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709事件四周年,香港法律人聲援內地維權律師

音頻 08:38
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聯合香港律師團體“法政彙思”2019年7月9日在香港終審法院門前集會,紀念709律師大抓捕事件四周年,呼籲雙方被拘禁律師。
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聯合香港律師團體“法政彙思”2019年7月9日在香港終審法院門前集會,紀念709律師大抓捕事件四周年,呼籲雙方被拘禁律師。 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2015年7月9日,可以說是中國司法史上的一個黑暗的日子。這一天,中國警方開始在全國各地大規模逮捕、傳喚、拘留、約談律師和合作者、維權人士等等。經常受理被當局看作是敏感的人權案件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首當其衝,該所王宇律師及同是律師的丈夫包龍軍失蹤,律所主任周世鋒及其助理以及該所財務、行政人員等共9人先後被帶走,其中三人被判刑。根據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數據,截至2015年9月18日,這次大抓捕行動總共殃及各地共法律人和維權人士286人。四年後的今天,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連同律師團體“法政彙思”7月9日傍晚,在香港終審法院門前組織默站行動,呼籲北京政府立即釋放被拘禁的維權律師。

廣告

維權律師關注組總幹事陳樂女士向我們簡單接受了709律師大抓捕事件後被捕律師的整體情況:

陳樂:“我們知道有一些律師被判刑。周世鋒律師現在還在坐牢;余文生律師是王全璋律師的辯護人,但他自己現在也在羈押當中,有消息說他受到秘密審判,但判決目前還沒有出來;另外還有李玉涵律師,她是王宇律師的辯護律師(法廣註:王宇律師已經取保獲釋),她在2017年10月時被抓,到現在還沒有審判的消息,還在等待當中。我們很關注她的身體健康情況。還有王全璋律師,他剛剛被判刑四年半,今年6月底才有機會在被關押四年之後第一次與妻子李文足見面。我們也非常擔心他的身體和精神狀況,因為李文足與他見面後報告說,好像她丈夫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眼睛看上去很無神,記憶力也很差,說話的時候,很難做出正常反應……王全璋律師是到目前為止非常受到關注的一個案例……就是說現在還有很多律師被關押或在坐牢。我們覺得,這個情況必須要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

法廣:最近一段時期,香港一直不斷有遊行抗議活動。圍繞港府推動的《逃犯條例》修訂,香港人在維護他們自己的權利。這樣一次關注中國內地維權律師的活動,是否會在港人關注自身權利的運動中被淹沒?

陳樂:“我覺得反而不會,因為這一次《逃犯條例》的真正關注點,也正是香港人,甚至全世界其他在香港的人(要關心的)。如果修例通過了,他也會被移送到內地受審。很多人的擔憂就是對中國的司法制度很不信任,因為這個司法制度有很多問題,包括延長羈押、酷刑、疑犯被迫認罪,還有不公平的審訊。在這種情況下,709這個日子也正好是要大家把焦點重新放在中國司法制度問題上。這些維權律師就是因為要爭取中國司法制度的改革,爭取正義的彰顯,才會受到這種對待。很多維權律師被抓捕、被監禁,到現在仍然有很多人,權利沒有得到恢復,家人被騷擾。種種情況顯示,如果今天我們在香港舉行這個行動,可以受到很多人關注。在香港目前情況下,很多人反而會更加關注現在中國社會上一些不公平的現象。”

709律師大抓捕事件使不少中國法律人經歷牢獄之苦,但是很多沒有被正式逮捕的律師也因這次大抓捕事件而無法繼續執業。原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曾經代理維吾爾族溫和派學者伊里哈木•土赫提案件的劉曉原律師四年前在7月10日被當局帶走問話,三天後雖然重獲自由,但此後再無法繼續其律師工作,近日索性被當局註銷了律師執業證。他向我們講述了他在709事件之後的經歷:

劉曉原:“三天後我出來的時候,鋒銳律師所已經關門了。律所的檔案也被扣押了。我一直被失業。到2015年底的時候,律師事務所已經沒有錢交付2016年辦公用房的租金,一年66萬元,只能退出辦公用房,律所等於名存實亡了。其他律師早就開始要求調離。直到2016年5月律師年檢的時候,北京市律管局說已向司法部彙報,由專案組協調。其他律師調離了,但我們這些合夥律師不能調離。事情一直拖到2018年3月,當局註銷了鋒銳律師事務所的執業許可證。註銷執業許可證說明這個律所不再存在。按照規定,我們這些合夥律師可以調到其他律所,就是轉所調動。我一直要求調動,但是北京市司法局通過互聯網辦公平台,也就是律師管理系統數據庫,把我的名字刪除了,我就無法辦理調動。其間我寫了太多的信,去反應我轉所調動被卡的問題,但都沒有結果。在2019年6月19日,我接到了北京市司法局關於註銷劉曉原律師執業證的決定。註銷我的律師執業證的理由竟是: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被註銷之後的6個月之內,我沒有其他律所聘用:他們卡住我的調動,我怎麼可能被聘用呢!”

“還有,去年不能轉所調動還不止我一個人。鋒銳所,包括我在內,就有五個人。其他律所也有律師被卡住調動,都是這種類似的情況。”

劉曉原表示,如此多的維權律師遭遇打壓自然會對造成某種寒蟬效應:“影響肯定有。看到有些參與的律師被判刑,有些人取保候審後,除個別人恢復執業外,大部分涉及到709事件的律師都不能執業了。那其他律師肯定會從中感覺到某些威脅或恐懼,就會感覺到辦理案件,就會被株連,被莫名其妙地註銷執業證,他們肯定會有所注意。”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也在7月9日就709事件發表聲明,呼籲釋放被抓捕的律師以及各方維權人士,同時也關注香港市民所堅守的核心價值受到的侵犯,以及台灣人民來之不易的自由和民主所面對的威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