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警察上水瘋狂鎮壓立法議員被打額頭起包法新社女記者混亂中受傷

佩戴頭盔及身穿反光衣的法新社女記者趙嫣在混亂中受傷,2019年7月。
佩戴頭盔及身穿反光衣的法新社女記者趙嫣在混亂中受傷,2019年7月。 網絡圖片

反水貨反送中的“光復上水”行動在和平中舉行,但由於警方的暴力清場,卻引起騷亂,立法會議員尹志堅頭部被一名警察揮棍打中而起了一個包,而根據蘋果日報報道,一名據稱並非是示威者的少年不慎闖進警察清場路線的行人天橋,在匆忙走避時,幾乎跌落大約5米高的行人天橋。警方並且對現場採訪的記者毫無顧忌使用暴力,多名記者被警員打中。

廣告

一名佩戴頭盔及身穿反光衣的法新社女記者趙嫣亦受傷。從網上圖片可見(見圖),該女記者倒坐地上,手按面部,現場人士指她面部嚴重瘀青。該記者其後澄清並非被警察襲擊,是混亂時有人拉倒其相機帶或背包,令她跌倒,其面頰與右邊膝蓋撞地,手指亦被割傷,當時有救護義工即場為她診治。她說混亂中一度遺失相機,及後尋回,並已到院求診。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也透過twitter向法新社查詢事件,對方Eric回覆指“,謝謝你們關心,我已接觸香港的辦事處,而我們的同事指她已無大礙。”

根據NOW電視新聞現場報道,接近凌晨時分,在警方已經清場完畢後,數十警員全副武裝猶在天橋上驅逐其他途人,一名女社工不懼警察暴力,站在一名警察頭目面前,用話筒大聲直斥警察暴行,指他們見人就打,大約10分鐘的一輪指責,竟然令該頭目無言以對,最後整隊為數數十人的警察,掉頭而退。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與香港記者協會14日凌晨發表聯合聲明,指警方在上水衝突時多次推撞前線記者的鏡頭和身軀,有記者被警員以警棍揮打,或以警盾連續推撞,對此表示遺憾。

聲明指,NOW新聞一名攝影師拍攝時被一名便衣警以警棍揮打大腿,該攝影師亦被大量胡椒噴霧擊中;一名文匯報記者身穿反光衣及戴着寫有“記者”字眼的頭盔,仍被一名情緒失控的警員用圓盾揮打兩至三次;一名自由攝影記者在警察清場期間,亦被幾名警員多次用盾牌推撞,及不斷用警棍指嚇並逼近,即使多次舉起記者證並澄清是記者,警員仍向前逼近大叫,及再以盾牌推撞;一名東方日報記者在拍攝期間,亦被警員用盾牌推撞兩次,並一度推開攝影機,及質疑記者推撞警察,最後該警員自行離開。兩協會指近期多次示威活動中,警方進行清場時都有推撞和辱罵記者,多次發出聲明後情況仍未有所改善,促警方正視警權問題,尊重新聞自由及記者在現場採訪的職責。

警方在晚上8時開始清場行動,報道引述現場消息指,一名白衣警方督察持盾衝入商場企圖拘捕一名青年不果,該督察其後離開商場,但再在天橋上追逐一名少年。少年疑因被追捕時驚慌失措,跳出天橋,幸好當時有其他人和警員及時將他拉住,該少年其後被帶上警車。警方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險墮橋少年,稱會將其送院,警員將少年押上警車期間,一直向他吆喝“你憑良心講話!是我們救你上來!”

民主黨議員尹兆堅在場與警員理論時,警員以盾牌將其包圍。尹兆堅稱,當時見到一名警員衝入商場追打示威者,離開商場後又追打另一名少年,該少年驚慌下跨過欄桿欲跳下,幸有記者及途人拉起他,尹即時指控該名警員,但反被他以盾牌推撞。尹指該警員身上並無警察編號,但質問他時卻被警員揮棍擊中頭部,旁邊警員亦護送該警員離開。尹批評警員行動無理,“有沒有需要呀?清場已清光了,是不是瘋了你們?”尹形容警方亂抓亂捕幾乎搞出人命“非常離譜”。

港府對這次騷亂則有另一番說法,在接近凌晨發出的聲明中稱,“很遺憾地,有些示威人士在遊行後故意阻擋馬路,扔鐵支以及不明粉狀物體,又衝向警察的防線和襲擊警員。政府強烈譴責此等暴力行為”。

警方至截稿前,尚未公布有多少警員因此而受傷,或需要送院治療。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