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風土人情

從圖坦卡蒙特展談法國埃及學研究前沿

音頻 05:58
少年法老圖坦卡蒙巡迴展3月23日在巴黎拉維萊特(La Villette)藝術中心揭幕
少年法老圖坦卡蒙巡迴展3月23日在巴黎拉維萊特(La Villette)藝術中心揭幕 美聯社

古埃及少年法老圖坦卡蒙(Toutankhamon)巡迴展從3月23日起在巴黎拉維萊特(La Villette)藝術中心拉開帷幕,據埃及當局表示,今次巡迴展的150件珍品中超過50件展品是首次在海外展出,將為吉薩大埃及博物館明年開幕造勢。

廣告

據主辦方介紹,這項名為金「法老的寶藏」的展覽,去年三月已在美國洛杉磯開幕,今次移師巴黎是第二站,也是歐洲僅有的一站展出,展期一直到9月15日為止。

展出的珍品包括多具本制雕像,包括圖坦卡蒙騎黑豹,放置他內髒的迷你木棺,以及眾多珠寶首飾等。不言而喻,法國又將掀起一股法老熱。

法國人對古埃及文明的熱愛,可以說是起源於拿破崙時代,在今天的節目里,我們就來談談拿破崙的法國軍隊是如何誤打誤撞,間接讓奠定法國埃及學研究基礎的學者成功破解古埃及的象形文字的故事……

1798年是古埃及考古學上重要的一年。這一年,拿破崙率領一支軍隊前往埃及最大海城市港亞歷山大,準備攻打埃及。那時他仍然只是法國的一名將領,他人生的高峰和傳奇還沒來到,但那不是重點 。當時的埃及由奧斯曼帝國統治,已經與古埃及文明沒有半點關係,居住在埃及的是信奉伊斯蘭教的阿拉伯人,而且與英國有很密切的商貿關係。拿破崙此行的目的,便是企圖摧毀英國在當地的利益。

與拿破崙這支法國軍隊同行的還有科學家和歷史學家,看來他除了軍事任務外,還希望在學術上有所發現。不料,拿破崙的這支軍隊很快隊被當地英軍打敗,他自己也從埃及逃回法國。雖然軍隊遭到毀滅性打擊,但隨行的一名法國士兵卻無意中發現了一塊非常罕有的石碑。由於這塊石碑在羅塞塔港口被發現,所以這塊石碑便被稱為「羅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

作為外來者,希臘人為了有效統治古埃及,托勒密王朝基本上會在面對埃及人民時採用古埃及的風俗和儀式,只有在宮廷內才會使用希臘語。當時的埃及人也沒有太反抗由希臘人統治他們,他們也承認托勒密王朝是正統的法老。這也難怪古希臘人頒布政令用的石頭會同時有古埃及文和古希臘文了。

1802年,瑞典學者約翰.戴維.阿克布拉德(Johan David Åkerblad)率先破解了羅塞塔石碑上其中29個古埃及象形文字。1814年,英國的湯瑪士.楊格(Thomas Young)成功依據古希臘文把古埃及通俗文字翻譯。湯瑪士的學識淵博,同時是個醫生、物理學家、生物學家和語言學家。儘管如此,還是要再等十多年後,世人才有辦法得知羅塞塔石碑的奧秘。

1822年,讓.弗朗索瓦.商博良(Jean-François Champollion)根據羅塞塔石碑上的經文成功解讀最艱深的古埃及象形文字。商博良藉助自己豐富的語言知識,從國王托勒密的名字入手,他發現古埃及象形文字從一開始就不僅僅是作為表意文字,有一部分字符是作為表音文字,還有一部分不發音,僅僅是對其他的詞作進一步的說明。例如,克麗奧佩特拉王名的名字後還有兩個符號,它們表示這個王名的主人是個女性。

很快地,商博良便整理出了一份古埃及文字發音表。七年後,商博良帶着這份發音表來到埃及,他驚喜地發現:用他的發音表可以毫不費力地解讀出大部分的官用象形文字。這樣,古埃及文字之謎就被商博良破譯了。

商博良因此被後人稱為“埃及學之父”,同時也成為盧浮宮埃及館的第一任館長。1831年,法蘭西學院向讓-弗朗索瓦·商博良表示敬意,專門給他任命了一個特殊的職位  埃及學主席。只可惜天妒英才,1832年,商博良死於中風,年僅四十一歲。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