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劉慧卿:林鄭或許受到北京的威脅

音頻 14:40
香港2019年10月6日再發反送中示威抗議禁蒙面法
香港2019年10月6日再發反送中示威抗議禁蒙面法 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在香港港府周六實施反面罩法之後,香港局勢不僅沒有獲得絲毫緩解,港人的憤怒情緒似乎進一步升級,周日港人在網絡呼籲要發動由三百萬人參加的示威遊行,從網絡以及各大新聞社發表的畫面來看,帶着面具打着雨傘的港人紛紛湧向香港街頭,場面頗為壯觀,很顯然,面對成千上萬名帶着面罩的港人,港府的反面罩法不攻自破。那麼,如何理解港府的上述決策?為什麼林鄭月娥一個在開放社會成長的政府領導人不能夠聽取民眾最起碼的訴求?林鄭月娥如果無權決策為何要繼續座陣?我們請熟悉香港政界,曾經在香港立法會就職二十多年的香港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女士談談她的看法。

廣告

法廣: 劉慧卿女士,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您怎麼看今天香港的狀況,反面罩法是否激發了更多的人走上街頭?

劉慧卿:目前還很難說,今天示威的人是否會比之前更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港人越來越憤怒。林鄭月娥是一錯再錯,一再推出一些錯誤的措施,真不明白她究竟要把香港帶向何方?我們一直在要求她,傾聽一下民眾的訴求,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在執法中的暴力行為,調查是否有外國資金滲透到香港的抗議活動,這些都應該由獨立的調查機構調查清楚,但是,她根本就不聽,她每次總是說:“我沒有人,我只有三萬警察”。所以,港人對她憤怒至極。

法廣:您如何解釋為何林鄭不願意對港人的訴求做出回應?因為港人提出的五大訴求中至少有四大訴求她應該可以做出回應?

劉慧卿:林鄭是一個十分自以為是的人,許多人都有共識她只相信她自己,她認為別人都很愚蠢。當然,有人說她已經提出但受到北京的拒絕,但是,即使北京拒絕也應該提出。你也應該強調,倘若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香港的局勢只會更加糟糕。另外,一周前,她邀請了二十多位建制派人士,有大學學者,前立法會主席,親北京的,大家都建議她應該成立獨立調查小組,但是,她又不聽。既然不聽,那她為什麼要邀請他們?每一次她出來發表演講都搞得港人越來越生氣,她又不辭職又不提取他人的建議,真不知道應該她要把香港引向哪裡?

法廣:林鄭日前透過路透社透露似乎她本人也想辭職,但是似乎她沒有選擇。觀察家都覺得匪夷所思,林鄭既然沒有任何斡旋的餘地,那她為何不辭職一走了之呢?她究竟怕什麼呢?

劉慧卿:我覺得她肯定是害怕北京,因為北京一定對她本人還有家人進行威脅。因為北京一方面要對外顯示,不是你想辭職就可以辭職,應該是我說了算。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為北京沒有想到林鄭不能完成五年的任期,北京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可靠的人來取代林鄭。但是,今天香港局勢混亂到這種地步,我覺得緩解危機的第一步就是必須撤除林鄭以及其他官員的職務,因為香港的抗議活動已經持續了四個月,但卻沒有追究任何官員的責任。如果在中國大陸的話,早就有官員下台了,為何在香港就不可以撤職?中聯辦還有港澳辦的官員,他們都應該負責。林鄭下台雖然不能夠徹底解決香港的問題,但是,至少可以暫時消除一點港人的怒氣。

法廣:除了撤銷林鄭等官員的職務之外,您覺得香港怎麼樣才能夠走出這場危機?

劉慧卿:我覺得最主要的就是北京必須聽取民眾的訴求,因為港人並不要求獨立,並不是要搞什麼顏色革命,如果政府不提取民意,繼續選擇鎮壓,情況只會越來越糟糕。香港的經濟受到重挫,許多商店都關門,公司也不再營業,我覺得十分費解的是香港商界的人為什麼不站出來說話,因為他們是最直接的受害者,但是,他們卻不敢站出來說話。除了李嘉誠,香港商界還有很多別的商人。李嘉誠受到北京的攻擊,但是,香港還有別的商人,他們為什麼不站出來?因為港府最在意的除了國際社會的看法之外就是香港商界的觀點,他們從來不注重香港老百姓的觀點。

法廣:在您看來怎麼樣才可以儘快緩解危機?

劉慧卿:我覺得當局必須聽取民眾的訴求,但是,示威民眾也必須放棄暴力,因為這對我們的抗爭是十分不利的。我一向反對暴力抗爭,我個人曾經多次被警察逮捕,但是,我從未選擇暴力。使用暴力只會使我們失去國際輿論的支持。當然,示威者的施暴程度以及頻率遠遠低於香港警察。而且北京官方對香港警察表示了支持,這就使他們更加肆無忌憚。毆打參加示威的年輕學生,這只會使港人越發憤怒。

法廣:在網上看到一些駐港中國軍隊的動向還有傳聞說北京從內地派警察前往香港,您了解這方面的情況嗎?

劉慧卿:我也看到這方面的傳聞,但是,到目前為止不能確認。因為沒有證據,香港是法治之地,說話必須有證據,正如中共說香港在搞顏色革命,受到國外支持等等,這些必須拿出證據來證明。

法廣:周六我們在網上看到有一群香港年輕人宣讀香港成立臨時政府的宣言,不知您看到沒有?

劉慧卿:我們也看到了這條信息,但是,我們民主黨對此並不了解,也沒有討論過。

法廣:最後五大訴求中的最後一條也就是要求普選這一條,您覺得北京有可能妥協嗎?

劉慧卿:這是我們一貫的訴求,三十年來的訴求,即使北京現在不答應,但這終究是我們的訴求。而且,四個月來,全世界的民眾都看清楚了,一國兩制並不可行,因為如果北京不幹預,如果確實能夠保障自由,法治,人身安全等等,那當然還可以,但是,這四個月來發生的一系列事件證明這是行不通的。但是,香港人一定會繼續爭取,香港人是勇敢的,即使我們不贊成暴力,但是我們是絕不會放棄的。

感謝劉慧卿女士接受本台的專訪。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