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白夏評港人為何向引渡法修改案說不

音頻 10:07
香港民眾周日參加抗議資料圖片
香港民眾周日參加抗議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香港周日爆發史上規模最大示威遊行抗議香港政府向立法會遞交的《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簡稱《逃犯條例》。中國官方環球時報今天發表社評文章譴責香港反對派勾結西方反對派勾結西方試圖撼動香港大局。與此同時,香港以及北京當局同時宣布將繼續按計畫通過《逃犯條例》。那麼,如何評論中國當局的立場?香港民眾為何如此堅決反對此一《逃犯條例》?西方能夠在多大程度上影響香港的未來?

廣告

就以上一系列問題,我們電話採訪了剛剛從香港返回法國的知名漢學家白夏教授:

法廣: 白夏教授,您好!中國官方環球時報周一發表社評文章提問道:“如果有殺人犯、搶劫犯在外地作案後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願意為他們提供庇護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與他們為鄰呢?更何況一向以法治著稱的香港怎麼能成為少數犯罪者的避罪天堂”,您對此有何評論?

白夏教授:這其實是不存在的問題,因為事實上,目前已經存在香港向大陸引渡罪犯的機制,只不過這必須經過香港立法會。而北京當局試圖修改此一法案,不通過立法會就將引渡逃犯.其實大家都知道,北京希望能夠逮捕兩類逃到香港的人,他們基本上有兩種,一種是貪官,商人等經濟罪犯,另一類則是一些批評北京政府的人,批評共產黨的人,在中國只要批評一黨專制就是罪犯,而在香港則不是。所以,區別並不在於可不可以引渡,而是以前必須通過複雜的程序,而修改之後,北京可以為所欲為,所以,環球時報又一次誤導讀者。

法廣:中國國內公盟的創始者許志永在推特上表示,大致閱讀了《逃犯條例》修改條例,發現明確排除政治與言論罪,增加了許多經濟罪名,估計是要控制香港的經濟精英,他們大多和大陸經濟關係密切,隨時可以治罪,釜底抽薪打擊香港的自由力量。您怎麼看?

白夏教授:我們很清楚,中共當然不會說到言論罪。在中國沒有一個人是因為言論而被治罪的,因為中國憲法保護言論自由,但是,實際上發表批評政府的言論的人會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判刑,劉曉波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我們知道,他們都是因為言論問題而被判罪的。

法廣:您如何評論今天香港政府儘管面對一百多萬人的大規模遊行抗議,卻任然堅持要修改引渡法?

白夏教授:等着瞧吧!當初香港人因反對二十三條而舉行大遊行(2002年)之後,前特首董建華也表示要維持,但是,之後還是退步了。當然,江澤民不是習近平,但是我們大家都知道,今天林鄭不可能說因為有一百萬人的遊行,我就要退步。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這是中共一貫的立場,這些都是大家意料之中的。

法廣:您剛剛從香港回來,您在香港的時候,感覺香港人是否很堅決?

白夏教授:中共每次威脅香港的一國兩制,香港人就會站出來捍衛自己的利益。香港最近四天內發生了兩次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六四三十周年維園彙聚了十八萬人,周日又有一百萬人走上街頭,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示威遊行。這就說明香港人並不是中共宣傳中所說的那樣,只關心賺錢,並不關心政治,或者香港人很愛國等等,我們看到,每當香港人的自由受到威脅時,他們都會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

法廣:香港有人說如果引渡法案修正案獲得通過,那麼,一國兩制就成為一紙空文,這是否有些誇張?

白夏教授:是誇張也不誇張,因為香港雖然還擁有一定的言論自由,政治自由,但是,它們的空間正在逐漸被壓縮,尤其是政治自由的空間兩年來已經被壓縮得可憐。而司法獨立是最最根本的,最重要的。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說一國兩制將死這並不誇張,但當然還不能說是一國一制。

法廣:北京批評西方參與香港活動,您如何評估西方的政界與輿論界在香港問題上的影響力?

白夏教授:我覺得西方的影響依然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北京需要外界承認中國的一國兩制制度,因為這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力不可低估。就拿中美貿易戰來說,北京可以以香港來繞過貿易戰的攻擊,如果西方拒絕承認中國的一國兩制,這對中國的經濟利益會帶來衝擊。但是,至於西方是否煽動香港的示威遊行,這完全是胡說八道,香港的抗議活動完全是港人自發組織的活動。

法廣:您如何展望香港今後的未來?

白夏教授:香港的未來是和中國大陸的未來緊密聯繫在一起的。香港社會雖然還可以以各種形式來抗議,但是,如果中國大陸沒有希望的話,香港也同樣沒有希望。

感謝白夏教授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