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風光

巴黎觀光勝地聖母院如何進行5年重建計畫引議論

音頻 05:11
巴黎聖母院塔尖在熊熊烈火中倒塌           2019年4月15日
巴黎聖母院塔尖在熊熊烈火中倒塌 2019年4月15日 法新社/Benjamin Filarski / Hans Lucas

世界著名觀光景點巴黎聖母院,其原始建築的中心部分、也是最具象徵性的木製結構的塔樓頂尖受到祝融蹂躪,連歷史悠久的公雞風標箭頭也當場燒融坍塌。那視頻、那場景傳遍全球,讓全球粉絲心頭緊繃,不禁一陣抽搐。重建聲浪因此四起,捐款也全球四面八方湧來。法國政府宣布打算在5年內重建,但如何做到,也引起各方議論紛紛。

廣告

對於法國政府這樣雄心勃勃的慾望,激起大家議論紛紛“是否應該重建?”是要重新打造。4月15日的大火導致中世紀以來屹立於塞納河邊的聖母院受到重大毀損,尤其是教堂中心的建築部分。大火的翌日,總統馬克龍就宣布,打算把這個法國吸引最多觀光客的文化古跡在5年內修復、重建起來。但許多專家認為這個期限“時間太短”。

總理飛利浦4月17日提出建議:廣泛徵求國際名建築師來重建被燒毀融化殆盡的塔樓頂端風向箭標,預估2024年左右,聖母院將重新找回它過去的壯麗;同一年,巴黎也將迎來奧林匹克運動會。

法國總統府及總理府都表達了希望快速進行並完成聖母院修復、重建工程的意願,而這很可能會與聖母院實際受損的情況發生抵觸,而且也與聖母院部署安全措施所需的時日相衝突。

這一場幾乎讓聖母消失殆盡的突發駭人的熊熊大火,激起了大家想要重新找回一個如同從前一模一樣歷史悠久的巴黎聖母院。

然而就對於古跡修復方面,也有不同理論的提出。就聖母院的案例來說,其歷史包含了從中世紀直到拿破崙第二帝國的兩個時期,一場大火勾起了人們對這些聖母院歷史變動痕跡的想象。

為了重新打造完全被大火摧毀的教堂頂端木框架集中區,這個代表了聖母院教堂打造的中心區,但是又很奇怪的,平常大家的眼睛是看不到這個中心區的,建築師Wilmotte主張選擇採用目前的材料。

但是,到底是否要一模一樣的重建呢?這個問的題提出是有一點倉促了些。因為要決定這個問題之前,首先當即之務是要精細去研究目前的狀況。有了這個觀察後的基礎,才能着手計畫許多的程序,他們是帶領計畫最終的完成,以及決定計畫的性質。

存在兩個最弱之點:聖母院北緯的山牆及南塔樓里的一部分,他們倒塌後,會有導致在兩個塔樓之間,驅動三角形的中心齒輪的危險

聖母院的歷史文化古跡首席建築師Villeneuve,已經乘坐工程吊籃到建築物腳底觀察,尤其是大火後的牆壁狀況。而且將在消防員的支持下,保護人員和修復人員進行遮蔽這些聖母院里的聖畫作及玫瑰彩玻璃,甚至把他們恢復原狀或是或整理修復。

至於剩下要解決的問題還有:缺乏一些與建築工程有關的藝術專業手工工人。

對於聖母院來說,從9月開始,就必須徵召到100名石匠、150名木匠和200名屋頂工人,肯定是要把教堂屋頂的這些木頭區,被火焰摧毀的千年古老建築體,重建一番。

還有民眾發出問題及需要當局的解釋,法國總理飛利浦聲明說,“是問題是需要知道否應該重新打造那個塔樓頂上的公雞風向標箭頭,是否需要打造一個完全 相同的公雞風向標箭頭,或者需要打造一個新的公雞風向標箭頭,運用我們這個時代的技術及先進配備。

在選擇向所有提出的假設方案開放競爭的同時,法國政府似乎有意想要把這個具象徵的意義搬移到別處。這也是這個重建木頭樑木區塔樓計畫敏感的層面,要把它打造的與先前的完全一樣,它直至現今所代表的精神意義。但絕對可以保證的是,這場國際競爭肯定會讓它在法國及其他地方帶出對它更多的討論。 法國歷史文化古跡首席建築師François Chatillon對此表示說:“世界上沒有一位建築師能夠抗拒這種慾望說:我把我的風標箭植入了一個千年的歷史。”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