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香港藝術家談7.21遊行與“白衣幫”打人事件

音頻 06:56
香港元朗車站的“白衣人”,2019年7月21號
香港元朗車站的“白衣人”,2019年7月21號 路透社

香港反逃犯條例修例抗爭演愈演愈烈。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周日(7月22號)圍堵了中聯辦並潑污中國國徽引起北京高度重視,中共黨媒人民日報今天也發表評論員文章,強調“中央權威不容挑戰”。新界元朗21號周日晚上更發生白衣人攻擊“反送中”示威者的惡性暴力事件,造成45受傷。曾經繁榮安靜的香港似乎陷入了社會撕裂的危險。

廣告

本台專訪香港藝術家Kacey Wong ,請他談談香港最新一系列事件。

法廣:發生“白衣人”肆無忌憚襲擊事件的元朗是什麼樣的地方?

Kecay wong : 元朗位於新界,是一個有很多原住民的地區。香港是一個島, 九龍是與大陸鏈接的土地,位於香港的最北部。

法廣:那麼為何“白衣人”襲擊的暴力事件會發生在這裡?

Kecay : 因為英國人統治的時候,新界元朗的人就非常反抗,英國就給了新界地區的居民一些特權,比如當地的男子可以擁有丁屋住房(無需向政府繳付地價)的政策起到安撫他們的目的,可能因為這些原因,讓他們的力量越來越大,有一些人也就開始和黑幫掛鉤了。

法廣:目前對這些暴力襲擊的“白衣人”身份有更準確的報道嗎?

Kecay : 有很多證據指出他們就是當地的土勢力,也有和黑社會有關的人,還有和議員有關的。周日晚上,在他們進行“恐怖”行動之前,可以看到一個建制派的議員(註:何君堯)跟他們握手,還稱讚他們很勇敢。

法廣:港人今年69號開始進行大規模反送中遊行,一個多月來,已經發展到周日有抗議者向中聯辦國徽投灑液體和雞蛋,元朗白衣人打人等事件。從香港看,反送中是否已經造成社會撕裂,並且有走向極端的趨勢?

Kecay:其實在我眼中,反送中運動一步一步連接起來很多人。至於社會“分裂”,五年前雨傘運動是已經開始了,但是“反送中”扭轉了趨勢,將一些本來不關心政治的人,比如中產階級都連接了起來。所以才發生一百萬,兩百萬人大遊行的場面,這是5年前的“雨傘運動”不可能看到的。

法廣:北京中央政府對中聯辦大樓國徽潑漆事件表態說中央權威不容挑戰“,面對這樣的局面,香港民意如何?

Kecay: 我可以看到,當然中共政府不斷利用他們的平台說很多”反邏輯“的事,每天都說很多難以理解的話,所以我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們可以看到的是本地香港政府透過警察跟一些本地 黑幫聯繫起來,主動搞”恐怖主義“。我這樣說是因為那些穿白色衣服的人見人就打,不一定是穿黑衣服反送中的。比如昨天有一個孕婦也被打了,倒在地上,她也不是穿黑色衣服的。而且,發生暴力事件也不只是昨天晚上,從中午開始,他們就在那裡不斷追擊,很多人看到他們拿着武器,有人打電話給警察局,警察局居然就掛線了,發生很多次以後,有人就去了警察局,但是警察居然關門了。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也有人拍到警察和這些黑幫在一起。

所以我看到的是,香港政府現在要做一個概念的轉換,他們在媒體面前不斷地提“暴徒”, 暴力事件,他們這樣做就是希望將反送中示威的人暴力和“白衣黑幫”暴力掛在一起,然後就可以名正言順,出師有名地去捉拿反送中要求民主的人。我覺得這是他們的計畫,已經發生了。

法廣:有報道說,香港警方已鎖定追緝700多名核心抗議者,而且有一些人已經逃到了台灣尋求政治庇護,這樣的現象幾個月前還是不可思議的?

Kecay:我上周剛剛在台灣做了一個藝術座談會,跟台灣朋友交談的時候,他們都說,在他們眼中,香港本來是東南亞最前衛,最文明的地方。現在,他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香港完全不是這樣,好像倒退回到台灣80年代戒嚴的年代,他們覺得,今天的香港就是明天的台灣。所以香港變成了最前線。台灣政府和總統蔡英文透過這些事件得到更多的支持,與美國的關係更接近。所以就有了政治難民出現,香港出現政治難民是天方夜譚,完全不可思議的事。

法廣:作為香港的藝術家,你對香港前途感到擔憂嗎?

Kecay:擔心也沒有用,我們的這種無力感很久以前就開始了,我覺得應該做的不是擔心,而更應該關注如何做一個社會個體,應該怎麼做讓更多人知道我們希望如何建設更好的明天,這樣才有用。香港加油!

感謝Kecay Wong 接受法廣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