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柏林飛鴻

巴黎聖母院給建設新歐洲帶來希望

音頻 04:45
法國巴黎聖母院遭大火
法國巴黎聖母院遭大火 REUTERS

巴黎聖母院被大火嚴重毀壞,引起德國媒體普遍關注。法國總統馬克龍很快宣布,將在五年內修復聖母院。火災五天後,法國文化部長表示,聖母院基本上可算是得救了。這一消息給很多痛苦的心帶來了撫慰。德國多份媒體認為,聖母院被毀壞也帶來了希望,它給歐洲帶來了團結一心,共建歐洲標誌建築的機會。對德國就聖母院的重建沒有做出特別感人的反映應,德國政界和媒體都發出了批評之聲。

廣告

聖母院受到大火侵襲後,德國基民盟籍總理默克爾很快向法國表示了同情和扶持意願,但前工作部長布呂姆(Norbert Blüm)對默克爾的反應表示失望。

據德國《焦點》周刊報道,這位基民盟籍政治家批評默克爾說,“我非常希望德國在大火當晚就做出慷慨扶持的表示,不只是用菲薄的語言來表示支持,而是將大力參與聖母院的重建。”他警告說,沒有慷慨大度,新歐洲就不會出現。默克爾支持法國的表態讓他想起遠房親戚死亡時義務性的弔唁表態。但歐洲需要的是澎湃的激情和同情。作為基督教的教堂,巴黎聖母院讓人想起基督教也是西方國家的一大源泉。而只有思想能激勵歐洲向前。

兩天後,德國文化部國務部長格呂塔斯 (Monika Grüttas)向法國提供修復援助。她向媒體表示,只要法國有需求,德國願通過專家和內行提供專業和技術扶持。四月三十日,格呂塔斯將在德國一位知名建築師和藝術史學家的陪同下,前往巴黎會晤巴黎同事,並向法國正式提供援助。

《商報》表示,巴黎聖母院被大火損壞,首先是法國的戲劇,但它對德國和世界來說也是一部戲劇。雖然很幸運沒有帶來死者,但這場大火像2015年11月法國受到恐襲一樣令人震撼。這座大教堂不只是天主教教堂,它同時也是法國共和國的教堂,是國家擰成一股繩的所在,它見證了法國的悲哀和榮耀。火災是一部戲劇,因為人們無法想象,修復時的疏忽大意會讓法國最寶貴文化財產幾乎化為飛燼。國家象徵部分被毀壞,對馬克龍總統來說是部政治戲劇,馬克龍本來預定4月15日晚上推出政治、氣候保護、降稅、減債等設想,現在這些都不得不往後推延了。火災也是我們德國人的戲劇,因為我們大家都覺得受到了打擊。很多德國人都站立在巴黎聖母院里。不管信教與否,當我們親自觀賞這座教堂時,我們會感到,世上還有比人工智能,社交媒體和5G更重要的東西,即創造了到今天仍給我們帶來享受的偉大建築的人們。

《明鏡》周刊表示,歷史上沒有哪個教堂火災受到了如此廣泛的全球關注,但柏林發出的只是菲薄的官方公告,而巴黎聖母院本來可以成為歐洲重新開始的象徵,因為被大火毀壞的是西方世界的標誌。誰知道,柏林是不是還有人了解巴黎聖母院的真正價值。馬克龍總統已經發話,五年內要修復聖母院。要是做不到,法國人就成了世界各地的笑料。但恰恰是馬克龍的敢於冒險,讓他出類拔萃。馬克龍為歐盟做的也是同樣的事。當選後的2017年初,他已看到歐洲在沉淪,他到現在還在不斷呼籲,歐洲不能這樣繼續下去了,南北社會不平衡太大,防禦太薄弱等等。兩年前,他推出了一整套挽救歐洲計畫,但柏林頂多隻是口頭表白贊同而已,現在火災發生後也是這副模樣。但柏林有必要確切把握巴黎聖母院對歐洲的意義,並給予巴黎足夠的扶持,因為馬克龍一個人是完成不了聖母院的重建工程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