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遺產

達芬奇最後故居內部遭主人“嚴重破壞”

音頻 05:47
達芬奇最後故居克洛呂斯城堡外觀
達芬奇最後故居克洛呂斯城堡外觀 @DR 網絡圖片

今年是意大利文藝復興巨匠達芬奇逝世500周年紀念,盧浮宮博物館也正在舉行一票難求的大規模紀念展,讓觀眾領略大師的藝術風采。而就在法國各地推出各種相關紀念活動之際,達芬奇在法國最後三年歲月中棲身創作之地  克洛呂斯城堡卻以一種令人難以置信的方式登上了報刊的文化社會版面。

廣告

10月25號,法國很多媒體均以“克洛呂斯城堡所有者出庭受審”進行報道。更不尋常的是,和城堡主人弗朗索瓦·聖布里斯(François Saint Bris)同時在圖爾法院出庭的還有地區前歷史古跡首席建築師阿爾諾· ·聖-魯安(Arnaud de Saint-Jouan)。他們被控於2016年“未經事先授權在被列為歷史古跡的建築物上執行工程”。而這個歷史古跡就是每年吸引着40萬遊客,達芬奇度過人生最後三年時光的克洛呂斯城堡,直到1519年5月2號去世。

報道稱被城堡主人動了手腳的部分很多。在一樓,包括地板,三個房間的天花板,19世紀的裝飾木牆被拆除,一個壁爐完全被摧毀,原來的窗戶被堵住後增開了新的出口等。二樓雖然沒有木牆可拆,但天花板和地板也未被倖免大動干戈,他們甚至還將一個十八世紀的房間改裝成完全憑空想象出來的“達芬奇工作室”。

今年4月份將該事件公諸於眾的法國“藝術論壇”網站,報道指出,2016年,城堡遭到其主人“嚴重破壞”,並譴責主人將城堡變成一個“娛樂公園”。

據報道,被拆除的木牆和傢具在達芬奇繪製“蒙娜麗莎”時的確並不存在,但是和普通的維護保養工程不同的是,對建築古跡做大的工程就必須獲得批准。按照法國的相關法律,即使是私人財產,但一旦被列為歷史遺產加以保護的建築物就不能隨意動工,任何工程都要報經相關部門批准後方可進行。擁有這個城堡的主人和指揮監視全工程的歷史古跡首席建築師能不清楚這一點?

兩位當事人在法庭上承認他們判斷失誤,但他們為自己的誠意辯護並強調遵守了相關的職業道德。聖布里斯先生表示,他是在工程進行期間才“驚訝地”發現了其歷史考古價值,他說,他在拿掉那些所有的資產階級家庭都擁有的普通木板裝飾牆時才意識到其價值所在,可以讓參觀者感受到畫家居住在此時的些許氣氛。而且,他認為,如果城堡1862年被列入受到保護的建築古跡名單,也是因其歷史價值而非建築價值。

但與他當庭對峙的地區文化事業前負責人駁斥說,這類著名的歷史建築,自然隨着時代發展不斷演變的,對遺產的保護也必須包括尊重演變過程,也就是要尊重各個時代留下的痕跡。他還毫不留情地譴責就在紀念達芬奇去世500周年系列活動前完成的工程製造出來的所謂“達芬奇畫室,達芬奇圖書館和達芬奇工作室”都是文化騙局,大有利用紀念活動獲取經濟利益之嫌。

被告律師也擲地有聲的辯解稱,盧浮宮的負責人也證實,對城堡進行整修可以讓人呼吸到和達芬奇一樣的空氣,他反問:“你們是否可以想象達芬奇可以在被19世紀的裝飾木牆包圍中畫出了“蒙娜麗莎”?

儘管如此,兩位被告  城堡主人和歷史古跡首席建築師不可能不清楚法律禁止對被列為文化遺產名單的的城堡隨意進行翻修,而目的更荒誕到是讓參觀者呼吸到和畫家當年一樣的空氣,感受到當年的氣氛。

因此,圖爾法院預審法官當庭就表示完全無法相信被告的好意。並宣布對兩位當事人予以法律允許的最高限度的罰款,他們要向自然人和社會分別繳納3750和18750歐元罰金。預審法官還表示,他依法還應該判兩位當事人將古跡恢復原狀,但從技術層面看,這是不可能的了。他些許遺憾地表示,對此類案件的懲罰規定在工程完結幾個月發生了改變。他說,現在的類似案件罰金高達 54萬和200萬歐元。

對該案的最終判決結果將於12月20號宣布。

城堡在歲月流逝中也多次被改造,18世紀,內部空間被重組和裝修,就在那時加上了裝飾木牆和壁爐。同一時期,花園也被重新設計改造。

城堡1855年被聖布里斯家族獲得,1954年向公眾開放。

法國立法保護文化遺產

法國擁有豐富的歷史文化遺產,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的共有38處,列為國家文化遺產的共有約4.4萬處。這些散布在法國各地的名勝古跡歷史建築是法國人的驕傲,每年吸引全球遊客逾8000萬人次,為世界首位。而在遺產保護方面,法國也走在世界各國前列。1887年,法國頒發《紀念物保護法》。這部法律明確重申了作為法國文化遺產的傳統建築的保護範圍與標準,並組建了一個由建築師組成的古建管理委員會,負責法國文化遺產的選定及保護工作。法國也因此稱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立法保護文化遺產的國家。1913年,法國立法設立了專門負責對歷史古跡分類的機構,並且將所有古跡登記造冊。1943年,距歷史古跡四周500米範圍內的區域被法律畫定為受保護區域,任何人不得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隨意改動原建築風格。這一舉措有效地遏制了亂拆亂建行為。

但儘管如此,遺憾的是,還是不能防範發生在達芬奇故居內這樣無法挽回的破壞。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