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中國

皮凱蒂:貧富懸殊三十年內超歐趕美無疑是北京的失敗

法國著名經濟學家托馬斯·皮凱蒂(Thomas Piketty)推出新書《資本與意識形態》(Capital et Idéolagie),2019年9月。
法國著名經濟學家托馬斯·皮凱蒂(Thomas Piketty)推出新書《資本與意識形態》(Capital et Idéolagie),2019年9月。 RFI 法廣

法國著名經濟學家托馬斯·皮凱蒂(Thomas Piketty)是在中國擁有一定知名度的法國學者, 2013年皮凱蒂撰寫的《二十一世紀資本論》曾經被翻譯成40種文字,在全球的銷售量超過250萬本,創下了學術類書籍的新紀錄。上周皮凱蒂推出又一本巨作《資本與意識形態》(Capital et Idéologie ),被認為是《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續作。如果說前者在中國的銷售量曾經佔全球首位的話,後者是否會在中國大陸翻譯出版還是一個巨大的疑問。因為書中有多個內容涉及中國,涉及香港,而且,作者觀點尖銳,立場鮮明,在翔實的數據與客觀理性的分析的面前,皮凱蒂的論據似乎無可辯駁。根據瑟耶(Seuil)出版社透露,該書的翻譯版權已經出售給台灣出版商,台灣版的中文譯本計畫於2021年問世,而到目前為止,尚不知中國大陸是否有翻譯此書的計畫。事實上,只要稍微瀏覽一下該書有關中國的章節,就不難想象皮凱蒂的新書可能很難在中國大陸出版,至少不可能一字不漏的出版。

廣告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概括皮凱蒂的長達1198頁的新書《資本與意識形態》,那就是:貧富懸殊並不是命中註定的,而是政府的政策以及社會意識形態所導致。正如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的《第二性》中所闡述的男女不平等除了來自生理上的先天性差異更多的來自社會影響,家庭教育等等。

如果說《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基本沒有章節涉及到中國的話,《資本與意識形態》卻對中國社會今天的貧富懸殊現象做出了精準的描述,五年前作者在接受法廣中文部採訪時曾經感嘆很難從中國官方獲得有關個人收入以及個人所得稅方面的統計數字,皮凱蒂當時還強調指出,倘若習近平真的要打擊腐敗的話,那麼,最有效的第一步就是公開官員個人財產以及公開稅務數據。五年之後,中國官方的相關統計數據依然是國家機密,不過,皮凱蒂對可查閱的有關中國的數據做出了精準理性的分析,對中國現有的社會體制提出一系列的質疑:書中有關中國的章節主要集中在第12章,標題是:共產體制社會與後共產主義社會

皮凱蒂:香港回歸社會主義中國後反而取消遺產稅令人匪夷所思

首先,在香港民主抗爭活動經久不衰之際,皮凱蒂在書中立場鮮明地對香港的抗爭活動表達了理解與支持,他在書中寫道:“ 值得注意的是主張獨立的香港人在抗爭活動中占極少數,而抗爭的主要訴求是民主自由,呼籲人身自由以及多黨制,而上述要求遭到中國共產黨的一概拒絕.”

皮凱蒂介紹了香港回歸之後所推行的稅務制度改革以及金融地位的演變,指出一個鮮為人知但卻是否具有說服力的細節:“香港政府在1997年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不久便於2005年廢除了在英國殖民時代一直徵收的遺產稅。台灣主張與大陸統一的商界代表也呼籲統一時取消遺產稅“。皮凱蒂諷刺說:”在今天二十一世紀的初期居然會出現如此荒誕的矛盾現象: 亞洲的一位億萬富翁如果希望將其家產完整的傳承給他的後代的話,那他最好到共產中國去居住。“。

皮凱蒂特別對中國稅務制度中缺乏遺產稅這一欄提出了尖銳的批評:”這對一個在共產黨領導下聲稱要建設中國式社會主義的國家來說實在太自相矛盾了。如果在私營資本比例相對較少的時期,不徵收遺產稅還情有可原,而今天中國的私營資本已經佔全國資本的三分之二,讓這些私有化政策的受益者將他們的資本完整地傳承給他們的子女而不繳納任何稅款這實在匪夷所思。“

此外,除了取消遺產稅無疑加劇了香港的貧富懸殊之外,皮凱蒂還特別指出:香港的例子可以說在全世界絕無僅有也因此格外引人關註:“一個原先的資本主義體制地區被納入共產主義社會之後他的貧富懸殊現象居然更加加劇。而香港的金融地位對中國的經濟發展起着舉足輕重的作用。香港似乎是中國巨富完成他們在內地很難組織的對外轉移資產的中轉地,同時香港也使中國的大型企業以及政府得以輕鬆地管理其對外投資以及金融結算。雖然到目前為止中國資本外流的數目尚未達到俄羅斯的規模,但是,由於中國國內的貪腐現象嚴重,再加上最近幾年來的經濟增長以及私有化期間資產轉讓權的薄弱,資產外流很可能在未來幾年內不斷加劇;從而從內部威脅中國體制。“

整體而言,皮凱蒂對中國體制的最大質疑就是:既然歐洲的經驗已經證明一個國家完全有可能在減低貧富差距的同時保持經濟繁榮,那麼,為什麼標榜要建設社會主義的中國政府繼續容忍與資本主義的美國同樣嚴重的貧富懸殊?

對皮凱蒂來說,中國在改革開放那麼簡短的三四十年的時間內,社會的貧富懸殊比例就已經超過歐洲,這對中國政府來說,無論如何都是一大失敗!

當然,有關中國的章節僅占皮凱蒂新書的極少部分,他在書中也同樣對歐洲,尤其對法國政府,對美國政府推行的一些經濟稅務政策提出了尖銳的批評。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