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文藝欣賞

法哲學家德布雷新書綠色世紀 掀世界末日氛圍

音頻 05:53

今天為大家介紹法國哲學家雷吉斯•德布雷(Régis Debray)的新書:《綠色世紀(Le Siècle Vert:)》;該書討論闡述重點:一個文明的改變。

廣告

也是法國高級公務員的法國多產作家、哲學家雷吉斯•德佈雷的作品呈現給讀者的經常是《拆毀我們生活的世界,然後再予以慶賀一番》,尤其是在這個到處散發出《世界末日》氛圍的當下,尤其是目前武漢新冠病毒肆虐、人心惶惶,人類文明有逼近死絕危機之際。這類主題的作品也呈現在德佈雷的前幾部作品如:《文化的基因》、《幽靈的歐洲》等書中皆可窺略。

即使在德布雷這部嘔心之作,假設《世界末日》字眼不存在其字裡行間,那麼法國人也可能會把它發明出來。《等候世界末日》,這就是法國著名書記介紹電視節目主持人弗朗茲•吉斯貝爾特Franz–Olivier Giesbert 為德佈雷的新書下的註解。吉斯貝爾特說,在這個灰暗的時刻,看看法國人怎麼在黑夜中狗吠、狼嚎,而且總是懷着惡劣心情。他們在所認為壞總統當前之際,在公民對立對抗下、在極其黑暗當中,或是在極右派主席勒蓬女士出現下一屆大選時,他們需要有自我害怕的擔心。

德佈雷的新作中呈述這些法國人生病的景象:法國人罹患了《發狂的憂愁情緒》;這也是一個能導致人走向自殺的疾病。許多法國人現今甚至相信他們的國家被警察控制住,認為馬克龍是血腥領袖、是臭名昭彰的獨裁者,這可不是好笑的事!

這本書還指出,我們這個時代的價值觀是非顛倒了:大家對於限制同情那些周六下午晚上的暴動感到有罪惡感,警察變成了我們社會的新替罪羊。與此同時,社會的不安全感卻一直在擴增。去年,法國的兇殺案達970件,增加了9%;故意攻擊案(260,500件)增加了18%; 強姦案(22,900件)增加了19%。我們還唱什麼高調,說我們在《共同生活》呢?我們可說,在犯罪方面,法國正朝向美國式的高速化進行。

在宿命論的背景下,我們如何相信一個被這麼多暴力及不文明行徑啃噬的國家將會有光明前景呢?而且在目前的冠狀病毒爆發之際,它也不能提振法國人的士氣。以前,也是來自中國造成的西班牙流感,雖然名字沒有標示出《中國》來,當時造成全球5000萬人的死亡。吉斯貝爾特說,而新的武漢病毒流行病也喚起了我們無限灰塵條件的極其脆弱。

隨着冠狀病毒出現,給予我們肚臍般的短視及無力感,給人類帶來了沉重的打擊。在消滅恐龍的物種滅絕之後,每年,隨着一種鳥類的消失,而且是以令人恐懼的速度發生,這已是地球上第六次大規模滅絕的幽靈。物種致命性的滅絕,就像文明的滅絕一樣,通常持續萬年1萬年至1000萬年。人類最古老的化石年代可以追溯到280萬年前, 那麼,現在輪到人類滅絕了嗎?

本書中也提到世界末日的思想成了人類的一種習慣。 它不時地激發人們的精神,最常見的是在遇到下個世紀或下個幾十年的時候,就會令群眾集體發狂。 這就像是一個有着祭司和其忠實信徒的敬拜活動。 順便提一句,所有宗教都向我們宣布世界最終極的災難:稱它為《世界末日》,這就是聖經所說的善惡之間的最後一場戰鬥, 是古蘭經所說的審判日,是佛教徒和印度教徒談到的生命巡迴的終點。

與我們政府的生態學及世界末日悲觀主義觀念非常遙遠,即使它們之間常被放置在同一水平。生態是太重要了,因此不能只是交給環保主義者負責。但隨着法國市政選舉的臨近,生態競爭正在上升。 不過,二十一世紀將是生態的,也可能不是!

在德佈雷的新作品《綠色秘密Le Siècle vert》中,他譏諷這個西方世界說:他們吃着白麵包、因羞愧而臉紅;在此期間,它卻走綠色路線。作者提醒說:“而東方世界,他們在尋找與大自然和諧及聯合的當中、模仿大自然而且不擔任它的主子,這豈不更有智慧嗎?”我們自以為高於所有生物之上,現在卻發現自己在其中是非常卑微,這就可以讓我們改變了!

在我們所知道雷吉斯·德布雷一生中成功的行動下,他對革命的努力貢獻良多,並漂亮地把這些定義為《一個帶綠帽子的希望》。他並慶幸現今正在改變社會,而且往往是往最好方面改變,特別是男性主導權的式微,以及女權上升,這就是他提出的《霸權即將被推翻》 。他近乎嘲諷地定義說,慶賀素食化的崇拜儀式,一直到在花園深處遺體的腐殖化。他說,被禁的死亡使得我們的空氣更加輕鬆。

吉斯貝爾特指出,總之,我們永遠對作家德布雷撰寫的每一本書所帶來的閱讀樂趣無法道出足夠的感謝。一次又一次的浮躁嘰嘰喳喳的或嘲弄着,他把我們走入的這個世界進行解構然後慶賀一番,亦即一個所謂的“未來落後”世界。 他的聰明和微笑總是讓我們感到舒服, 尤其是當一些遙遠的死亡喪鐘正串聯起那些世界末日的音符時。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