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風光

舉辦馬德升個展的夏瑪朗德城堡

音頻 05:42
夏瑪朗德城堡主建築
夏瑪朗德城堡主建築 @domaine chamarande

分散在法國各地的眾多城堡,見證了歷史,講述着時代、社會和文化的變遷,不論是斷壁殘桓,還是經過修繕後仍惠及後人的建築都是法國歷史遺產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是了解和懂得法國人文歷史文化不可多得的資料。今天我們一起走進離首都巴黎不遠的夏瑪朗德城堡看看它的前世與今生:這裡曾經留下過法國哲學家托克維爾的足跡,目前正在舉辦旅法的中國藝術家馬德升作品展

廣告

有人說,夏瑪朗德城堡(Le château de Chamarande)融合了建築與景觀變化的,就像是一本關於園林藝術歷史的打開的書,這個比喻真是恰到好處。城堡位於法蘭西島大區埃松省的同名小鎮,在巴黎西南39公里處。地理位置得天獨厚,位於幽靜的山谷之中,附近有清澈的的河流和一望無際的草地和森林。主建築四邊形的城堡房屋周圍環繞着護城河,庭院入口兩側的角上是兩座小閣樓,左邊一座為小禮拜堂。花園則是法式風格,整齊乾淨,其中有運河、池塘和噴泉裝飾着。

據介紹,城堡的雛形始於十六世紀,主人是當時巴黎市長和國王亨利四世的私人好友弗朗索瓦•米龍(François Miron,1560-1609,),他於1603年收購了兩個莊園建立了現在的領地,並建設了自己的住所。但城堡在投石黨之亂中府邸遭到破壞、狀態不佳,米龍的兒子轉手賣給了鹽務稅包稅人皮埃爾•梅羅(Pierre Mérault)。皮埃爾•梅羅之後又因債務問題在1684年將領地賣給克萊爾•吉爾伯特•奧爾奈松(Clair Gilbert d’Ornaison)。這位新業主是國王路易十四的首席寢宮侍從,他的家族擁有在福雷(Forez,里昂和克萊蒙費朗之間)的一片土地,並由國王頒布詔書建立了夏瑪朗德伯爵領地。至此,才真正出現了夏瑪朗德領地這個名字。從那時直到1850年,奧爾奈松-塔拉魯(Ornaison-Talaru)都是這個領地的主人。之後,城堡和領地繼續不斷易主,而每個階段的主人都會為建築或花園進行改造,留下了他們的痕跡。一些歷史名人也在此留下足跡,值得回味。

比如,1856年,正準備《論大革命》的法國哲學家托克維爾看上了這裡安靜,又離巴黎近,可以去國家圖書館查閱資料的優勢,離開了他在諾曼底的托克維爾莊園,攜妻子來到了夏瑪朗德城堡居住,由於在他居住期間,城堡再次被轉手,導致他們很快離開,甚至沒有留下任何他居住過的史料,據推測,這是因為當時簽租房契約的並不是托克維爾,而是他妻子瑪麗的姑母貝拉姆夫人。

到了近代,從1923年開始,城堡的主人托梅(Thome)夫人允許法國童子軍在這裡設置培訓中心展開訓練。二戰期間,夏瑪朗德先後由德國軍隊和美國軍隊佔領,成了部隊總部和軍隊醫院。

1955年2月23日,夏瑪朗德的園區被登記為歷史古跡;到了1981年7月23日,城堡和附屬建築也被列入其中加以保護。

馬德升個展:從“星星”到今天

馬德升展出作品之一:彩繪玻璃
馬德升展出作品之一:彩繪玻璃 @馬德升/domainde chamarande

1978年,夏瑪朗德城堡及其周圍的領地成為埃松省的公共財產,但一直對外關閉。2001年,埃松省政府在夏瑪朗德又建成了一個當代藝術中心,定期舉辦當代藝術展覽,並對所有人開放。通過讓當代藝術作品和自然環境融合的方式試圖讓這個地方成為該省的文化標桿,佔地98公頃的夏瑪朗德公園,自2005年以來還獲得了“卓越花園”的標誌。這也是要在巴黎大區眾多著名城堡中能獨領一片風騷的方式。

在這個框架下,旅法中國藝術家馬德升的40件包括雕塑,繪畫,裝置和彩繪玻璃在內的作品被安置到了城堡內部和花園中。據介紹,這是向這位40年前在北京發動了“星星畫會“的藝術家致敬。展出的作品呈現藝術家對自由和愛不斷的追求。馬德升在一次車禍後不幸下肢癱瘓,但他憑着堅強的毅力從未放棄創作,這次展出的作品是向他法國大藝術亨利·馬蒂斯致敬,馬蒂斯晚年也依靠輪椅活動。評論認為,馬德升的這些作品透露着石頭展示永久的平衡的永恆氣息,也是對女人的偉大形象的頌歌。馬德升的雕塑個展將於4月28號結束。

與馬德升個展同時舉辦的還有攝影師Marcel Thomas的攝影展,展出的是他在上個世紀通過鏡頭捕捉到的那些曾叱詫法國和國際影壇的明星們的微笑。介紹說,Marcel Thomas堪稱狗仔攝影的先鋒,但他追求的不是揭露明星們的私密生活。

夏瑪朗德公園和城堡都免費向公眾開放,交通也很便利,從巴黎過來只要乘坐RERC線,到Chamarande站下車後走即到。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