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華世界

何清漣:北京不可能接受香港示威訴求

音頻 11:47
香港反送中法案的示威民眾 2019年8月18日
香港反送中法案的示威民眾 2019年8月18日 路透社

香港自五月份以來的反送中示威行動愈演愈烈,警民衝突四起,引發國際社會的普遍的擔憂和關注,如何看目前的香港局勢?面對香港民主抗爭五項訴求,北京能否有退讓可能?怎麼看範思哲等國際時尚品牌紛紛道歉事件?此次香港危機化解的出路會在哪裡?居住在美國的中國問題學者何清漣女士接受了本台採訪。 

廣告

何清漣:局勢目前確實是讓外界非常擔心,因為事態暴力升級,雙方對此各有說法,這邊反抗者說 ,是警員故意混入抗議者中製造混亂,好給當局製造鎮壓的借口;對方也說,是這些抗議者(製造暴力),到現在可以查證的信息不太多。昨天,“德國之聲”發表一篇文章,其中講到很多引起很大風波的消息,實際上是無法查實的。所以不是說現在有了手機、短信、可以上傳圖片,就一定是真相,目前給這些做新聞的人提供了更大的困擾。可以確定的事實是,當局的鎮壓行動是越來越強硬,從港澳辦召集了香港各界人士500人開會,明確傳達了北京的意思,香港這邊的態度確實是越來越強硬,所以目前大家好像也知道,幾乎是不可能和平生產,就是這樣一個狀況。

RFI:從最初上百萬人大遊行到目前多地“快閃”示威持續。示威的訴求也從最初的單純反送中到提出包括要求林鄭下台、獨立調查警察暴力等五項要求,您怎麼分析局勢各方?北京有可能最終接受嗎?

何清漣 : 其實我前面已經講到了,不可能接受,北京不可能接受是基於幾個原因,第一,香港的要求已經從反送中變成了“雙普選”,遊行中已經出現了這樣一些口號--“中共滾出香港”,也就是有“港獨”的要求,中共不可能接受“港獨”,也不可能馬上就接受“雙普選”。而且大家都知道,反送中第一階段,中共確實是態度軟化了,軟化之後,是希望求得某種妥協,這個事態就算過了。但是最後發現軟化之後,抗議者印證了共產黨、習近平多年養成的一個思維定勢,就是不能讓步,若讓步的話,就是 退一尺,人家就要逼着你退一丈。這就是目前北京的心態。所以北京是不可能接受這些要求。

第二點北京不能接受抗議者要求的原因還有通盤考慮,目前(中國)有問題的不只香港這一處,新疆、西藏、台灣,這些問題都很嚴重。新疆現在外界說已經變成了一個龐大的集中營,中國當然是否認,但是外界這種控訴是特彆強烈;西藏多年來也是一直在抗爭;台灣目前因為今年三月以來慢慢醞釀的“反紅色滲透”,再加上反送中的觸動,已經破壞了在那邊策畫的“韓流”,即韓國瑜大選的大好形勢,民進黨是死裡求生,所以就是“形勢大變”。在這個情況下,中共本來是不想在香港問題上怎樣,但是現在香港問題它看來成了一個妥協,結果沒有解決問題,反而變得更嚴重(從共產黨來說,它認為自己已經做了很大的妥協。所以這幾天的事態港澳辦已經講,“遊行出現了恐怖主義苗頭”,有人拿這個問題去問香港付警務長, 問他怎麼看,他避而不答遊行到底是不是恐怖主義,只是說,“恐怖主義和遊行還是性質不同的,我們正在密切觀察”。很多人聽進了前面一句,認為他比較清醒,還認識到遊行和恐怖主義不一樣;但是忘了後面一句“我們要繼續觀察”。目前抗議者的抗議行動並沒有降溫的趨勢,共產黨的鎮壓也更強硬,所以目前就是這個局勢,這個局勢演變成一場香港“六四”、比如開坦克上街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中共強力鎮壓其實是用不着直接派軍隊,因為據我所知,駐港部隊從進駐香港那一天開始就學習廣東話,專門開設班學講廣東話,如果要是香港有事要出勤,他們入場的演習,幾分鐘就要到防港口岸,到達出事地點15-30分鐘之內,有的就直接從沙頭角過香港,這些我都知道。

香港人我猜想應該對此知道,只是說或者不說,以及知道得有多清楚,所以(中國)不必要派軍隊,換上香港警服就直接(行動)就行了,而中國武警配備的那些警力本來就是超強的。

RFI:您怎麼看在香港局勢緊張之際,範思哲、紀梵希、Coach等時尚品牌紛紛因問題T恤衫被批而道歉事件?

何清漣:這也是中共的一種表態吧,就是(要顯示)這是中國的內政,不管你們國際社會的事情。為什麼它一定要找到所謂美國這隻“黑手”?,目前能夠拿出來的所謂證據就是美國駐香港特別辦事處的一個女官員見了黃之鋒他們。但是這個要作為一個指證美國政府操控香港的事情,我覺得證據太薄弱,因為中國政府不是頻繁地和美國民主黨接觸嗎?你不能說和民主黨接觸就是“妄圖顛覆”美國川普政府嘛。同理,美國駐港官員會見黃之鋒你不能就說是支持“港獨”吧? 因為你畢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你只看到他們見了面,而且到現在為止,美國白宮並沒有表達要積極介入,川普已經明確地說過,這是中國的內政。

但是斯坦福大學的中國研究學者在“紐約時報”發了一篇長文,其中他談得非常清楚,就是希望香港的抗議者現在已經取得了階段性勝利,應該考慮長期抗爭,以期達到目標,目前這樣搞下去,他說到時候西方不會有人“騎着白馬”來救你,“我們(他指的是美國)既沒有法律地位也沒有能力來干預香港的事情“。事實上確實是沒有沒有法律地位,如果你硬要說有法律地位的話,那是英國有,香港是它的前殖民地,但是英國恰好比較低調,只在大選的時候,可能因為梅首相要下台,另外一些人要表現,所以都積極地批評一下中共在香港一些事情上的所作所為。但是你看到,新首相上台以後,再也沒有人批評過香港的事情了。

美國只有一個東西(可以有所作為),就是取消香港的特別關稅權地位,那這個是需要國會立法的,到現在為止,南希也只是表個態,譴責並且說,如果要發生什麼事情,發生暴力鎮壓的事情,我們要“重新考慮香港的地位”,但是這只是一種威脅,目前為止沒成為現實。

到現在為止,習近平處理香港問題沒有脫中共的套路:一方面指責外國勢力介入干預,另外一方面就說是中國的內政,他國不得干預,然後就是對待抗議者,威脅暴力不斷地升級,壓力也不斷地加大,希望逼退(抗議),我覺得目前的情形就是這樣,但是指望這件事共產黨退讓,我覺得香港的抗議者把目標定得太高了一點。

RFI: 威持續兩個多月,對香港經濟、及未來國際香港地位的影響,已出現一些令人擔憂的數據,香港反送中危機解決的出路會在哪裡?

何清漣:目前看是這樣,一種可能是抗爭者雖然是無中心,但是這些無中心的中心能夠做出一個明智的決定,宣布抗議已經取得階段性勝利,暫時休整一段,以後再戰,不要導致事態升級。還有一個就是持續在堅持這種(抗議),結果不可能是北京退讓,那麼香港就會變成一個半軍管的地方,結果就真的可能是國際社會不願意看到的、也不是香港人願意看到的。而且有一點,香港的抗議者一直要求國際社會介入,並且說不相信有人仆街,國際社會還沉默?他們還是應該看看阿拉伯之春,阿拉伯之春的問題不是仆街的問題,因為世界各國其實確實是干預有心無力,歐洲一個難民問題,還有法國的黃馬甲,德國的難民問題經濟衰退,英國也是一個退歐搞得四分五裂,除了退歐沒別的事情干,也幹不成別的事,然後美國也是這個樣子,黨爭非常激烈,目前各國都是處於無能幹預的時候,無心無力,所以就是香港的抗議者的肩旁是承擔所有的壓力,所以國際社會大家看着着急,只能是呼籲,呼籲中國政府不要使用暴力鎮壓。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