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法五一大遊行社會訴求會否被暴力事件淹沒?

音頻 05:46
2019年5月1日,一些參加傳統的五一大遊行的抗議人士在巴黎街頭遭遇警方盤查。
2019年5月1日,一些參加傳統的五一大遊行的抗議人士在巴黎街頭遭遇警方盤查。 圖片來源:路透社/Philippe Wojazer

五一勞動節歷來是法國各工會組織遊行活動、伸張勞動者權益的日子。但今年的五一節,首都巴黎的氣氛格外緊張。在傳統的工會組織的集會活動之外,自去年11月中旬就每逢周六走上街頭的黃背心抗議人士,也在這一天再度上街;而幾個月來伴隨着黃背心抗議運動的打砸搶分子今天更不會缺席。巴黎警方嚴陣以待。但幾股力量齊聚街頭會迸發出怎樣的火花,實難預料。

廣告

應該說在法國當前持續數月的社會危機背景下,今年的五一節活動,對於任何一方力量都是一次考驗。

法國各工會組織每年五一節都會組織規模不等的遊行活動。活動目的以伸張勞動者整體權益以及當下涉及勞動者權益的具體話題為主。但自去年11月中旬自發的黃背心民間抗議活動開始以來,工會組織為勞動者代言、維護權益的角色明顯遜色,工會試圖與黃背心抗議活動聯合的努力到目前為止未見成效。工會組織自然希望借這次五一遊行重新顯示他們的存在與號召力,今次遊行的訴求也以提高購買力為主,與黃背心抗議運動的主體訴求吻合。法國總工會負責人Pierre Martinez在五一節前夕表示,五一節應當是幾個月以來所有街頭抗議人士集合起來的日子。但很難說一直試圖避免被任何其他團體或組織利用的黃背心抗議人士這一次會願意與工會組織會合,因此也很難說工會組織能借今次五一遊行活動重新顯示凝聚社會力量的能力。更何況,各工會組織之間都未能團結起來,共同遊行。

在試圖凝聚社會抗議力量的同時,工會組織在今次遊行活動中還必須面對安全挑戰,避免可能發生的暴力事件,轉移輿論對他們的社會訴求的關注。

黃背心抗議活動自開始以來,一直拒絕任何體制框架。他們的集會活動訴求紛雜,但整體上以拒絕體製為主,傳統的民主體制框架因此受到挑戰,而工會組織恰恰是民主體制框架下的一個中間媒介,長期以來,一直試圖在社會與執政當局的對話中扮演民間訴求代言人的角色。黃背心抗議活動也始終拒絕被領導、被代表。四個多月的抗爭活動中,始終沒能出現明確的領頭人,一些開始獲得一定的知名度的人物往往也很快引發各種質疑和抗議,被迫引退。黃背心抗議活動雖然得以持續吸引輿論關注,並令執政當局每周六都緊張防範,但如此散漫的抗議形式能持續多久?輿論對他們的支持是否會最終因圍繞抗議活動的暴力以及秩序困擾而轉向倦怠?為勞動者伸張權益的五一節能否讓熱情開始回落的黃背心抗議運動再掀高潮?

黃背心抗議活動也同樣面對如何控制幾個月來如影隨形的暴力事件的難題。工會組織在集會活動中通常都安排有自己的維持秩序隊伍,避免發生意外事件,更防範打砸搶分子混入隊伍。今次五一遊行,各工會組織據悉都增加了維護秩序人員。但黃背心抗議活動因為沒有組織,當然也沒有這樣的安全措施,暴力分子因此很容易混入其中。這也是為什麼黃背心運動不斷伴隨着多種不同程度的暴力事件。同時,黃背心抗議人士對暴力行為的態度多有曖昧也是暴力活動頻發的重要原因。絕大多數抗議人士雖然主張和平示威,但也有人認為暴力不失為一種向政府施壓的手段。而且隨着抗議活動持續,一些黃背心的立場也日漸轉為激進。

對於警方來說,能否將這次五一集會活動的暴力事件控制在有限的範圍也是一項困難的挑戰。幾個月以來,一方面有伴隨着抗議集會活動的暴力事件不斷造成人員與物質損失,另一方面也有各界越來越多的對警察暴力的抗議。而以蒙面黑衣人為主體的打砸搶分子幾個月來不斷混入各種遊行隊伍,製造暴力事件。這些黑衣人通常是反資本主義、反法西斯主義、反體制、反警察的激進人士,他們的主要行動方式就是暴力。警方預計今次五一活動可能會有一到兩千名激進分子趁機搗亂。社交媒體上甚至有人揚言,要將巴黎變成“騷亂之都”,要讓這一天變成“黑色與黃色的五一”,甚至稱這一天將是“世界末日”。警方在巴黎部署了7400多名保安人員,近200個摩托車流動小組沿途巡視。警署也同時要求遊行隊伍沿線商店關門,避免不必要的損失。法國內政部國務秘書Nunez表示,今年五一節巴黎的警力部署規模遠超過往年。

總統馬克龍此前要求安全部門堅決打擊黑衣蒙面的打砸搶分子製造暴力的行為,不能讓勞動節變成“暴力節”。

但這次五一活動也將檢驗總統馬克龍幾天前宣布的政策路線和社會措施是否回應了民間的期待。一些民調機構在馬克龍講話之後進行的調查顯示,總統並未能說服大多數法國人。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