而加強貢獻。綜合性海洋對話機制將由兩國各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參與,圍繞航行自由、可持續開發、海洋塑料垃圾問題等展開討論。

另外,2019年1月9日,美國、法國、日本、澳大利亞及印度的高級軍事將領在印度新德里舉行瑞辛納對話。出席對話的有印度海軍總司令蘭巴、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戴維森、日本自衛隊統合幕僚長河野克俊、澳大利亞國防軍司令坎貝爾,以及法國海軍參謀長普拉澤。戴維森海軍上將表示,美國認識到該地區不斷變化的動態,這就是為什麼其地區指揮部的名稱從美國太平洋司令部變為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的原因。戴維森說,美國為該地區帶來的最大能力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發展起來的無與倫比的盟友網絡。他說,“最重要的是,我認為必須展示並放入戰鬥空間的能力集是我們都有能力的聯盟和夥伴關係,” “當我們回顧過去,在危機時期,它們已經成為盟友和夥伴,不是為了征服他人,而是為了解放他們。我們一次又一次地證明,戰略夥伴關係和一系列聯盟將有利於全球穩定”。戴維森表示,盟國確實在一起工作,並指出美國已與日本,法國,新西蘭,加拿大,英國和南中國海的其他國家合作,維護所有國家進入這些重要海上線路的權利和通訊。戴維森說,“聯盟和夥伴關係的多邊性質使得戰鬥力更強,” “美國與印度的戰略夥伴關係在去年取得了很大進展。”

印度海軍總司令蘭巴談到了中國軍力擴張,指中國過去五年增加八十艘新戰艦,中國海軍毫無疑問成為區內主要的軍事力量,他擔心北京在印太地區會愈趨獨斷。澳大利亞國防軍司令坎貝爾表示,隨着中國在印太區域軍力擴張,使區域安全更不確定;而河野克俊亦指出,中國海軍與空軍在印太區的活動有所增加,日本不時在東海,尤其是釣魚島,與中國出現衝突。河野會後對中方近日提出的兩岸統一論表示,中國的軍機、軍艦不但繞行台灣海峽,也在與日本有爭議的海域出現,日方對有關不利區域安全的行為非常關注。

回顧馬克龍當選總統之後法國對亞太的政策,大家知道,去年3 月,馬克龍訪問了印度,法國允許印度軍艦使用自己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軍事基地,法國的這些軍事基地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例如法國在阿聯酋的軍事基地,位於該國首都阿布紮比附近,是法國在海灣地區建立的首個海軍基地。該基地於2009年5月底正式啟用。據報道,這一軍事基地是一個集海陸空三軍為一體的綜合性基地。有長達300米的深水碼頭,功能強大,設施齊全,可停靠像“戴高樂”號航母這樣的大型艦船。其空軍設施位於阿布紮比市郊的宰夫拉空軍基地,可以起降幻影和陣風等型戰機。該軍事基地不僅具有軍事威懾與作戰功能,還具備後勤補給與保障功能。該基地大大提升了法國在其傳統勢力範圍以外的海灣地區的軍事投射能力和政治影響力,增強了法國對阿聯酋的安全協防能力。另一方面,該基地為法國艦艇在海灣和紅海地區執行巡邏、反海盜和聯合軍演等任務提供了保障,使法國在印度洋和海灣地區的艦船可以到基地中進行休整。新德里尼赫魯大學的國際政治學教授拉賈戈帕蘭就法印安全協議向德國之聲表示:"法國和德國等歐洲國家越來越擔心中國的行為。他們想看到更穩定和平衡的亞洲,因此他們將印度視作潛在的合作夥伴。" 法新社指出,法國在該地區擁有最大的專屬經濟區,其面積達9百10萬平方公里。印度總理莫迪表示,他與馬克龍莫迪都認為,印度洋地區對世界和平與穩定將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

去年5月,馬克龍又問澳大利亞,與澳大利亞領導人會談,雙方以防止地區可能出現新的霸權為由,強調建立印度、太平洋新軸心。馬克龍在澳大利亞悉尼參觀了澳大利亞潛艇部隊,並表示法國、澳大利亞和印度有責任保護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安全與穩定,反對有可能出現的地區霸權主義。有文章分析指出,法國表示希望置身於印度洋-太平洋地區民主國家新軸心的中心地位,這個軸心旨在維護基於規則的秩序,抗衡中國不斷增強的實力和影響力。堪培拉正在尋求與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其他民主國家建立聯盟,並說服歐洲大國重新參與太平洋地區事務,成為抗衡中國日益增強的實力的一道屏障。

此外,法國總理菲利浦去年11月也對越南進行了訪問。有評論認為,法國有意擴大對亞太地區的影響力,甚至透過重視越南在這一地區的戰略地位,從而融入美國以及日本、印度、澳大利亞盟友在該地區聯合打造的印太戰略。越通社的報道說,法國總理菲利浦於11月2-4日期間訪問越南,在越南首都河內受到越南總理阮春福等高級官員的熱情接待,雙方舉行了國務會談,就促進越法關係、深化戰略合作、肯定越南的亞太戰略地位以及共同關心的國際問題進行討論,雙方還圍繞能源、航空、科技、環保、醫療、電子政務等17個領域簽署了合作文件。菲利浦承諾未來將支持越南加入歐盟自由貿易協定,並承諾法國將在國防安全和軍事交流上跟越南加強雙邊合作。越南媒體對法國總理針對南海問題的表態給予高度讚揚。雙方承諾未來將透過國際平台針對諸多國際事務開展協調一致的合作,譬如共同維護國際海空航行安全與自由等等。眾所周知,越南在這一地區與中國存在領土糾紛。隨着近年來中國在亞洲乃至世界影響力逐步擴大,越南開始積極尋求多元化外交,首先着手改善跟美國的雙邊關係,隨後跟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盟友加強合作。今年3月份,越南跟澳大利亞結為利益相關的戰略合作盟友,此次越法兩國全方位積極發展雙邊關係,無疑被視為有抗衡中國之意。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