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遺產

巴黎聖母院重建問題 從中世紀背景思維來看

音頻 05:22
巴黎聖母院塔尖在熊熊烈火中倒塌           2019年4月15日
巴黎聖母院塔尖在熊熊烈火中倒塌 2019年4月15日 法新社/Benjamin Filarski / Hans Lucas

著名的世界人類文化遺傳古跡的《巴黎聖母院》在歷經一場慘烈大火摧毀後,它的重建,如果在中世紀將會如何進行?

廣告

巴黎聖母院,在大火後重建所遇到的這個問題受到法國世界報的矚目及討論。如今在重修工程的問題上,落入討論的重點問題是:支撐聖母院建築物主軸的樑柱框架究竟應該用金屬或木頭材質?

在震驚全球的巴黎聖母院代表性的測風向儀尖頂塔樓,在熊熊大火中,壯烈傾圮燒融戲劇性傾圮倒塌的畫面傳送到每個人的眼目後,現今專家及全球民眾都在問:什麼才是重建巴黎聖母院的最好方式?

如果說,很明顯的大家似乎看法一致地認為,聖母院塔樓尖頂的外觀應該保持原型,那麼內部樑柱究竟應該用金屬或木材,這就引起大家爭論,成了有待定奪的問題了:決定應該用何種材料、何種方式來重建,以及應該用含鉛建材或是用一種類似的金屬材料,但又能夠把對於樓頂建築的鉛毒污染減少到最低程度。

但最主要的問題是,對塔樓尖頂測風向儀的重建,是否應該打造同樣造型的尖塔測風向儀,或是採用一個現代化的測風向儀。

若在中世紀,男女信徒從不會真正提出如同上述那樣的問題。那麼,這是否也象徵了我們現代人與這些天主教堂建築物的關係徹底改變了呢?

在西元第九世紀至十二世紀當中,天主教堂的特色,是為了獻給聖母瑪利亞而打造的。而在中世紀前期,教堂比較是獻給偉大的殉道者而打造的。

在四世紀至1160年間,巴黎聖母院是為了獻給了聖徒史蒂芬而打造的,而且這個中世紀的巴黎大教堂也不是建造在巴黎聖母院的所在地,而是建造在聖母院前面的廣場位置。參觀考古墓穴的遊客現今仍然可以看到一些痕跡!當建造聖母院時,聖徒史蒂芬教堂的後壁的基礎被拿來當作新教堂外牆的基礎。因此,巴黎聖母院也經歷過大教堂的移位,雖然即使只有幾十米的距離。

但是,從法國的十二世紀開始,尤其是在意大利的十三世紀,經濟的增長使得有可能發起重大計畫的紀念性重大古跡的大教堂。所以也就在這時候,天主教當局決定徹底拆除老教堂,拆除依附在別的教堂建築物上,打造一個新的宏偉教堂,其建築藍圖,面積規模及雕塑都標誌着與老教堂的深度切斷。也就是這樣,誕生了這座哥德式大教堂,一個並被認為獨特且雄偉的建築。

負責打造教堂的那些建築師和那些一個接着一個的工程領導們,他們會定期地變更原初的計畫。而且不時地,一面施工,一面改變原來的規模,去擴建這個教堂建築物。

出於美學的理由,主事者繼續對巴黎聖母院建築物的各個部分進行改造。有時會在立面或屋頂上添加雕像。重做一個馬賽克或重新刷漆都是很常見的,通常也不會太考慮是否模仿原始的風格。結果通常,會在教堂中添加建造一個高台的講道台,而其風格與最初的結構根本毫無關聯。

這個法文可以被人親密地直譯稱為《我們的媽媽》的巴黎聖母院,其結構於1250年左右完成,但在14世紀,在詩班台的四周,加上了了雕刻的木柵欄,許多雕像,祭壇,和現代化的小隔間。

因此,不僅大教堂從未被視為一個固定時代的紀念建築物,它們並且還不斷地移動,發展,重建和改造。

那些第一批真正讓人對於教堂的這些異質性感到震驚的人在19世紀,例如以公爵Viollet-le-Duc為代表的一些人物,他們明確地要把教堂打造成一個永恆,超越時空的文化古跡建築物。

為了從這些重大建築物中消除這些他們認為是時代累積的異端運動,他們任意地想象建築物的初始狀態,結果工程與原來的建築物的結構愈來愈遠。

結果只創建了一個新型態和增加建築上其他的轉換。

因此,儘管人們渴望想要“重做同樣的建築物”,但這些大教堂最終將永遠是幾個世紀以來轉型和改建的結果。

所以如今真正的問題應該特別在於:我們希望我們的天主教大教堂變成什麼樣子?只有在我們能夠回答這個問題之後,才能獲得結論,找出我們想選擇的建造世界文化遺產古跡的巴黎聖母院的技術和藝術。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