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風土人情

法國新生物倫理法:輔助生育在議會展開討論

音頻 05:11
2019年9月24日星期二,在法國國民議會大廳對新生物倫理法法案進行辯論。
2019年9月24日星期二,在法國國民議會大廳對新生物倫理法法案進行辯論。 STEPHANE DE SAKUTIN / AFP

法國總統馬克龍五年任期內的首次重大社會改革,對將醫療輔助生育(PMA)擴展到所有女性的新生物倫理法草案的審議,今天(9月24日)在國民議會展開。在此前各方的爭論早就開了鍋,而支持這一法案的各種組織也嚴陣以待。

廣告

所有女性都享有醫療輔助生育是總統馬克龍在競選時的承諾,新法草案的推出一再推遲,如果這次立法成功,那麼想擁有自己下一代的女同性戀夫婦和單身女性就可以通過醫療輔助措施進行生育,不孕不育的異性戀夫婦不再獨自擁有這一特權。

法國衛生部長布贊指出:法案的標誌,自法案的第一條開始,就應能“讓人們睜大眼睛,看清當代的法國家庭,這個擁有多樣面孔,以各種形式生活幸福的家庭”。

在未來兩個半星期的時間裡,衛生部長布贊(Agnès Buzyn)將與司法部長貝盧貝(Nicole Belloubet)及研究事務部長維達爾(Frédérique Vidal)一起為新法案辯護。

新法案必須在明年夏季之前獲得通過,法案文本還因為醫療輔助生育,及眾多敏感問題,如卵母細胞的自我保護、或是對胚胎幹細胞研究的緣故,對親子關係和血統信息的獲取進行了微妙的修改。

不過布贊部長知道,面對右派巨大的反對聲浪,法案在議會的博弈並不容易。這是因為有家傳的經驗,布贊女士的前任婆母,是法國政治家西蒙娜·韋伊(Simone Veil)夫人,45年前,時任法國衛生部長的韋伊夫人就在國內政治氣候極端惡劣的情況下,成功推出了自己主辦的墮胎法案。

法國右派共和黨籍的歐洲議會議員,同時也是虔誠天主教徒的貝拉米,已經在媒體上對醫療輔助生育的辯論表示譴責,並稱這將是對我們的詛咒。他電台上大聲疾呼:“這事關人類環境的未來”;他認為對此醫學將不再“治癒病理的學科”,而是回應“慾望”。

貝拉米將參加10月6日的反對輔助生育的抗議活動,這一活動由二十多個組織呼籲舉行。

反對立法的方面,法國天主教的主教團首先表態說示威是公民的“責任”,然後才由該組織發言人出面和緩口氣。 女同、男同雙性和跨性別協會則擔心,議會辯論將重溫2013年同性結婚法案時曾經歷的“暴力”氣氛。

不過,國民議會的右派共和黨議員並不準備再次發起所有人都“結婚”時的爭執,因為就是那次議會博弈將他們畫地為牢,畫歸保守地位。

此外,議會的約2,500項修正提案中,共和黨提出的佔一半以上。可是周二下午,他們也不支持任何拒絕法案的動議,而是讓位極右的國民聯盟黨籍的議員梅納爾去衝鋒陷陣。

僅就法案的第1條而言,可能就需要數日才能投票通過,而緊隨其後有近600項修正條款。共和黨、國民聯盟、國際民主聯盟的一些議員和其他一些小黨派或無黨派議員則希望將輔助生育措施留給不育異性夫婦,或是不讓單身女性享有。

這些反對法案的人可以依靠醫學科學院的支持,法國醫學科學院剛剛表示:“生育被故意剝奪父親存在的孩子”,其成長過程“並非不是沒有風險的”。

有反對意見還指出,不孕不育症通過輔助生育進行“優生誘惑”,以及會對代孕法(GPA)合法化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面對這一問題,政府則堅持說“在法國代孕法仍然是絕對禁止的” 。

女同男同雙性和跨性別協會(LREM)負責人貝爾熱女士認為,想點燃議會戰火的議員,實在是不知所雲。她指出:“部分右派人士(...)應該高興地看到,在法國越來越多的人想建立家庭。”

就支持讓所有女性享受輔助生育的左派而言,和女同男同雙性和跨性別協會一樣,也收到了向跨性別者打開輔助生育措施大門的要求。

此外,立法辯論中還另一場辯論,事關輔助生育之後的辯論,但政府表示反對就此展開討論。

事關這些複雜的道德問題,布贊女士表示“可以從各個群體的不同態度中,看到支持和反對者之間的差異”。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