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專訪黃之鋒:"我們就是要讓不可能變成可能”

音頻 09:01
2019年9月17日,香港泛民主派政黨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華盛頓美國國會中國議題委員會,就香港抗爭運動作證。
2019年9月17日,香港泛民主派政黨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華盛頓美國國會中國議題委員會,就香港抗爭運動作證。 圖片來源:路透社/Joshua Roberts

五年前,2014年8月31日,中國全國人大關於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在香港引發強烈反彈,港人認為8/31決定框架下的選舉遠不是真正的、公開、自由的民主選舉。9月中旬開始的大中學生罷課抗議活動,隨9月28日警方向示威人群發射催淚彈,演變成持續79天雨傘運動。五年後,港府在2019年春夏之交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引爆民間更大規模的抗議風潮。青年人仍是抗議活動主體,但運動在香港社會贏得了更為廣泛的響應與支持,香港陷入回歸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普選成為這場抗爭運動“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內容。五年前的雨傘運動以其和平、理性感動了世人,五年後的反送中運動再顯港人爭民主自由的決心與勇氣,但警民暴力衝突也日趨頻繁與嚴重。我們電話採訪了雨傘運動的學生領袖之一、現香港眾志政黨秘書長黃之鋒先生。

廣告

法廣:美國參眾兩院外交委員會近日通過2019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項法案還需要送交國會討論通過。就現階段而言,您有何評論?

黃之鋒:“這是一個跨黨派的工程,美國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支持香港,現在法案在外委會通過,我們希望在一年內能在國會也獲得通過。”

法廣:特首林鄭月娥26日晚舉行抗議活動開始以來的首次落區對話。您對這次落區對話情況做何評論?這次對話是否在一定程度上達到了和香港人溝通的目的?

黃之鋒:“這種公關秀其實沒有用,因為現在政府不聽我們的訴求,結果就是我們還是會繼續走上街頭。政府根本不願意聽民意,她說對話也沒有用。”

法廣:您不久前訪問德國期間提出:“香港是新冷戰下的新柏林”。具體怎麼講?西方國家如今往往出於各種利益考量,在與中國的交往中,淡化人權、民主議題,強調尊重各國政治制度。那麼,港人是否是孤軍奮戰的“新柏林”?

黃之鋒:“我為什麼說香港是‘新柏林’,是因為香港在面對北京壓迫的最前線,香港是民主與獨裁對決的地方。即使西方國家現在關心香港,一定有自己的利益考量,但重要的是他們關注香港,對香港有幫助,增加香港人的抗爭籌碼。增加關注,增加對北京的國際壓力,就會有用。”

法廣:如果把香港比作新冷戰下的新柏林,這是否意味者“一國兩制”中的“兩制”已經走到盡頭?

黃之鋒:“‘一國兩制’其實已經變成‘一國1.5制’,因為面對北京的壓迫,不管是把年輕人送到監獄裡坐牢,還是取消我們的議員資格,這些都說明了在習近平主政之下,我們不停地面對壓迫。”

法廣:從雨傘運動到反送中,一直貫穿始終的一個重要訴求是真普選。對於港人來說,普選為什麼如此重要?有無普選是否是香港社會如今需要面對的核心問題?

黃之鋒:“香港沒有民主選舉其實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而且,關鍵是香港人要求的民主是《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是應該要落實的東西。香港人不能選自己的政府,我們的政府就只為北京說話。”

法廣: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一名負責人幾天前表示,不會重新將普選問題提上議事日程。北京顯然很難在普選問題上鬆口,香港的抗爭運動如何走出目前的僵持?

黃之鋒:“開始的時候,北京也說不會撤回《逃犯條例》,但他還是撤回了!”

法廣:您覺得北京在普選問題上鬆口,這個可能性大嗎?

黃之鋒:“所有的抗議活動(成功)的可能性都不大,我們就是要讓不可能變成可能。”

法廣:如果“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話,抗爭運動是否也將持久繼續?

黃之鋒:“我們會繼續下去。香港人已經付出很大代價,所以我們現在一定要堅持下去。”

法廣:抗爭運動中暴力不斷升級,有警方暴力,也有來自激進示威者(勇武者)的暴力,不少港人在暴力中付出代價,如何走出暴力升級?如何避免玉石俱焚的惡性循環?

黃之鋒:“我不同意說香港人的抗爭是暴力,我不同意這個說法,因為就算抗爭者使用了武力,最關鍵的是香港人其實所做的,很多時候是為了保護自己,是自衛,因為現在很多黑社會與警察針對示威者,根本就是亂打人的情況。”

法廣:那如何走出這種局面呢?只有政府讓步嗎?

黃之鋒:“如何走出,不是我要回答的問題,而是要北京回答的問題,因為他們是政府,他們不回應訴求,抗議活動當然會繼續下去。”

法廣:您本人以及香港抗爭運動中的其它重要人物,都被北京指責為“港獨”分子。雨傘運動曾提出“命運自主”,香港自主好像也是香港眾志的主張之一。命運自主與港獨有什麼不同?反送中運動中提出“香港自由”、“解放香港”等口號:港人是否在要求獨立?

黃之鋒:“香港目前抗議活動中五大訴求里沒有‘港獨’。‘命運自主’是香港人要自己確立自己的命運,這不是‘港獨’,而是要民主選舉。”

法廣:如何理解那些“香港自由”、“解放香港”等口號呢?

黃之鋒:“香港現在沒有自由,我們希望香港人真的能在香港自己確立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確立自己的未來。”

法廣:雨傘運動堅持79天沒有達到預期目標;傘運後成立的香港眾志雖然得以參加立法選舉並進入立法會,但最終被剝奪權利;您自己經歷了被捕併入獄:有沒有想過放棄?

黃之鋒:“我們沒有想過放棄,因為香港人沒有放棄的選擇,我們已經面對很大壓迫,所以一定要堅持下去。”

法廣:11月下旬香港舉行區議會選舉,明年還有立法會選舉。您本人是否考慮參選?參選是否仍然是爭取民主的重要渠道?

黃之鋒:“現在不是我要不要參選的問題,而是北京會不會壓制,阻止我們年輕人參選的問題。”

法廣:您是否覺得街頭抗爭是否是港人目前唯一的選擇?

黃之鋒:“當然不是(唯一選擇)。不管是在街頭(抗議),還是在國際社會爭取支持,還是在社區爭取支持,都很重要。”

法廣:雨傘運動五年以後,您覺得雨傘運動是否有值得抗爭運動借鑒的一些教訓?

黃之鋒:“雨傘運動是香港標誌性的一個抗議活動。最重要的還是香港人要堅持下去,爭取民主。五年前我們說過我們會回來,現在我們有百萬人回來,繼續抗爭下去。”

法廣:從雨傘運動,到目前的反送中,有一個暴力升級的過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了比較激進的方式。您是否理解這種發展?

黃之鋒:“我覺得現在的問題不是年輕人,是政府使用警察暴力,這就會讓年輕人用武力反抗。”

 

雨傘運動五周年之際,黃之鋒於9月28日正式宣布將參加今年11月香港區議會選舉。

2016年,他與雨傘運動的同伴羅冠聰、周庭等人成立政黨:香港眾志,主張“前途自決”。羅冠聰參加當年的立法會選舉,並順利當選,但最終被以宣誓不符合要求,而剝奪議員資格。黃之鋒當時因不符合參選年齡,而無法參選;2018年,周庭報名參加立法會港島區議員補選,但港府以不符合《基本法》等理由,拒絕其參選資格。黃之鋒此次參加區議會議員選舉是否會遇到阻撓,還是未知數。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