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法國各政黨聯合一致向反猶主義說不

音頻 05:02
2019年 2月19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前往斯特拉斯堡附近一處遭遇塗鴉的猶太人墓地視察。一些墓碑上被寫上了反猶口號。
2019年 2月19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前往斯特拉斯堡附近一處遭遇塗鴉的猶太人墓地視察。一些墓碑上被寫上了反猶口號。 圖片來源:路透社/Vincent Kessler

三個月來不斷為黃背心抗議運動困擾的巴黎街頭,19日晚間又面對一場新的集會遊行活動。但這一次集會的發起者不是黃背心,集會的核心訴求也不是購買力,而是向伴隨黃背心抗議運動而不斷升級的反猶行為說“不”。民意持續低迷的法國社會黨周一發出的呼籲立即得到廣泛響應。朝野二十幾個政黨,無論左右,都將參加活動,顯示出少有的團結一致。

廣告

反猶言行不斷升級

促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是近期頻繁發生的針對猶太人的、不同形式的破壞、襲擊、辱罵等行為。一周前,巴黎街頭的法國已故女政治家西蒙娜•韋伊的畫像被畫上了納粹符號;為因為是猶太人而被虐殺致死的年輕人哈里米而種的紀念樹被砍。而16日的第14場黃背心抗議集會期間,法國猶太裔哲學家阿蘭·芬基爾克勞(Alain Finkielkraut)又遭遇來自黃背心抗議隊伍中的惡語辱罵;該事件可以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在法國政壇激發強烈反彈,各黨幾乎一致對反猶暴力升級發出譴責。總統馬克龍一周前已經就這些事件表示:對這些行為的肇事者決不手軟。政府總理菲利浦也在應當於19日出版的《快報》雜誌的採訪中,呼籲法國各界堅決反對反猶主義。法國社會黨周一發出的集會遊行活動因此幾乎贏得了一呼百應。社會黨第一書記福爾向法新社表示,他之所以發出這項呼籲,是認為這不只是猶太人的問題,而是所有法國人的問題。

應該說這些吸引媒體廣泛關注的事件並非孤立事件。反猶勢力近年來在法國出現增強的趨向。根據最新的統計數字,2018年法國境內共發生針對猶太人的各種行為541起,與2017年時的統計相比,上升達74%。而就在本周一,巴黎大區瓦茲河谷城市Sarcelles兩名少年竟向街對面的一座猶太教堂開槍,導致一名行人輕微受傷。

反猶主義並非法國獨有,在其他歐洲國家也有不同形式的表現,但在法國似乎尤為凸出。法國政治學專家Moisi接受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法語部採訪時表示:這種趨勢在每一個歐洲國家都以不同形式表現出來,但在法國最為凸出,因為法國的猶太人社團人數較多,是西歐國家中最大的猶太人社團。同時,法國的穆斯林社團人數也是西歐國家之最。反猶勢力擡頭不僅與民粹主義勢力擡頭有關,同時也受到伊斯蘭激進勢力的推動。更不用說還有目前的黃背心抗議運動。避免將反猶言論與黃背心抗議運動混為一談,當然很重要。但他們表現出的某種沉默和尷尬,與我們今天面對的現實如此嚴重並非沒有關係。

黃背心運動不反猶,但為仇恨言論提供了釋放空間

針對猶太人的不同形式的攻擊行為伴隨法國黃背心抗議活動不斷升級。但無論是政治領導人,還是各方學者都一再強調不能將二者混為一談,不能因此將黃背心抗議活動歸類為反猶行動。但大家也無法否認反猶行為升級與當前的社會形勢、與黃背心抗議活動有關。政府總理菲利浦指出,說黃背心運動是反猶運動是不對的,也很荒謬。但是,在這場黃背心危機中,一些底限失守了。

專註法國各種形式的激進勢力的研究所負責人Jean-Yves Camus向法新社表示,黃背心作為運動本身並不具有反猶特點,但該運動既拒絕有領袖人物,也沒有維持秩序的組織,這導致一些極端分子得以不遵守一些在運動中有影響的人物的和平立場。他認為,黃背心運動對反猶行為不負有集體責任,而是其中一些個體要對這些行動負責。但他也指出,問題是那些在運動中有一定領頭作用的人物在事發之後,沒有及時對這些行為發出譴責。

法國著名哲學作家Bernard-Henri Lévy則直接認為,不能說反猶行動只是發生在黃背心抗議活動的外圍,反猶行動其實就在運動當中。這並不是說運動本身具有反猶性質,而是說黃背心們應該站出來強烈表示:反猶行動不要打着我們的旗號。而不是像他們現在這樣閃爍其詞。

不少學者指出,反猶行動頻繁發生尤其與法國當前社會中仇恨言論充斥有關。這些仇恨言論經由因特網而廣泛傳播。社會學者Michel Wiework還指出,除此之外,也不能忽視當前形勢下,某些暴力行為有一種被正當化的傾向,有些人認為這些暴力行為可以幫助他們爭得某些讓步。法國高等社科院歷史學者Vincent Duclert指出,傳統上法國就有一種對反猶主義的寬容,反猶主義迅速擡頭因此成為可能。而各種形式的反猶行為在黃背心運動中找到了發展空間,因黃背心運動中多有暴力。一些反猶團體就試圖利用這場運動。而這場運動也為各種言論得到釋放提供了有利條件。

19日晚間,法國朝野二十幾個政黨都將參加巴黎市中心共和廣場的集會活動。據悉,一半政府成員都將參加活動。前總統奧朗的也將到場。集會活動開始前,法國參議院議長、右翼共和黨人拉舍爾還將與國民議會議長、執政黨共和國前進黨的菲朗一道,前往猶太大屠殺紀念碑前獻花。不過,民粹色彩濃重的極右翼政黨國民聯合黨不在社會黨的集會邀請之列。總統馬克龍也不會參加集會活動。他將按照原定安排,於20日參加與法國猶太人組織代表委員會的年度晚宴,並將發表講話。但預計他不會在晚宴上宣布什麼新措施。猶太人組織代表委員會雖然樂見法國政界能一致向反猶主義說不,但期望政府能拿出具體措施。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