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遺產

巴黎聖母院待浴火重生重建 法國大企業巨額善捐反遭譏招疑

音頻 04:50
巴黎聖母院遭祝融滅頂劫難  2019年4月16日
巴黎聖母院遭祝融滅頂劫難 2019年4月16日 LUDOVIC MARIN / AFP

名聞遐邇的世界文化遺產法國巴黎聖母院遭祝融滅頂後,特別需要大筆經費進行浴火重生重建工程的關鍵時刻,頃刻收到主要是法國大企業慷慨提供約10億歐元的重建項目捐款。但這些慷慨解囊的法國大企業大富豪們卻遭到幾個法國左派政黨的譏批、質疑。

廣告

巴黎聖母院大火後,法國阿爾諾家族以及其掌控的全球第一奢華品集團 ---  路易威登集團(LVMH)立即宣布捐款2億歐元。同樣地,歐萊雅集團及貝當古家族也宣布提供同樣的捐款額;而貝當古家族有史以來一直是巴黎聖母院的贊助戶。

原名為春天百貨的開雲集團的老闆皮諾家族透,則過旗下阿蒂米斯投資公司捐款1億歐元。其他對聖母院重建有大手筆捐款者還有例如:法國廣告巨擘 JCDecaux的兩千萬歐元、布衣格電訊公司總裁夫婦的一千萬歐元、迪士尼樂園及安盛保險(Axa)等大集團。

另外,法國“文化遺產基金會”也收到來自一些企業總共1.31億歐元的捐款,其中包括道達爾石油公司的1億歐元、法國興業銀行、法國阿科瑪化工集團、法國巴黎銀行 BNP、法國融資公司 Groupe Philippe Hottinguer等提供的巴黎聖母院重建捐款;這還不算那些個人捐款部分的1300萬歐元。

當然,慈善捐款可以證明捐款人的財富及慷慨解囊、他們的同心合一以及他們的大勢力,同時在做善事的同時可以改善他們的形象。

在法國名人Marcel Mauss1925年的散文中曾寫道:《給予、接受及返還》長久以來已經在社會中建構起彼此互換的精神來源。為了鼓勵企業把他們巨大的財富來做一些慈善捐款,法國自2003年起實施了艾亞貢法令(Aillagon),准許讓贊助企業慈善捐款的60 %金額可予以免稅,不過這項免稅金額最多隻能占該企業營業總額的0,5 %。對於民眾個人的捐款,可予以免稅的金額提高到66 %,但是免稅額最高只能占其所得總收入的20 %。接着,現任總理飛利浦更進一步提出鼓勵捐款的免稅配套措施地宣布:那些捐給聖母院重建的捐款金額少於1000歐元者,其捐款的75 %可獲得免稅。

春天百貨皮諾家族為了進一步表現他們的慷慨捐款不是為了免稅利益,他們已於4月17日宣布放棄享有這項捐款的免稅措施。

可說在皮諾的拋磚引玉下,法國廣告大集團JCDecaux也跟進發表同樣的宣布。另外,也是法國首富路易威登集團的老闆阿爾諾18日也詳細說明指出,其家族及集團捐出的聖母院重建款項,有一部分並非該企業的營業額,因此不享有這條贊助捐款免稅權的法規。他同時還宣布,即使路易威登企業的捐款部分,由於路易威登基金會此前的慈善捐款已經達到法規的上限,因此聖母院重建的捐款部分是無法享受這種免稅優惠的。但他們仍然對聖母院重建作出大筆捐款。

而且根據法國審計局2018年的強調指出,路易威登基金捐款金額獨佔鰲頭達8億歐元,在4.8億歐元捐款項目享有免稅優惠。該集團總裁阿爾諾說:“這蠻令人震驚的,因為我們看到在法國,即使做了一些證明是大眾利益的事,仍然會遭到批評。在某些國家這應該會受到稱讚的!”

這些大企業即使慷慨捐獻,無論他們是否享受這項免稅法規,還是遭到許多的抨擊、懷疑他們的慷慨捐款動機。例如社會黨總書記就推特抨擊這些富豪的聖母院大筆捐款表示,我們寧願他們把這種慷慨朝向那些最弱勢的群體,與最貧窮者同心合一。“比耶神父基金會”也加入批評陣營向大富豪們說:“如果你們能把1%捐款給最貧窮人群,我們就會感到滿足了。”

不過,這些批評卻正值大家對聖母院 ---一個重大法國文化古跡遺產的建築重建憂心關注、共襄盛舉地自動自發捐款的關鍵時刻,實在並非適當時機。而且根據“法國工商贊助協會 (Admical)”指出,這些大企業的捐款有49 %是在無免稅優惠情況下仍然進行的,只有14 %享受了這項免稅優惠。

而且,這些大企業贊助者慈善捐款的主要對象以社會項目為優先,佔了28 %,甚於25 %的針對文化遺產項目的捐款。

2018年秋天,已有法國國會議員提問:是否應該改革慈善贊助者免稅的法規呢?可以想象,其所帶來的結果將會很令人失望,而且不只是讓那些捐款大富豪們失望!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